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昌吉网!

当前位置: 频道精选 > 文化 > 文苑人物

刘力坤

发布时间:2019-06-10 13:09:19 来源:本站原创

QQ图片20190615131703.jpg

作者简介:刘力坤,女,新疆作家协会会员,昌吉州作家协会会员,阜康市作家协会主席。热爱自然,热爱生活,热爱文学。漫游、读书、抒写,搜集沉淀在大地上的文化,诗意地生活是理想与追求。编著《美景天池》、《名人与天池》、《瑶池讲坛》和《瑶池传说与王母神话》等书。在《西部》杂志发表散文《神圣博格达》、《涅槃马牙山》等;在《绿洲》杂志发表《阜康》;在《回族文学》杂志发表散文《酋长》、《极致人生》、《坐在博物馆里的沉思》等;在《新疆人文地理》发表《时间的颜色》、《冬季到天池来看雪》、《野草莓-童年的味道》等;在香港《大公报》发表散文《中国最美森林-雪岭云杉》、《路在那里》、《天山天池的金字招牌》等;在《中国风景名胜》、《中国书画报》、《新疆日报》、《新疆经济报》、《昌吉日报》等报刊杂志发表作品百篇有余。2016年散文《云的衣裳》荣获昌吉州第六届文艺“奋飞奖”作品奖。2017年散文《阜康》荣获“家在阜康”有奖征文一等奖。2017年散文《神山--博格达》荣获全国“寻找最美地名故事”网络征集“一等奖”。2018年创作完成“中华文脉系列丛书”——《西王母神话》。

《神山——博格达》(散文)

山是大地沉积的历史,是大地凝结的思想。山是大地隆起的地标,是大地耸立的旗帜。山是大地指向天空的灯塔,是道路、河流的方向。一个地方,如果有座山,这个地方就有了依靠,有了护佑。这个地方的人就生活的踏实、安泰。犹如母亲守护摇篮,父亲注视儿女成长。山撑着这片地方的天,护着这片地方的人。阜康境内有博格达山,那是这块地方最大的福源。

博格达山是天山东部的最高峰,海拔5445米,三峰耸立,直插云霄。其天生的地标性,自古以来就吸引着人们的目光。其冰山水源的资源性,世代的人们以山为核心,绕着山生活,迁徙。博格达山在世人的生命中活成了神。特别是信仰萨满教的古老猎牧民族,坚定不移的相信,这山是神山圣域,通天之地,兴邦之地。称之为“昆仑”、“祁连”、“腾格里”、“博格达”,皆为“天之山”,深表敬畏之意。其东侧的鄂博梁上大型祭祀葬马坑;环博格达一周几乎连片成圈的历代民族留下的石堆墓、石圈墓、石棺墓、胡须墓、土墩墓等大量墓葬群;皇家、地方、信众修建的不同方位的山神庙、祭祀台;遍布每条沟谷的岩画;火烧灰烬的聚落遗址等丰富的人类遗存,全仰仗这座山的存在而存在,世世代代,生生不息。

博格达峰是丝绸之路新北道的路标,是西方与东方,北疆草原文明与南疆绿洲文明交汇的轴心,被西方旅行家称为大地之轴。作家刘亮程先生形象地形容:从空中俯视,博格达山宛如平放在大地上的一盘车轮,河流、沟壑、道路犹如辐条四散开来,博格达峰正是这盘车轮的轴心,控御、牵动着这里的交汇、交流、交锋、交融等一切。

在绵延2500公里长的天山中,博格达峰属于人们认知较早,知名度较高的名山。只是不同民族赋予它不同的称谓,《魏书》中记:“(高昌)北有赤石山。七十里有贪汗山,夏有积雪,此山北铁勒界也”。《隋书》中载:“(突厥)易勿真莫何可汗,据贪汗山”。魏、隋俱称贪汗山。《史记》中有天山、白山之说。《唐书》称为时罗漫山。日本学者松田寿男研究认为,隋唐时的天山应指博格达山。当代考古学家林梅村先生也有论著称,汉代之际的昆仑山当指博格达山。宋元之时有金岭、阴山、灵山之称。明清时称为博格达,蒙古语“神灵之山”。

这座西域镇山,历代领受着来自民间、皇家的祭拜,到清代乾隆年间列入国家祭祀,规格与五岳同,成为象征国家意义的名山大川。萨满、儒、释、道各教派都从自身的精神信仰出发,赋予博格达山诸多文化内涵。“三峰并起,形如笔架”,儒家在阜康城建了文峰塔,希望这里地灵人杰,文脉畅通,人才辈出。清代还建了“博山书院”。佛光乍现,博格达山时不时的以天象奇观,表达佛祖显灵,佛光普照。道家更是建观修宮,静守山林,用一生一世的清修,汲取灵山圣水的精髓,座化成仙。

诗人周涛先生非常关注博格达峰,在作品中多次描摹,把它比作“天山之父派前来守望乌鲁木齐城的少年王子,它蓝袍镶金,白帽抹红,英俊伟岸,不可一世”。比作“仿佛是一群古代草原帝国武士们的雕像”。

博格达山于我而言是永远的父亲。我出生在阜康市最偏远的小山村---黄山台子村,就在博格达山腰海拔2300米的地方。小时候一抬头就能看见雪山,父亲经常去山里打猎,哥哥们去山里放马,我们也会在暑假去山里摘野草莓,挖党参,拉柴火。但从父母亲等大人言行中传递出的所有感受是,雪山、大山很遥远,有句俗话叫“望山跑死马”,就是说山看似在眼前,要到山里很难去,很神秘,很危险。我甚至都不敢正眼看雪山,那就是神,怎么敢直愣愣地看呢?一旦冒犯了神,山神嫌弃你、厌恶你,麻烦就大了,祸患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将临。小小的童年,充满了对雪山的敬重与害怕,就像对父亲的感情。工作后更是与山结缘,前前后后去博格达峰下8次。每次我都会将帐篷扎在能完全看到山峰的地方。安营扎寨后,最舒畅、安然的是坐在帐篷里,掀开帐帘,久久地久久地看着雪峰,仿佛流浪多年的孩子终于回到了家。

诗人沈苇先生在《家在阜康》歌中写道:“我家住在天山下,推开窗看到了博格达”。这可能是许多阜康人下意识的行为,抬头看看博格达,看我的神山之父还在不在那儿?

抛开人类的意志,单从自然的视角审视,博格达是东天山的主峰,南北毗邻全球极端干旱的吐鲁番盆地和准噶尔盆地。它如巨型水塔,孕育了规模较大且类型多样的山地生态系统、动植物区系、植被类型、生境区等多方向显著的生物生态多样性,保障了这一区域动植物和人类的生存和发展。荒漠—绿洲—山地,展现了大梯度垂直自然带谱。形成了暖温带、中温带、寒温带、寒带、极高山永久冰雪带等气候带谱。从500米到5000米,短短80公里的距离内,浓缩展示了荒漠绿洲、草原森林、湖泊河流、草甸沼泽、雪峰冰川等干旱区山地综合自然景观,并与云雾雨雪、霞光彩虹等天象景观完美结合,呈现出品质极高的美学价值,是世界罕见的自然美地区。一山之内集中体现了高山与大漠的炎热与寒冷、湿润与干旱、荒凉与秀美,这种反差极大的自然地理特征造就的山地综合自然美景是全球独一无二的。2014年,“新疆天山”入选世界自然遗产名录,博格达遗产地资源禀赋被世界认可,迎来世人瞩目。

自然与人文交相辉映的博格达山,如此伟岸、不凡,它默默守护着的山南山北,世代的天山儿女宛如襁褓中的婴儿,幸福、酣畅地享受着山神的呵护。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