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历史文化 > 文物古迹 > 正文

木垒原始耕作的留影

2016-12-29 10:57:09编辑人:来源:昌吉日报

分享到:

  昌吉新闻网 通讯员 杨淑花 文/图


  绿染四道沟


  四道沟遗址。


  四道沟冬韵。


  有机白豌豆


  四道沟原始村落遗址


  木垒县四道沟原始村落遗址是一处古人类生活聚集区。四道沟遗址位于木垒县东城镇四道沟村。


  1976年秋,当时的四道沟大队第二小学师生在操场修建跑道时发现许多石器。随后,自治区博物馆两次派人实地调查。清理了6座古墓,出土文物150件。调查中还发现有灰坑、灶址和柱洞等人类居住遗迹。


  限于当时考古技术条件,专家们推断,该遗址上限距今约3000年。由此,四道沟遗址成为新疆最早发现的古代村落遗址。


  后来,经碳14测定,四道沟早期遗址距今约2800年,晚期距今约2400年。早期遗址出土有石器、陶器、骨器及铜器。晚期遗址出土陶器的陶质多为夹砂粗陶。其中一件残高约3厘米的陶狗,张嘴竖耳,似在狂吠,说明四道沟文化时期,狼已被人类驯养成狗。出土文物还显示,早在两千多年前,四道沟古人的生产生活即为农牧结合方式。


  四道沟遗址的考古发掘曾在这一带引起轰动。在此之前,世代生活于此的村民从未想过数千年前这里曾经有个村落。


  村民杨虎年回忆说,他小时候放羊,曾在遗址发现瓦片及形状奇怪的石头。现在回想起来,是古人使用的器物。考古发掘那阵儿,杨虎年还是个年轻人。许多人跑到现场看热闹,杨虎年也不例外。当时,杨虎年死活也想不通,几千年前古人是如何在这穷乡僻壤生活的。


  一转眼,杨虎年62岁了。四道沟遗址对他而言也不再神秘了。因为,东城镇大部分村庄的耕地为旱地(木垒县70%以上耕地亦为旱地),种地不足以应付日常开支,村民们便饲养牲畜。在这个意义上而言,数千年后的杨虎年和村里的大多数农民的生产生活模式与古人几乎没有多大的差别。


  自然穿越四道沟遗址面积约2万平方米,遗址东西两侧为天然深沟河床,东西两侧深沟在遗址南北两端汇合,切断了遗址区域与外界的直接通道。古人选择在形同孤岛的土塬生活居住,其自我保护意识一目了然。


  以前这里除立有保护碑之外,四周深沟就是遗址的天然保护屏障。四道沟村民风淳朴,牛羊猪马等大多散养。因此,山羊等家畜免不了登上遗址区域采食青草,对遗址造成一定影响。2006年遗址区拉起保护围栏,野草迅速湮没散落地表的瓦砾,占据了这片高地。野草中有些禾本科野草是小麦近缘野生种。小麦原产于西亚,遗址上的禾本科植物很容易让人将其与现在的四道沟村联系起来。


  四道沟及相邻的鸡心梁等村的耕地全部是旱田,村民就种植抗旱作物品种豌豆、春小麦或鹰嘴豆,同时饲养牛羊。杨虎年种植着50亩豌豆,一百多亩小麦,饲养着一群羊。


  杨虎年的记忆中,20世纪60年代,当地就种植一种名为红星春麦的小麦。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当地农民依旧播种红星小麦。按理说,一种小麦品种种植3年以上品种就开始退化,但是红星春麦却违反了常规。年复一年,村民们自留种子,广种薄收,品种不仅没有退化,红星小麦反而完全适应了当地的环境。


  旱地种植,当地也称“碰田”,意思是指靠天吃饭,全凭运气。遇到好年景,收点粮食,遇到旱年,颗粒无收是很正常的事情。基于此,种植小麦也好,豌豆或鹰嘴豆也罢,为了减少投入,节约成本,村民从来不给农作物施肥,尤其是化肥。


  杨虎年种了几十年麦子,1987年是收成最好的一年,这年小麦亩产120公斤创造了最高纪录。一般年份,亩产小麦50公斤就算不错的收成。


  豆荚记忆


  几年前,某电视台希望以四道沟原始村落为背景,拍摄一段反映现代东城镇乡村春播大忙的劳动场景。他们来到杨虎年的地头,扛着机器准备拍摄,杨虎年春播的举动却让他们傻眼了。杨虎年胸前挎着一个长方形敞口木匣(当地人称扬斗子,一种农民自制的播撒红星小麦种子等旱地作物容器),每走一步,他便用右手从木匣里抓一把豌豆撒向土地,他一路走到地头,身后宽约两米的一溜耕地便播种完成了。拍摄人员吃惊道:老人家你这是弄什么呢?杨虎年说:种地呀,老古人就是这样种地。杨虎年说的一点也没有错。当地相当一部分豌豆及鹰嘴豆种植户依旧采用撒播的方式。其原因一是耕地坡度太大,不适于机械播种,其二是为节约成本。


  人之所以能够繁衍昌盛至今,其聪明才智及应变能力堪称奇迹。旱田制约了农民的收人。当地农民便发展畜牧业,尤其是养羊。这也正是即使大田颗粒无收,当地农民依旧绝不放弃旱田耕作的重要原因。因为农作物秸秆是牛羊的草料,收割之后或绝收的耕地则是农民放牧的草场。


  当然,即便最干旱的年份,来自耕地的也并非都是坏消息。四道沟等村的主要农作物还有豌豆、鹰嘴豆。种植豌豆还有一个不可替代的功能--土地轮作倒茬。


  豌豆也是一种原产于西亚等地的粮食作物,至今北疆依然有野豌豆分布。豌豆抗旱能力强,性喜凉爽。哪怕是最干旱的年份,一亩豌豆也可收获二三十公斤,豌豆的这种性能赢得了四道沟村、乃至木垒县农民的普遍青睐。


  每年6月豌豆开始结荚,漫山遍野圆溜溜,鼓墩墩的青豆荚,就像碧绿的珍珠一样招人喜爱,此时豌豆荚不论油爆还是清煮,均清香可口,绵甜柔嫩,堪称世间珍品。


  据杨虎年介绍,20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每到豌豆结荚,当时的公社及生产队都会划出几亩豌豆地,供社员“尝青”,让社员们提前享受劳动带来的喜悦。土地承包之后,豌豆结荚时节,农民不仅自己“尝青”,还采摘豆荚分送亲朋好友一起品尝,以至于这种风俗逐渐成为木垒县地域文化的一部分。


  闪闪“红星”


  人类种植小麦已经有数千年历史,当我们的祖先从禾本科植物中选定小麦属植物作为栽培的对象,麦子,这种一年生或多年生草本植物,便从一种自然状态进入与人类文明息息相关的发展历程。豌豆的种植历史同样超越了数千年。


  生活在四道沟原始村落遗址的老古人,种植小麦及豌豆的时候肯定也盼着大丰收。但是,自然环境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有句老话很有道理:有时候错了坚持下去就对了;有时候对了继续下去就错了。


  倒退十年、二十年,东城镇以及木垒县其它干旱农区原始的耕作方式,原生态的小麦、豌豆、鹰嘴豆绝对是一个落后的代名词,如今一切都变了。这些原生态的粮食蕴含着巨大的商机。东城镇绝大多数农家保持着自己“推面”的习惯。农家小户需要面粉了,他们便将留下的口粮麦子用水淘洗干净,闷上一天(小麦加工过程中必需的一道工序,目的是去除小麦皮),然后将麦子拉到磨坊磨成面粉。


  当地农村还有一个很大的特色,家家户户院子里有一座很大的土制烘烤炉,个别农家院落甚至可见两座烘烤炉。这些烘烤炉烤出的大烤饼在当地历来是个响当当的品牌。随着人们保健意识的提高,目前,四道沟、鸡心梁等村的“红星”小麦磨出的面粉也成了当地一个品牌。至于木垒县出产的豌豆及鹰嘴豆则早已驰名全疆,甚至国内市场。


关键词:

上一条:康家石门子岩画与四川青铜器人物造
下一条:阜康市大黄山河谷人类文化遗存调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