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瑶池笔会 > 小说 > 正文

风云准噶尔系列小说简介

2014-03-25 11:55:07编辑人:李炜玢来源:



《风云准噶尔》是新疆本土作家卢德礼撰写的长篇系列小说。《风云准噶尔》以新疆地方史为经线,以众多人物在重大历史事件中的活动情节为纬线,有点有面,全方位勾勒了新疆的历史演变及现状,随着系列小说一页页翻开,新疆人文历史景观的画卷徐徐展示在读者面前。小说着眼于晚清以来的风云故事,侧重于鸦片战争结束,直至建立新中国之前的动乱年月。它无可辩驳地昭示了新疆自西汉神爵二年(前60)以来,一直是中国版图中不可分离的组成部分。新疆是各族人民的新疆,新疆人民和内地人民的密切关系源远流长;它也昭示了两千年来各族人民共同守卫边疆、开发边疆的历史事实。民族团结之日,乃边疆稳定之时。边疆稳定了,经济就发展,社会就进步,外敌便不敢入侵;反之,各族人民就会深受其害。它更昭示了休戚与共、共同进步是各族人民唯一的抉择。它讴歌了民族团结,讴歌了保卫边疆、开发边疆的英雄人物。他们爱国爱边疆的献身精神难能可贵,催人泪下,值得弘扬光大。

《西域桃源》作为长篇小说《风云准噶尔》的第一部,自然是为下部充作铺垫。

《西域桃源》描述了人世间难得的一对恩爱夫妻相处默契、创业立家、生儿育女、甘苦与共、无怨无悔、至纯至真、誓做永久夫妻的故事。他们在人烟稀少的荒漠深处营造了一处世外桃源。这便是他夫妻对边疆开拓性的杰作。爱国有责,世代相继的家庭榜样教育,加之诸葛先生谈古论今的启迪教化,使得下部爱我中华、前仆后继、誓死保家卫国的斗争成为必然。

男主人公延孝先,是平定准噶尔贵族叛乱后屯戍西域的汉人后裔。他不远千里入关,寻根祭祖,并娶了妻,为创业立家做了非凡的努力。他渴望多生子嗣,代表了世代戍守边疆民户的传统心理。塔山淘金,他同沙俄入侵者进行了英勇卓绝的殊死斗争。无论同恶人恶势力斗争,还是同入侵者斗争,铮铮铁骨,一片丹心,体现了他顶天立地英雄汉子的气概和人格。下部他仍是中心人物之一。

女主人公黄双杏,十四岁远嫁西域。起初,因包办婚姻,彼此并无感情和了解,别别扭扭,后来,经乌鞘岭一劫,被丈夫延孝先顶天立地的英雄气概所折服,才吃了秤砣铁了心,跟丈夫跋涉千里,共同营造安乐家园,从无半个怨字,永结同心,恩爱无比。随着儿女成群,她毅然决然率子回关内省亲探母,兼顾为儿成亲,来回万余里,几经磨难,九死一生,不失为扎根边疆的一奇女子,颇具个性。

这对恩爱夫妻的故事,概括了历朝历代定居边塞的汉人离不开关内亲戚的一桩史实。诚然,与当地民族通婚,融合或被融合,也是不容抹灭的一桩史实。

书中树下结盟的兄弟和其它连带出现的人物,将在下部《乱世英豪》波澜壮阔的爱国斗争中崭露头角。对桃源之美之乐的描述,无疑是为了下部自发的赤胆自卫张目。

《乱世英豪》乃《风云准噶尔》第二部,写百灵痛别后,新疆陷入四国六方纷争泥潭,社会遭到空前大破坏,一个个恬静而温馨的桃源新村被形形色色的战乱毁灭了。

延孝先和黄双杏迫不得已放弃了苦心经营的乐园,与无数不幸家庭一样,流落到准噶尔盆地的荒漠边缘,加入了饱经离乱之苦的难民队伍。

清政府在新疆名存实亡,仅存的军政机构形同虚设。清军在天山以南一败涂地,甚至一支又一支向浩罕入侵军首领阿古柏缴械投降,在天山以北几乎全军覆没。

不甘心国破家亡的人们自发结团,为保卫国家展开了不屈不挠、英勇卓绝的浴血抗争。自同治三年开始,至左宗棠收复新疆止,他们坚持了十三年的殊死抗争。这期间,涌现了以徐学功为代表的诸多民族英雄……

在悲壮的保家卫国斗争中,也不乏炽烈如火、柔情似水的爱情故事,甚至缠绵悱恻、哀婉不绝,尤其那抛弃了民族偏见、打消了民族隔阂、民族团结`患难与共的感人情节,更令人热泪盈眶……

延家父子终于拉起了延家军。延家军在古庭州叱咤风云多年,他们是广大爱国者忠烈勇武的化身。其成年和近成年的男子几乎全部献身于爱国——这一永垂不朽的伟大事业。

第三部名叫《双城起义》,写延孝先和十三个儿子为国捐躯后,家中仅剩延子守一个强劳力,寡妇老少成堆,延氏大厦面临坍塌的危险。

双杏百痛之后,顽强地撑起大厦。

武昌起义后,刘先俊先在迪化(今乌鲁木齐)打响新疆革命第一枪。危难之际,他掩护万象春等伊犁革命党人突围,促进了伊犁革命。

延子松因救万象春,招致官兵追杀,幸遇村姑宝莲救助,不得已成为夫妻。因心系起义大事,他毅然远走伊犁。

伊犁起义一夜成功,建起新伊犁都督府,并组织民军东征。孙中山辞去临时大总统后,全国形势陡变,新、伊停战,重开和谈。

延子松乘机探视双兄。因救抗征庚子赔款的回民,又遭追捕,垂死乞讨中,奇逢阿喜岩。阿喜岩的子孙陪子松探亲,再遇追捕,果敢搬来蒙面救兵。子松回家途中,因掩护抗捐百姓,身陷狱中。

年近九旬的双杏,独闯县衙,为讨公道,自率以延家子孙为主体的一棵树村民,捕盗缉贼,大获成功。

延子松走出牢房,又逢追兵,不得已遁入南疆,参与了和策勒村反抗沙俄入侵有关的爱国斗争。再来伊犁时,伊犁革命政权已夭折,冯特民等革命志士倒在血泊中,寻敌报仇后,再遇杨增新属下追杀,慌不择路,竟与苦苦寻夫的宝莲相逢,同返世外桃源中。

双杏百岁华诞将至,延子松只身探母,不期宝莲暗自尾随,惊犬狂吠,子松夜遁。官兵、捕快扑了空,成全了盛况空前的百孙拜寿。

双杏十谒红山大庙途中,马赫英部无故袭杀大土古里村民。双杏在惊恐、愤怒中盍然离世。

迪化起义因准备仓促而夭折。伊犁起义虽因全国革命形势不利而未能坚持胜利到最后,但它毕竟推翻了清王朝在该地区的封建统治,实行了短暂的共和自治,粉碎了清王朝西迁的阴谋,使其不能把新疆作为东山再起、复辟帝制的根据地。双城起义虽不能理想的完成既定的历史使命,但它给近似一潭死水的新疆思想、文化界投掷了两枚重重的石子,激起一连串五彩缤纷的水花,冲破了禁锢已久僵化保守的封建思想,为民主革命在新疆的迅速传播和胜利,为新疆伊、塔、阿三区反抗国民党反动统治和迎接和平解放活跃了思想,准备了干部,利在千秋,功不可没。


关键词:

上一条:刘老太之死
下一条: 《风云准噶尔》之第三部《双城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