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历史文化 > 文物古迹 > 正文

康家石门子岩画与四川青铜器人物造型“撞了脸”

2016-11-30 12:36:28编辑人:来源:昌吉日报

分享到:

  呼图壁县天山康家石门子岩画上的人物形象,与四川凉山彝族博物馆里的汉代青铜器“铜树枝”上的人物造型不仅仅是“形似”,专家相信这是当年新疆人顺着丝绸之路来到了四川后留下的人文交流痕迹——


  这两个地方的人物为何“撞了脸”?


  昌吉新闻网通讯员 张军剑 毛玉婷 文永龙


  11月7日,四川凉山彝族博物馆一个名为“铜树枝”的青铜器,意外地成为了考古专家关注的焦点,它原本不为众人所知,意外受宠是因为,其人物造型和一幅新疆呼图壁县天山康家石门子岩画“撞了脸”。


  一个特别的发现——


  天山岩画与四川青铜器人物构图


  “严丝合缝”


  29年前的夏天,远离尘世喧嚣的新疆天山深处,一座森然高耸的赭红峭壁上,一幅小人岩画饱经3000年风霜后,终在考古专家的发现下面世。长14米、高9米,冰冷的石头上,镌刻着的300多个小人,手拉手地跳着舞。据考证,岩刻为塞人遗存,展现了生殖崇拜。


  大约在4年前,公安部门从盗墓贼手中缴获了一个人马树三合一造型的青铜器,送往凉山彝族博物馆后,有了“铜树枝”的名字。据考证,其为战国到西汉年间文物,发现于四川凉山盐源的古墓葬。


  今年11月3日,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新疆考古队队长巫新华对比发现,“铜树枝”与天山康家石门子岩画上的人物构图竟“严丝合缝”——小人都骑在马上,上半身都为三角形直线构图。巫新华由此认为,由于天山康家石门子岩画早于“铜树枝”的年代,所以当年新疆人是顺着丝绸之路的路线,来到了四川。


  11月5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研究员高大伦、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员李飞穿越两千多公里来到呼图壁县,踏过10厘米厚的皑皑积雪来到天山康家石门子岩画考证后认为:天山与凉山,在数千年前,一定存在文化交流。


  巫新华说,看到《老头龙墓地与盐源青铜器》一书的封面图片,他便产生了莫名的熟悉感:这是一件人树马三合一的青铜器,两人立于骏马上,一人正经端坐,一人略微后仰,一动一静,互相对视。他们中间,一高个铜人,踩在树干上,牵着两匹马。


  “在哪见过?”在脑海里几经搜索后,他想起了呼图壁县天山深处的岩画。


  来到岩画前,他对比发现,两者在小人绘图上有着明显的相同之处:与现代人描绘的弧线形身不同,一个个三角图形代表着人物的上半身。直线勾勒,简单、明确,透过这样古朴、纯真、相近的画风,他看到两地文化上千丝万缕的联系。


  一次特别的探秘——


  峭壁岩面300个小人齐舞


  巫新华所说的岩画深藏于新疆天山山脉深处。据考古专家判断,岩刻是塞人遗存,完成于原始社会后期父系氏族阶段,为石器及金属所刻,采用技法为阴刻和浮雕。


  11月5日早晨9点,天刚亮,一行新疆、四川考古专家套上厚厚的棉服,钻进一辆考斯特,向着80公里外的岩画奔去。


  爬过近百个阶梯后,来到山脚下,一块呈70度倾斜的凹入峭壁呈现。在一块相对平整、细腻的岩面上,一幅126平方米的岩画上,挤挤挨挨地画着300个大大小小的人物。


  站在岩画前可以发现,倾斜的山体遮天避雪。高大伦感叹地说,凹入的山体为岩画提供了一道天然的保护屏障,才使得岩画历经千年得以留存。


  一幅特别的岩画——


  呼图壁岩画谜底逐渐解开


  当日,呼图壁县文化体育旅游广播影视局临时搭起了5米高的铁架,一行专家们爬上高处,开始了近距离观察。站到高高的铁架上观察岩画有着不一样的感觉:眼前的岩画人物大小不一,或站或卧,面部的浅浮雕技法,赋予了这些人物强烈的立体感,好像活生生的原始人类在群聚舞蹈的感觉。最上面一排人物明显高过我们现代人的身高。


  呼图壁县文化局局长高莉说,岩画最大的人物图位于最右侧,高2米。记者看到,岩画中,见缝插针地刻着十多个小人,高仅十多厘米。


  高莉介绍,岩画一度沉寂,1987年经考古专家王炳华发现后,才被外人知晓。王炳华发现相当数量的两性媾和场面。尤其在画面中心位置,有一个连体人,密不可分,其形体较周围的更大。王炳华认为,这是两性同体人。随着研究的进一步深入,王炳华将该岩画命名为“呼图壁生殖崇拜岩刻”。他认为,当时流产率高,于是人们祈求生殖,繁衍子孙。


  一丝特别的联系——


  新疆人顺着丝绸之路到了四川?


  对于生殖崇拜的说法,在场专家都给予了认可。


  与此前专家的男性主体观不同,高大伦认为,岩画中女性不仅数量大大多于男性,还占据着画面的主要部分。此外,岩画作画并非完成于同一时期,存在着同一位置,重复构图的情况。而直线构图则是受工具所限,“用石头或者金属刻画,弧线很难达成”。


  “岩画的主题十分少见!”四川省考古院李飞认为,岩画中的人物形态十分活泼,“其中还出现了不少猴面图,应该是戴着面具的舞蹈人”,这或许与原始宗教、祭祀有关。


  “你们看,人物构图是不是很像?”巫新华展示了从《老头龙墓地与盐源青铜器》里拍下的“铜树枝”照片后说,岩画上三角形的上半身,与“铜树枝”的人物构图“严丝合缝”。这是当年新疆人顺着丝绸之路的路线来到了四川后留下的文化交流痕迹?


  因为“铜树枝”里有骑马图,巫新华反推认为,以前考古所认为的岩画中的人骑怪兽图,应该是一匹马,这也符合游牧民族的生活习性。


  巫新华还向记者展示了手机里存放的《老头龙墓地与盐源青铜器》里拍摄的马的照片,巫新华说:老龙河出土的青铜马,现在在四川很难找到这个模样,这种马就是现在我们新疆常见的马。


  “几千年前,新疆和四川一定有联系。”高大伦表示,两者之间的确切关系,还需进一步论证。


  凉山博物馆唐馆长说,公安部门送来了从盗墓者手中收缴而来的青铜器“铜树枝”。据考证,其年代为战国至西汉年间。巫新华认为,“铜树枝”就是生命树,也是一种生殖崇拜。特别是“铜树枝”上的女性人物与呼图壁岩画的相似性,都是三角构图,举右手。特别是近年来在甘肃、四川等地考古发现,“铜树枝”就是以后的“摇钱树”的雏形,而“摇钱树”里的形象被中国人尊为“西王母”。巫新华认为,天山康家石门子岩画上的女性形象应该就是西王母的形象。


  天山康家石门子所在的灵山。 张军剑 摄


  最高处的一组岩画身高超过2米。张军剑 摄


  考古的现场。 张军剑 摄


  图为巫新华提供的老龙头出土的青铜器的树枝及青铜马的图片


关键词:

上一条:探寻四十里井子  
下一条:木垒原始耕作的留影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