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瑶池笔会 > 小说 > 正文

《五枚金戒指》节选

2016-03-23 16:36:25编辑人:来源:昌吉日报

   高山独自一人,一头扎进大沙包中。这是一个陌生的、又高又大的沙包。他走在沙沟里的梭梭丛中,有点害怕,生怕在梭梭丛中跳出一只狼,从他的身后向他扑击,或者,盘绕在梭梭上那细长的小灰蛇猛然落下来,缠住他的脖颈。

   他拖着沉重的双腿,艰难地往前迈着步。他左肩斜挎着水壶和干粮袋,右肩扛着锨锨把上担着尿素袋,袋子里装着他挖的大芸。袋子靠在他的后背上,他的身子前倾着,尽量使袋子的重量移到背上。他头发乱蓬蓬的,沾满了黄沙。胡子老长,脸上呈现出一种病态的灰黄。仅二十几天的时间,他竟瘦了十公斤。只从进沙漠以来,他从未洗过澡,身上结了一层灰黄的沙尘,他甚至连脸也没洗净过。在沙漠,水是金子,他们最缺的就是水啊!

   他两眼在沙丘上,梭梭丛中仔细搜寻,极力寻找突起的小沙包,寻找那冒出沙包的紫红色大芸苗。远远地,他看到不远的沙地冒出一个圆圆的小包,心里一阵兴奋,情不自禁地喊了声:“苁蓉!”小跑着奔了过去。可他刚刚跑动,那鼓起的小包便消失了,到跟前一看,原来是个鼠洞。周围还有很多鼠洞,洞口凌乱地散布着许多碎草。有一棵大芸被老鼠啃得只剩了半节,他挖出了那棵大芸,在周围又找到了两棵。沙漠中这种长尾巴老鼠,就依赖大芸,蒿草生存着,大量地破坏着沙漠的植物。他不知多少次被站立在沙滩上的老鼠戏弄过,总是被他误认为是大芸苗。

   把药装在袋子里。他啃了一口干馕,馕干硬如石块,开缝的地方灌满了沙子,一咬,直硌牙。他鼓着腮帮,费劲地嚼着。他喝了一口水,用水把干馕冲下肚。体力恢复了,他背起袋子,翻过了这座沙梁。

   突然,他惊呆了,血猛地涌上脑际,心砰砰狂跳起来。他的眼前出现了一片无边无际的大海,海浪闪着银光,波涛汹涌,向他扑面而来。他顿时觉得呼吸急促,像要窒息,一颗狂跳的心快要奔出胸腔。海浪奔涌着,变幻着,由银白变为黑蓝。在很远的海面上,像有一座城池在海面上浮动,楼房林立,耸入云天。海水在不断变幻,在正午阳光的照射下,由黑蓝变为灰白,闪烁着刺目的银光。他揉揉眼,稳定了一下情绪,从沙包脚下向远处望去,海浪消失了。楼房变成了林立的井架,井架耸立着,直入蓝天。在井架旁,分布着星罗棋布的平房,帐篷,炊烟在空中升腾。一座石油新城——五彩湾,正在沙漠深处崛起。那片沙滩,无边无际,泛起一层灰白的盐碱。春天的暖风带着咸味扑面而来,轻轻的拂过碱滩,吹到沙漠的深处。啊,这真是一个奇妙的沙海幻景,一个变幻莫测的海市蜃楼。沙漠,在他的眼前展示了最绚丽迷人的奇观。

   高山留恋地望着逝去的沙海,沿着沙包,恋恋不舍地向前继续寻找。这一带苁蓉很多,而且很大。他很兴奋,被一种情绪激动着。他觉得挖药的确是一件使人很辛苦的劳动。但却使人非常愉快,非常兴奋,非常满足。它使人从心灵到肉体都得到了一种超前的升华。


关键词:

上一条:东城:清代北疆屯垦首埠之地
下一条:咱比窦娥冤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