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历史文化 > 历史掌故 > 正文

王洛宾找韩生元学艺

2017-01-04 11:20:04编辑人:来源:昌吉日报

分享到:

  ■ 方惠民


  1955年9月,自治区成立前夕,王洛宾作为部队选出的音乐工作者参加了大庆节目的创编。在昌吉回族自治州选送的农牧民文艺调演节目现场,他听到了韩生元演唱的新编花儿,忙问旁边的观众,这个大个子的歌手是谁?当听到这就是韩生元时,王洛宾激动地一边鼓掌一边站起来向韩生元挥手。演出结束他追到后台去找韩生元,两人相见恨晚。这时军区政治部通讯员来叫王洛宾去参加创作会议,王洛宾不舍地说:“兄弟,你如果识字的话,成就应该在我之上,你可不要荒废了。我以后还要找你学歌。”后王洛宾因历史问题被判刑。21年后,二人才终于得见。


  1976年初秋的一天下午,烈日下,韩生元正在马场湖大队老龙河东岸的水稻地上看庄稼。无风的大热天,尽管口干舌燥,韩生元仍然用鼻子哼着水红花令,站在田埂上,眨巴着眼望着北去的老龙河出神。这时,10岁的二儿子不拉子突然在河西喊了起来:“阿大,家里来了两个人,阿妈让你赶快回呢。”韩生元跨进院门,看到门口放着辆自行车,槐树底下,小板凳上坐着2个人,一位是个很精神的小伙子,一位是头戴劳动帽、身穿褪色蓝中山装的老者。韩生元道了一声赛俩目,小伙子赶紧起身自报家门:“韩叔,我是红旗公社宣传队的张世才,这位是王……”老者站起来一把握住韩生元的手说:“你不认识我了?我是老王,王洛宾呀。”


  韩生元眯着眼端详着王洛宾的花白胡子,感慨着:“老哥,听说你蹲了笆篱子呢,可苦了你了。”“我蹲笆篱子也没有忘记音乐。这不是刚刚出来,就找你来了嘛。”


  一席话说的韩生元心里热乎乎的,忙招呼客人坐到小方桌前,让哑巴妻子马秀芳拿黑砖茶,泡冰糖茶。韩生元虽然是个唱家子、舞家子,但花儿换不来粮食,七个子女嗷嗷待哺,算是全大队最穷的一户。家里珍藏的一块40公分长的大茯茶砖,是文革前作曲家田歌来学莲花落的时候送的,地道的安化边销黑茶,韩生元把这茶叶锁在柜里十几年,一直舍不得喝,平时也不让孩子们动。王洛宾一听韩生元要拿黑茶招待,急忙阻止:“兄弟,我一个特赦战犯、劳改释放犯,就是过来学歌,喝开水就行了。”韩生元说:“老哥你说撒呢?在我这没有劳改犯,只有好朋友,你是个大音乐家,西北回汉各民族都爱听你的歌呀。”说着轻轻撕掉茶砖外层的包装牛皮纸,用小刀慢慢撬下茶叶,马秀芳从一个白布小包袱里拿出几颗冰糖,放进瓷碗里。不一会儿,黑中带红、热气腾腾、香气四溢的黑砖茶端到客人面前。


  王洛宾唱起了自己在南疆采风创作的歌曲《沙枣花儿香》。韩生元也连唱了《花花尕妹》、《三十三担荞麦令》、《麻青稞令》、等几首自己编创的花儿,张世才情不自禁地跳起回族的踏脚舞来,王洛宾也脱下帽子,起身跟着走起了回族舞蹈的步子,晃着头,摇着身子,边跳边笑,一会儿就满头大汗了。


  歇了一会,韩生元把民歌《沙里洪巴》用维汉语间杂着唱了两遍,这是王洛宾20年前改编的。王洛宾赶快拿出一张纸记,说:“我小时候在北京就听过,只是听不懂;1938年在兰州听人唱过汉语版的,当时便记录下来;1949年进疆时在哈密又搜集到别的版本,后来我重新填词编曲,改名为《哪里来的骆驼队》。”


  韩生元还唱了维吾尔语、哈萨克语原版《马车夫之歌》、《黑眼睛的姑娘》《沙女与冬布拉》《百灵鸟》等民歌,给王洛宾反复教唱了维吾尔语的达坂城的石路硬又平等几句歌词。太阳西斜,王洛宾他们生怕韩生元一家为准备客饭作难,借口晚上要赶回县城排练节目,起身告辞。临走时,王洛宾向韩生元和妻子儿女连鞠三个躬,一再道谢。


  1975年5月王洛宾从监狱刑满释放,没有单位接收,无处安家,监狱就安排他去了东戈壁农场新生队。一天,二分监区区队长的外甥张世才来看望王洛宾,问他能不能给米泉县的知青宣传队排练节目,王洛宾马上就答应了。当时王洛宾虽然自由了,但坏分子的帽子没有摘,心情比较苦闷。他为宣传队写了歌曲《穆萨明天上北京》,参加了昌吉州、自治区文艺汇演,还得了奖。大半年后,从芨芨槽子化肥厂看工地回来的王洛宾打听到花儿歌手韩生元,这才有了这次张世才陪王洛宾骑自行车来马场湖学艺。


  王洛宾对韩生元说:“我把新疆的民族音乐介绍出去,让全世界华人了解新疆;你能用多种语言演绎民歌, 本身就是多元文化的代表,你是个伟大的歌者。”


关键词:

上一条:你知道吗,昌吉曾有个文庙
下一条:八百年沉浮铁瓦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