欢迎进入中国昌吉网!

当前位置: 频道精选 > 文化 > 文苑 > 散文

一个村庄的变迁

发布时间:2019-05-23 10:35:02 来源:昌吉日报

□ 李小艳

 四十多年前,生我养我的那个小村庄还是荒凉的戈壁滩。芦苇杂草遍地都是,乳白色的盐碱一大撮一大撮地覆盖在黄土地上,双脚用力踩上去,地底下立马会陷出两个深深的鞋印,若是刚下过雨,则会把人半个身子陷进去。我的父亲母亲是响应党的号召从四川老家支边来到这里的,从此就在这里扎了根。他们用双手建造了自己的家园,植树造林,防风固沙。他们和一大批有志青年,开荒翻地辛苦劳作,在一望无际的戈壁种出一片绿色的海,抚育着下一代的成长。

  四十年前的我还是个不愔世事的小女孩,扎着两个齐刷刷的马尾,奔跑在尘土飞扬的土路上。早上我明明穿着干干净净的衣裳,天黑回来却是一身泥土。我们玩泥巴,下河捉鱼,所有的快乐在笑声中飘荡。小村的路又长又窄弯弯曲曲,东零西落的土坯房像蒙古包一样散落,篱笆树枝围扎起来的院墙只有半米来高,我们勾着腰像贪吃的小猫钻进钻出,寻找可以填饱肚子的蔬菜和果实。

刮风又下雨的日子,是我们最难过的时候。我们躲在阴暗潮湿的房间里不敢出来。母亲会及时地将干柴和我们捡来的干牛粪抱进小屋,怕被雨淋湿了点不着火。点不着火就意味着做不熟饭,在这件事情上,母亲格外操心。泥泞的小路上偶有人影闪过,也是深一脚浅一脚,穿在脚上的布鞋被泥巴裹得像只笨重的小船。

到了晚上,家家户户亮着微黄的煤油灯。煤油灯是拿一个小碗,里面放上一些柴油,再捻一个细细的捻绳,大概十几厘米长,先把它放在碗里浸湿,再取出捻绳的一头搭在碗沿边,点燃,那火苗的光瞬间就照亮了整个房间。光线很暗,和现在电灯的光是无法比的,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陪伴着我们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漆黑的夜晚。

 小学三年级以前,我们都是在煤油灯下写作业。兄妹几个挤在一张小方桌上,头对着头,书挨着书,胳膊肘枕着胳膊肘,嘻嘻哈哈地边写边玩。记得有一次因为光线太暗,我额前的刘海离煤油灯太近,不小心被窜出的火苗燎了一下,直到闻到一股焦糊的味道,我才发觉,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1978年,党的三中全会胜利召开,改革的春风吹遍大地。我们村重新规划了居民点,新建了砖混结构的房屋,电线杆垂直而立,高压电线四通八达,电线连接到农户的家中。我们住在窗明几净、宽敞明亮的房间里,灿烂的阳光暖融融地洒在我们家窗台上。

傍晚,我们在月光下漫步。铺满柏油的大道上,明亮的路灯照耀着我们前进的步伐。我们再也不惧怕黑夜的来临,我们再也不惧怕雨幕的天空,因为我们使用煤炭生火,用煤炉做饭。夜晚,我们坐在明亮的白炽灯下写作业,远离了煤油灯的熏染。

再后来人民生活水平日益提高,家用电器搬进了各家各户。如今我们的村子,已经是现代化的新农村了。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