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深度报道 > 正文

昌吉州推进农业水权水价综合改革纪实

2017-09-12 12:09:03编辑人:来源:昌吉日报

推进农业水价改革 提高用水效率效益

——自治州推进农业水权水价综合改革纪实

昌吉新闻网 记者 田栋 通讯员 朱玉玲 艾力江

    我州水资源面临资源性缺水、工程性缺水和管理性缺水并存的现实问题,目前已形成的经济社会用水总量达33.4亿立方米,超过2030年总量控制目标11.8亿立方米,占全疆的(自治区超过2030年总量控制目标55.1亿立方米)21%,远远超出国际公认的水资源利用程度警示线(国际警示线40%,我州已达70.24%),地下水严重超采,形成连片大面积地下漏斗区,水资源紧缺已成为影响我州经济社会发展最大的制约因素。

    近年来,州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工作,把农业水价综合改革作为破解水资源紧缺难题、促进农业种植结构调整和发展现代农业的重要抓手,注重顶层设计、高位推动、部门联动,以呼图壁县全国农业水价综合改革试点为契机,坚持政府与市场两手发力、发展与改革双轮驱动,自加压力,先行先试,自主改革,制定了《昌吉州农业水权水价综合改革方案》(昌政发〔2014〕105号文件),将农业水权水价综合改革、国用农用地管理、井电双控取用地下水管理作为实现“三条红线”总量控制目标的前置性办法和措施,全力推进农业水价综合改革。

    明晰水权创条件

    开展农业用水初始水权分配登记,即解决为谁确权问题,并赋予了农业初始水权的财产权属性。只有二轮承包土地(包括牧民定居人均分配不少于5亩的人工饲草料地、移民安置土地、村集体按相关文件规定不超过10%的预留机动地)享有初始水权。按照“定额到地、赋权到户、管理到会”的目标,七个县市均制定了农业水权分配方案,并据此将水权逐级分配到协会或农户,再通过发放初始水权使用权证将分配水权常态化、固定化。目前,全州农业用水初始水权确定面积466.89万亩,发放初始水权证14.31万本,发放率达100%,核定总水量16.18亿立方米。

    工程建设打基础

    按照“项目推动、改革驱动”的总体思路,2016年全州投入1.7亿元,主要对末级渠系改造、机电井计量设施及渠系计量设施更新改造配套,全州维修改造干渠65.87公里,支斗渠228.74公里。配套农业灌溉机电井计量设施7872套,实施精准计量,为水价改革奠定了基础。

    同时,我州全面实施“开源、引调、提升”三大工程。“开源工程”上,强力推进控制性工程建设,新建9座水库,并对68座病险水库进行除险加固,总库容达到5.52亿立方米,供水保障能力大幅提高,为优化用水结构,提高用水效率奠定了基础;“引调”工程上,围绕产业园区布局推进工业供水,先后启动玛纳斯塔西河工业园区供水工程、奇台县南水北调供水工程等供水工程,形成的供水能力1.36亿立方米;加大农村饮水安全工程整合力度,形成了“以跨乡镇连片、跨区域集中”的全新供水模式。截至目前,全州农村供水工程年供水能力已达6000万立方米,解决了61.79万人的饮水不安全问题,其中集中供水人口44.79万人。建成集中供水工程199处,日供水200方以上的供水工程57个。“提升”工程上,全面推广高效节水技术应用,以膜下滴灌为主的节水灌溉面积610万亩,占总灌面积的65%。全州灌溉水利用系数已由2010年的0.495提高到2016年的0.58。通过实施上述措施,提高用水效率、为调整水资源结构赢得空间,搭建水权改革和水市场建设的工程基础。

    搭建平台畅通道

    制定了初始水权节余水量交易管理办法。农民依法取得的农业初始水权在使用节水灌溉技术后,其节余水量可进行交易。其中,小量节水量农户之间可自主交易。在具备工业、城镇供水条件的区域,政府通过搭建水量收储交易平台,规定以不低于3倍的执行水价回购农户初始水权定额内的节余水量。目前全州建立水权交易平台38个,我州农业节水农户与农户、村与村、灌区与灌区之间的交易已成常态。

    改革水价提效益

    实施差异化水价政策,在水价执行过程中,对二轮土地定额内用水实行价格保护性政策,即按照分年实施方案执行批准的基本水价,即2015年执行70%,2020年执行100%;对二轮承包地超定额用水和二轮承包地以外土地用水,按照批准成本水价的2倍计收水费。同时调整水资源费征收标准,按照自治区文件规定征收;开征水资源补偿费(资源水价)。对二轮承包土地超定额与二轮承包地以外土地取用地表地下水的从量征收资源水价。明确了征收的资源水费重点用于支渠以上水利骨干工程维修养护及运行管理、农业高效节水新技术推广应用等,初步建立工业反哺农业、城市反哺农村的补偿约束机制。呼图壁、昌吉、玛纳斯以乡镇为单位,采取“以奖代补、先建后补”的形式,将25%的水资源补偿费用于末级渠系改造,为解决我州农村水利工程“有人用、无人管、无钱修”和“最后一公里”问题奠定了基础。

    节水奖补建机制

    按照“节奖超罚”原则,在实施超定额累进加价等“惩罚性”水价的同时,对用水者节水进行奖励,通过价格杠杆促进节水。多渠道筹集奖补资金,制定《精准补贴资金使用管理办法》《节水奖励基金使用管理办法》等配套办法,引导农民转变用水方式,促进区域农业结构优化调整。呼图壁县、吉木萨尔县通过制定办法,明确了奖补资金来源及奖补对象和标准。吉木萨尔县对2016-2017年农户节余水量按照0.1元/立方米进行奖励,财政拿出423万元兑付了2016年二轮承包土地节余水量奖励资金,极大提高了农户节水积极性。

    配套措施显成效

    为实施最严格的水资源管理制度和落实“三条红线”总量控制指标提供制度支撑。我州出台了《自治州实施井电双控取用地下水管理办法(试行)》,水、电联合,采取“以水定电、以电控水”,加强对全州农业灌溉井的“井电双控”管理;出台了《自治州整治非法取水机井专项行动方案》,开展整治非法取水机电井专项行动。全州10100眼机电井通过安装智能取水装置,实现了实时远程监测控制。通过非法井整治行动,炸毁填埋非法机井1089眼,占非法井总数96% ;出台了《自治州国有农用地管理办法(试行)》《昌吉州非法凿井举报奖励办法》,采取农业灌溉井零增长,机井总数只减不增,报废的机电井不予更新等措施,严格控制国有农用地取用地下水。到2016年底全州退地83.5万亩,压减地下水4亿方。从170个地下水有效监测点数据分析,我州地下水水位31年来首次呈现上升趋势。玛纳斯县、呼图壁县、阜康市、吉木萨尔县,年平均上升速率分别为0.07米/年、0.20米/年、0.26米/年、0.16米/年。

    改革产权促长效

    按照建立“产权明晰、责任明确、管理民主”的原则,创新工程运行管护模式。我州各县市制定出台了小型水利工程产权制度改革实施方案,落实了管护主体、管护责任、管护经费,对末级渠道及渠系建筑物、塘坝、高效节水首部、小型水库、农村供水厂、农业灌溉机电井等小型农田水利设施明确产权和使用权所有人,发放所有权证、使用权证、签订管护责任书(两证一书),建立了工程权责明确的管护机制,扭转了农田水利工程管护缺失、人为损坏严重的局面。全州颁发小型水利工程所有权证、使用权证和签订管护责任书(两证一书)4230本,工程累计确权率达75%。制定出台了《关于深化水利设施产权制度改革和创新运行管护机制的意见》、《小型农田水利设施建设以奖代补管理办法》并发布实施。如呼图壁县沉淀池容量在500立方米以上以及扩建增加容量的河水首部工程,一亩地补助70元,农民自建自管的10万立方米以下以及新建扩建蓄水量5000立方米以上小塘坝工程,每个塘坝补助10万元,安装井电双控设备,年内运行正常的机井,每眼机井每年补助服务费400元,村组或协会投资建设的农村饮水安全入户管网工程,村民自主接入主管网供水系统每户300元补助,渠道清淤与配套设施的维修养护按照以下标准进行补助:1立方米/秒以下的渠道按照1000元/千米,1立方米/秒-3立方米/秒渠道按照1500元/千米,3立方米/秒-5立方米/秒渠道按照2000元/千米,对土地流转三年以上的首部管理达到“六个一”标准的优秀村组、协会或专业合作社奖励10万元等标准进行以奖代补。

    完善协会强管理

    按照“政府引导、农民自愿、依法登记、规范运作”的原则,我州通过民政部门注册登记农民用水户协会386个,有10万余户农户自愿参与,控制面积568万亩。已建的农民用水合作组织通过整章建制、配备办公设备、落实运行经费等措施,通过对农民用水合作组织成员的培训逐步积极参与农村改革,增强协会处理水事纠纷、参与水利工程建管等能力,进一步探索了农户参与式灌溉管理。如各县市借力小型水利工程产权制度改革,通过“两证一书”将小型水利工程所有权、使用权明确到协会,不仅落实了管护主体,还明确了管护责任。一些农民用水户协会,还结合自身特点,在农渠管理上实行了分片承包责任制,将农户本分地段的渠道划归农户自主管理,协会和农民的主体地位得到了充分体现。2016年全州收取末级渠系维护费1598万元,全年新修、改建斗渠352公里、维修桥涵闸801座、维修计量点132个、维修斗农渠272公里、清淤渠道1524公里。

    经过两年多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工作,我州在水权配置、水价机制、促进节水方面大胆创新、大胆探索,积累了一定经验,为下一步全面推进农业水价综合改革深入发展奠定了基础。

    ——高位推动,顶层设计是关键。实践表明,地方政府对农业水价综合改革的坚强领导和大力支持是改革顺利推进、取得预期成果的重要保障。我州成立了由分管副州长为组长,水利、发改、财政、农牧等相关单位为成员的农业水价综合改革领导小组,把优化水资源优化配置和水资源有偿转换机制建立等作为工作重点,专题研究部署。农业水价综合改革不是单纯地涨水价,而是综合施策,只有综合性的改革,才能形成完整的改革链条,才能放大改革效益。从试点的情况来看,各试点县通过水权配置、水价调整、协会规范、奖补机制、产权改革、设施完善、配套机制等综合性改革举措,引导广大农民逐步调整农业种植结构、改变灌溉方式,有效提高了农业用水生产效率,促进了农民增收,达到了节水、增效、增产、增收的“四赢”效果,最终取得了农民群众对农业水价综合改革的理解和支持。

    ——赋权到户、保障民本是核心。在水权水价改革中,用群众的思维谋划改革,思考水利发展问题,即站在水资源优化配置的战略高度,又充分尊重农牧民意愿,鼓励基层和群众首创精神,以“定额到地、赋权到户、管理到会”为主线,实施差异化水价和建立水资源补偿机制,确保了农牧民的基本用水权益,让节水农户充分享受水利改革带来的“红利”,激发了农民群众节水的积极性,变“要我节水”为“我要节水”。

    ——优化配置、实现共赢是目的。水资源是我州经济社会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命脉,在农业、工业、城镇多方争水的博弈中,政府搭建交易平台,采取回购、“水银行”调节,实现了高效节水向工业、城市高效用水的转移,满足了企业及其他各业的用水需求,实现政府主导下的水资源优化配置和宏观调控,实现农民、企业、政府三方共赢的局面。截至10月底,全州已实现向工业园区转移供水近2000万立方米。

    ——明晰两权,水管改革是基础。产权是所有制核心,明晰产权既是对水利工程所有人的合法保护,也是落实水利工程管护责任的关键所在。各县市针对末级渠系等小型农田水利工程“有人建、有人用、无人管”的局面,按照“谁投资、谁受益、谁使用、谁管护、谁负担”的原则,对已建小型农田水利工程登记造册,主要根据投资来源,分门别类,颁发“两证一书”,明确产权所有人、使用权人和管护责任人“权、责、利”,落实了管护主体、管护责任和管护经费,逐步建立健全归属清晰、权责明确、保护严格、流转顺畅的小型农田水利工程现代产权制度。

 

关键词:

上一条:福州援疆分指挥部干部家属入疆探亲
下一条:阜康市激发基层党组织活力强化为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