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庭州人物 > 百姓人物 > 正文

打铁声渐渐远去 老匠人依然坚守

2017-12-28 16:55:26编辑人:来源:昌吉日报

分享到:

艾贝包·阿迪力在打铁。  记者 朱蓓蓓 摄

俗话说世上有三苦:撑船、打铁(铁匠)、磨豆腐。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铁匠这项在我国拥有两千年以上历史的职业如今正悄然退出历史的舞台,咣当、咣当的打铁声渐渐在人们的生活中远去,打铁手艺亦濒临失传。而在吉木萨尔县吉木萨尔镇红畦村,有一位75岁的维吾尔族老人,名叫艾贝包·阿迪力,仍然坚守着手工打铁这门老手艺。

“咣当、咣当……”12月15日,记者还未踏入艾贝包·阿迪力家的小院,就听到了清脆的打铁声。走进小院,环视一周,烘炉、空气锤、磨刀石、砂轮以及各个型号的铁锤、钳子应有尽有。

打铁手艺要失传,很无奈

只见艾贝包·阿迪力右手握着一把铁钳,夹起一块铁片放入炉火中。待铁片烧得通红后,将它夹出放在铁砧上,用气锤上下敲打,铁花四溅,随后,铁片又被塞进炉子里重造,不大一会儿,艾贝包·阿迪力又拿起铁锤控制着力度,反复修整打制的形状,经过数次的加工、打磨,一个马掌就做好了。

“以前还制作镰刀、剪刀、铲子等工具,现在这些工具都是机械化制造,我做得也少了,主要做一些马磴子、钳子等工具。” 艾贝包·阿迪力一边说一边拿出他制作的铁件向记者展示。

“现在打铁与以前不一样了,以前全是手工的,而现在大型铁具都使用机器制造,只是在修整或者打一些小东西的时候才靠人力,这样也可以节约人力,只是这打铁的老手艺可能要失传了。”艾贝包·阿迪力有些无奈地对记者说。

15岁学打铁,打了60年

艾贝包·阿迪力的父亲是个铁匠,15岁起,他就跟随父亲学打铁,如今已经从事这一行业60年。学打铁让艾贝包·阿迪力品尝到了学会学精一门手艺的辛苦。艾贝包·阿迪力说:“无论春夏秋冬,每天六七点我便要起床,第一件事就是要生炉子,其他的工作就是跟着父亲学打铁。那时候没有电动鼓风机,只能使用手拉风箱,一天忙下来,累得都要瘫了,倒床就睡。”不过,打铁虽苦,但他咬牙坚持了下来,一直坚守着打铁这门老手艺。

从学习打铁,到独挡一面,艾贝包·阿迪力学了四年。艾贝包·阿迪力介绍说,打铁是个体力活,又是技术活。要趁着铁条烧得通红的时候取出来,在打制过程中,手上的铁锤必须先找准落点,用力要恰到好处,另一只手还要不停地翻动铁块。

艾贝包·阿迪力现在是吉木萨尔县唯一的铁匠,需要打铁件的人都能找得到他,艾贝包·阿迪力说:“前两天泉子街镇的老客户定了一批马掌和马钉,还得加把劲赶紧打出来,这两天就要来拿呢。我现在10分钟就可以做一个马掌,一天可以做200片马掌,山上的牧民都来我这里买马掌,现在市场不景气,我一个月也能赚两三千元,”艾贝包·阿迪力很满足地对记者说。

坚持打铁,直到动不了

“我的孩子们也劝我不要打铁了,说你那么大年纪,歇歇吧,可是我不打铁浑身是病,打铁才感觉舒服,而且我也自由,有订单了,就打打铁,没有订单了就去走亲访友和朋友们聊聊天。”艾贝包·阿迪力说。

在谈到手艺是否有人继承时,艾贝包·阿迪力兴奋的情绪瞬间变得沮丧了,他对记者说:“很多农牧民都需要我加工的铁件呢,我也想培养一个徒弟,可是打铁很辛苦,每天脸要被炉火烘烤,还要抡大锤,一天下来,人黑得像挖煤的一样,手上满是干茧,现在的年轻人吃不了这种苦,所以没有人愿意学打铁了。”

“哎,我真不想让这门老手艺失传,我现在要趁着身体还能吃得消,一直打铁,直到哪一天,我实在动不了了。”艾贝包·阿迪力说。

 

关键词:

上一条:幸福村里的“葫芦翁”
下一条:家教老师爱做花馍 巧手捏出五彩世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