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历史文化 > 档案故事 > 正文

旧照片浮世绘:1911年的天池

2014-03-07 16:31:01编辑人:来源:

分享到:

  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了迄今为止,天山天池最早的几张照片,拍摄竟是1911年英国《泰晤士报》驻华记者莫里循和当时谪遮新疆的清皇室成员载澜。

  照片弥足珍贵,有三、五张是用影像记录了当年天山天池的山脉、河流等物像,与今日无甚差别。有两张是拍寺庙的,天池上的铁瓦寺、山神庙。有一张拍的是灯杆山,三个穿着长袍马袿、头戴顶戴花翎的清朝官员,手执杆伫立在灯杆山顶天三石前,合影留念。还有一张是站在灵应山顶,俯拍天池全景的照片,天池水面和东侧的卧龙山清晰可见。可贵的是海北坝堤上那个只在史料中记述过的龙王祠,被记录了,被还原了。这个我寻找已久的,曾在清未悬挂过清廷赐给天池金匾“岩疆被泽”的庙宇,浮出了水面。原来它是这般模样,就像一位山水间自在生活的道士,长在这里,我终于见到了龙王祠的真容。

  感谢照相机,感谢拍照片的那些个人,沿着这些光影摇曳的路径,我找到了一个人,一个勇敢而执著的,有良知的新闻记者莫里循。

  莫里循在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曾先后任英国《泰晤士报》驻北京记者和中华民国北京政府政治顾问。从1897年至1918年在中国工作,生活了20多年,是一位与清未民初中国的政治史关系密切、影响颇大的外国人。

  这个有着英国人和苏格兰人血统,出生在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的青年,从青少年时代就养成了四种爱好并持续一生:徒步旅行、打猎、收藏和读书。

  他16岁的时候,首次独自徒步旅行,之后他以自己的旅行日记为基础,发表了《泛舟墨梁河》、《昆士兰贩奴船之旅》。1894年,莫里循第一次来到中国,接触华人。自2月到5月,他从上海沿长江西行,经过武汉、宜昌、重庆、昆明到达缅甸仰光,行程3000多英里,写下了他对中国的认识和感受《一个澳大利亚人在中国》。正是这本书开始了他辉煌的记者生涯,他使与中国结下了不解之缘。

  1897年,莫里循受英国伦敦《泰晤士报》指派任该报驻京记者,以此开始了他对中国的宣传报道,也为西方了解中国开辟了视窗。

  莫里循在中国做了16年记者,成为享誉中外的名记者,被誉为“北京的莫里循”或“中国的莫里循”。其所以博得如些盛誉,关键在于他比较尊重事实,注重实地调查,报道准确、及时,给欧美读者提供了了解远东、特别是中国局势、动态的“望远镜”。

  莫里循之所以成为名记,还在于他独到的一些个性,比如他注重社交,特别是与袁世凯、梁士诒、蔡廷干、伊藤博文等要员的交往、通信,使得他能够更便捷准确地获取信息。其次,莫里循喜欢收藏,读书。他在自己的居所办了“莫里循图书馆”,以书会友,并通过收藏各类书报杂志,了解、搜寻各类信息。

  莫里循撰写的一系列反映“中国从列强瓜分的战场到觉醒的古老帝国”;“清末新政改革”举措;“辛亥革命”;“日本帝国主义二十一条内容泄露”;云南、贵州、陕西、甘肃、新疆行的报道,是亲历中国的较为真实的状况记录,为后人了解这段历史提供了可供参考的文字、影像。

  透过莫里循热情似火的工作热情,奋笔疾书的勤奋干劲,深入实际的调查研究,执著坚定的信心行动,我们似乎还能感受到一位新闻记者优良的职业素养和敬业精神。

  1910年1月15日,做好了充分准备的莫里循,乘火车到河南府下车,从那里开始骑马,带着仆人和载辎重的两辆骡车,踏上了丝绸古道,跨越中国西北直至俄国至欧洲。“我在旅途中拍了许多美丽的照片”他在给友人的信中写道。这次西北行也是他一生中最后的一次长途旅行,他亲自操机,拍下了近千张照片。

  这两张图片为载澜所拍的天池照片。

 

关键词:

上一条:老照片:劳动光荣
下一条:杨开慧就义解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