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历史文化 > 档案故事 > 正文

一名抗战老兵难忘的二三事

2015-11-18 12:35:14编辑人:来源:昌吉日报

   昌吉新闻网讯  (李道伟 口述 赵开福 整理)  1924年2月,我出生在安徽省定远县凉亭村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1939年日本鬼子侵占了我的家乡,并放火烧毁了我家的房子。当年6月,我满怀抗日救亡的热情,在家乡参加了新四军,被分配到罗炳辉领导的第五支队。

   我在部队当兵20多年,从一名首长的警卫员到师部副参谋长。亲身经历了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参加了著名的黄桥决战、高邮攻坚战、苏中七战七捷、淮海战役、渡江战役、战上海、打福州等20多次大的战役和战斗。

   2015年9月3日是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当昌吉州老干局领导把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给抗战老兵颁发的金色纪念章和生活补助费送到我家时,当年抗战岁月令我难忘的几件事又浮现在我的脑际,使我心潮难平。

   新四军血战七桥镇

   1945年5月,新四军皖南一分区司令员钟国楚、政委陈光等首长决定攻打江苏溧阳县七桥镇日军的据点。因新四军拿的都是大刀、土枪和手榴弹,武器落后。而日军武器精良,防守严密,火力强大,攻打具有一定难度。

   我当时在新四军皖南一分区特务营二连当副连长。为了一举拿下这个据点。我们集中全连兵力,黄昏时分将日军据点团团包围。王指导员带领一排战士,用大刀砍、斧头劈、木杠撞,硬是攻开了南大门,但有十几名战士被日军打伤和炸伤,有的流血牺牲。指导员也被炸成重伤。镇内民房火光冲天,见此情景,我和二排王排长带领全排战士,发扬猛打、猛冲,勇于牺牲的精神,一鼓作气冲进大门。冲到第三道门前时,敌人从楼门扔下来几颗手榴弹,我们有6名战士被炸伤,我的右臂也被炸伤,不过当时也没觉得疼,我爬起来继续带领战士冲锋。冲了不远,又被敌人的炸弹弹片炸伤了胸部和腹部,但我仍坚持指挥战斗。到战斗胜利结束。我的军衣上多处血迹斑斑,负伤的右胳膊已经失去了知觉。因伤势严重,首长指示把我送到后方医院治疗,病情稳定后又转送到当地农民家里养好了伤。后来上级给我记了三等功,并提升为连长。

   这次战斗,虽然我们付出了血的代价。但端掉了日军一个据点,歼灭了日军一个小队30多人。还抓了日军5个俘虏。扩大了新四军的根据地,鼓舞了军民抗日救亡的信心。老百姓都走上街头,集会放鞭炮庆祝胜利。

   对日军的最后一战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但盘踞在江苏高邮县的日伪军只向国民党军队投降,不向新四军交械。

   新四军首长决定攻打高邮县城,迫使日伪军向我军投降。我当时任华东军区特务营侦察连连长。据我们进城侦察,城内驻有日军一个大队,还有伪军一个团。虽然敌人兵力很强,装备精良,但军心已涣散,战斗力较弱。虽如此,仍具有相当的战斗力。军区司令员张鼎成和副司令员粟裕,政委邓志恢等首长研究制定了周密的作战方案。决定采取毛主席集中优势兵力打攻坚战的方法攻城。11月的一天夜晚,我军用了三个旅的兵力,从东南北(西面是高邮湖)三面将高邮城围住。用麻袋装上沙土,在三面城门附近筑起沙包墙,沙包墙垒的比城墙还高。我军以沙包墙为依托,居高临下,用轻重机枪,猛烈向敌人防御工事开火,压制敌人的火力,我们大批战士以排为单位在夜幕的掩护下,迅速越过护城河,把云梯靠在城墙上,爬梯攻城。敌人负隅顽抗,用强大的火力压制我们,并在城墙上和我军厮杀、搏斗,敌我双方都有一定伤亡。经过一夜的顽强战斗,我们英勇攻破了苏北重镇——高邮县城。城内的日伪军终于向我们交械投降了。

   这次战斗,共俘虏日军1000多人,伪军2000多人。并缴获了大批武器弹药和粮食、肉鱼等物资。这是驻江淮新四军对日寇的最后一战。

   闽西剿匪立功勋

   1950年,我们三野十兵团二十九军八十五师在兵团司令员叶飞,军长胡炳云,师长徐光友等首长的率领下,战上海,打福州,攻厦门并准备和兄弟部队解放台湾。后因抗美援朝,美国第七舰队进驻台湾海峡等原因,台湾问题被搁置。奉福州军区命令,我们就在闽西剿匪。

   我当时担任二十九军八十五师253团二营营长。我们团住在龙岩地区连城县古田镇。我们团的任务是负责龙岩地区剿匪。包括龙岩、南坪、连城、长汀、上杭等县市。我们团从1950年10月到1951年11月,共计剿灭和抓获土匪460多人。并抓获了罪大恶极的土匪首领、原国民党师长唐宗等人。我们团被上级授予集体三等功。

   1950年,新中国成立不久,国家百废待兴。而蒋介石逃往台湾时,在大陆留下了大批敌特分子,妄图伺机反攻大陆,东山再起。这些人和当地土匪、散兵游勇相勾结,到处造谣、破坏、杀人放火、抢掠财物、危害百姓,搞得人心惶惶。

   这些政治土匪有组织、有领导、有武器、有经费,听从台湾敌特的指挥,他们穿的都是当地老百姓的衣服,在城市、农村和山区到处流窜作案,飘忽不定,要想全部剿灭,并非易事。

   我们摸清情况后,团长王建行、政委张茂勋和营首长研究,把部队分配到各县市,在当地政府的配合下,广泛发动群众,布下天罗地网,军民同心协力抓捕和围剿土匪。

   奉团部命令,我们一营和二营负责连城县剿匪。因连城县是匪患最严重的地区。我们采取各连、排分散剿匪和全营集中剿匪相结合的办法,发现一个抓捕一个,发现一伙抓捕一伙,使土匪成了惊弓之鸟、丧家之犬,到处躲藏。

   连城县东南山区,山高林密,是土匪经常藏身和出没的地方。我们两个营集中搞了几次围剿行动。当得到可靠情报后,我和教导员付英汉指挥全营战士和一营一起,将连城县东南山区团团包围,白天人见人,晚上火见火,然后以班为单位,派出多个小分队,上山满山遍野进行搜捕。抓获了一个个、一股股狡猾的顽匪。几次搜山,我们两个营共计剿灭和抓获匪徒300多人,除少数负隅顽抗被打死的外,大部分投降的土匪都交给了龙岩地区政府。

   经过一年的剿匪,基本消除了当地的匪患,做到了保境安民,胜利完成了闽西剿匪的政治任务。

   忆往昔峥嵘岁月,我虽然为革命做了一些贡献,但是党和人民给了我很高的荣誉和待遇。

   1965年底,我由北京空军训练基地参谋长转业到新疆工作。先后任兵团农三师参谋长,中国援巴筑路总指挥,兵团农六师副师长,昌吉州党委常委、州革委会副主任、副州长、州政协副主席,1988年光荣离休,在昌吉州干休所过着幸福的晚年生活。


关键词:

上一条:杨开慧就义解密
下一条:记昌吉州37位老红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