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昌吉网!

当前位置: 频道精选 > 文化 > 文苑人物

吴金泉

发布时间:2019-06-09 13:35:24 来源:本站原创

QQ图片20190614185256.jpg

      作者简介:吴金泉,笔名:驰骋,自由撰稿人。湖南毛泽东文学院第五期新疆作家班学员。1980年开始创作,曾一度辍笔二十年(1989一2009)。在报刊发表诗歌、散文、中短篇小说五十余篇,网络公众平台发表各类作品近七十万字,部份作品被精品集选用。出版短篇小说集《水的童话》,中短篇小说集《五枚金戒指》《故土》《旋转的花裙子》。系吉木萨尔县政协委员、县文联理事、副秘书长、县作家协会副主席,《回族文学》杂志社签约作家,新疆作家协会会员。2016年是吴金泉创作的高峰期,他的中短篇小说集成功入选《新疆民族文学原创和民汉互译作品工程》,此部小说集,精选收录了作者的五部中篇小说、十篇短篇小说力作。内容涉及农村的生活百态;涉及官场风气针砭、草根百姓人生等。此部小说集的出版,为他在文学领域垫定了坚实的基础。2017年5月,由昌吉州文联、州作家协会、《回族文学》杂志社和吉木萨尔县委宣传部在作者的家乡吉木萨尔,成功的举办了吴金泉中短篇小说集《旋转的花裙子》作品研讨会,专家对作者的作品给予了充分肯定,并指出了存在的问题。作品研讨会的召开,对他今后的创作给予了支持与鼓励,充分体现了上级主管部门对一个草根作家的关怀和重视,使他在文学的这条路上能够坚持不懈地走下去。

     

  《鸣沙山》(散文)

  鸣沙山是一个独立的大沙包,形状很像一个山体,在浩翰的戈壁滩上巍然耸立着。整个山包由金色的沙粒和灰白、黑色以及多种颜色的微小沙粒组成,还包裹着沙包表层细细的粉沫。阵风吹来,粉沬便荡起了一股流动的沙尘,沿着沙包向远处飘去。

  据说:鸣沙山的沙子会发出一种奇特的响声,犹如飞机降落时轮子磨擦地面发出的轰鸣。带着探求的好奇心,我登上了沙包上人工配置的台阶,往沙包顶端攀爬。边爬边留心地聆听沙包发出的那种奇异响声,可是一直没有听到。

  沙包很高很陡,长梯就像楼房的台阶。我登上几层,便坐在台阶上,观察着脚下的大沙包,希望能意外地听到沙包的鸣叫声,可是没有。我不甘心,又继续向上攀爬,直到梯子的顶端。望着陡立的山体,我失去了继续再攀爬上去的信心。于是,一屁股又坐在了台阶上,静静地观望着庞大的沙包,心中渴望着能听到那种奇异的声音。

  沙包沉静地默默无声,像一位稳健的老人,任凭你怎样焦虑、急燥,它却显得沉稳庄重,不露一丝惊慌和声色。它像昏昏沉睡了过去,不受外界的惊扰,安静地静躺着,一直保留着那种凝重和祥和。

  太阳斜挂在中天,把它炽人的光束洒向沙山与戈壁,沙漠被笼罩在一股炽人的热流中。沙山周围是一片无边的荒漠,辽阔而深远,一栋栋耐旱的蒿草吐露出一蓬蓬绿叶,给苍凉的漠野增添了一抹绿色的生机。天似乎更加高远清纯,无数灰白色的流云随意地展示着自己的风姿,被风捉弄得变换出各种各样的造型,把那片橙蓝撕扯出飘飘欲仙的姿态,在高空起舞飘动。

  沙包一直没有动静,我不由地失望了,很不甘心地踩着台阶往下走。一阵风儿吹过,我似乎听到了一声哨声。是唯一的一声。不知是不是由这座脚下的沙包发出的。但,那种哨声像极了风吹沙子发出的声音。我就暂且把它当做是鸣沙山沙子发出的声音了,也许,那种哨声根本就不是人们传说中的那种声音,我把它当做是沙子发出的声音,完全是处于一种满足自我的虚荣、自我安慰的心理罢了。

  我对鸣沙山彻底失望了。我乘女婿的车,和妻子、女儿、孙女专程跑了二百多公里路,到木垒县看鸣沙山和胡杨林来了,谁想,却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内心的那种沮丧是可想而知的。我们准备离开这儿,赶往胡杨林。我望着鸣沙山,默默地和它告别。突然,一阵劲风吹来,荡起了一股沙尘,随着风儿在沙包掠过。沙尘犹如飘浮的云,在沙包的表层飘荡着,任凭风吹的再强劲,沙尘就象粘附在沙包上一样,只是上下飞舞飘荡,随着风儿奔突跳窜,也无法把荡起的沙尘吹到旷野。它就像不愿离开母体的孩子,任意在母亲的怀抱撒娇、卖弄自己的风姿。那飘逸的沙尘犹如一位浪漫画家随意涂抹的流动的画,没有线条,没有色彩,变换着各种形体。又如随风而起翩翩起舞的仙女,飘逸出朴朔迷离的画卷……整幅画面充满了纯天然的气息,不加任何修饰和浮雕,展现的楚楚动人,维妙维肖。沙尘随风舞动着,它变换着各种各样的造型,如涌动的水浪、飘浮的织锦,演示着风云变幻,人生如梦如幻。风声响起,沙尘如雾,朦朦胧胧,犹如进入一种仙境,在沙坡上尽情地流露出一种不愿离开母体的博爱与思想。

  我无法明白:鸣沙山的沙尘怎么会舍不得离开母体呢?尽管它被风吹得肆意张扬,在坡体弄出千姿百态的造型,巧夺天工,使浪漫画家和文人墨客望而兴叹,无法用画笔和文字准确的表述那种奇异造型。这种表象在沙山的坡体尽情的展示着,显得不离不弃,忠贞不渝。这是不是母子情深,不愿分离的一种依恋情结呢?或许,飘舞的沙尘担心一但失去了母爱,失去了母亲的保护,就得流落他乡,永远离开了自己的母亲和家园,沦为浪迹天涯、无家可归的流尘?

  我不由地想起了母亲。几十年来,自己一直依赖着母亲,眷恋着养育自己的家,不管自己身在何处,那颗心从未离开过母亲。母亲就像永远驻进了自己的心里,在自己的心中深深的扎下了根。就像这鸣沙山微小的被风荡起的沙粒,任凭肆意张狂的风无情驱逐,它也始终不愿离开母体一样。

  我和同伴还有许多游客一齐举起手机、相机,拍摄下了眼前的这一幕珍贵的精彩镜头。

  临别时,我问接待处的一位老师傅:我怎么没有听到鸣沙山沙子的响声呢?

  老师傅告诉我:当从沙山上下滑时,随着沙体的流动和碰撞,会发出犹如机群掠过时雷鸣般的响声,令人震憾。因刚下过雨,沙子潮湿,你才没有听到沙子鸣叫的声音。

  我有些遗憾地离开了鸣沙山。

  我期待着能再来一次鸣沙山,一定要领略一下鸣沙山的沙子发出的雷鸣般的响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