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瑶池笔会 > 小说 > 正文

咱比窦娥冤

2016-08-17 11:56:32编辑人:来源:昌吉日报

分享到:

  李伟道


  小耳从局长办公室出来很久后,还木木登登,凉汗直流。


  局长劈头盖脸,狂风暴雨,歇斯厎里,怒不可遏的一顿臭骂都不足为奇了。


  他眼前回放着那张畸形的脸和那个自由落体的过程,有点摄魂夺魄。他极力回想反思,懊悔至极,自己真是罪恶深重,万死而不复。即使被打倒在地,再踏上一只脚永世不得翻身都没处叫冤去。


  今天本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日子。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早晨上班刚走到办公楼前,小耳和近千之众就眼瞅着一个身影从十八楼飞身而下,还没弄明白个究竟,那人就“倒插葱”垂直落在水泥地上,随着人们的惊呼和“噗”地一声闷响,溅出一朵绚烂的血花。


  有眼尖的人认出是单局长!


  那声闷响,炸聋了小耳的耳朵,那股冲击他五脏六腑的气浪,横扫千钧,令其翻肠倒肚,永世难忘。


  巧的是,他的又一篇小说刚在省报发表,虚拟了市卫生局药品购销中的内幕。小说情节曲折紧张,调查人员与做奸犯科者斗智斗勇,一番你来我往,不乏惊险刺激的较量。为增强可看性,他还特意增加了一些颇为刀光剑影、负隅顽抗、你死我活的角斗场景,最终拨云见日,正义得以伸张。整篇小说透着“钢钢”的主旋律和浓浓的正能量。


  哪有这么寸的事!昨天还在为他的小说语言之精彩,构思之巧妙而津津乐道的文友、同事们,这会儿都向他投来狐疑的目光!


  卫生局单局长跳楼自杀了——


  一次是巧合,两次、三次就让人若有所思了。


  小耳是才入市机关不到一年的大学生,业余时间爱舞个文弄个墨,写点小说、散文,时有作品发表,故此还一度有点飘飘然。


  可他的的确确是个特例,就像个会下咒的巫师。有人却把他当做了风向标。


  刚到那个和文化不沾半点边的部门时,小耳就发表了一篇小说,一时还被引为佳话。但不久,粮食局局长就应声落马了。他当时得意了好一阵子,写的小说竟然和现实一模一样。不曾想,第二篇小说刚在市刊上发出,就传来市发改委主任被“双规”的消息……


  小耳的头“轰”地就大了。


  从那以后,好多人,尤其是不太认识他的人,都把作家小耳当成反腐“黑包公”膜拜。找他上访、递材料者络绎不绝。然而,毕竟不是真“包公”,他不见上访者,不收上访材料,却因此招致了不少骂骂咧咧。


  小耳不知所措,偷偷哭了鼻子。才交往半年的女朋友招架不住,拂袖而去。机关里处级以上领导见了他都黑了脸,如闻狗屎,避之不及……


  单局长倒是仁义,见着他没有咬牙切齿,只是欲言又止,低眉顺眼地过去了。


  没想到这次……


  想到这些,小耳生出许多悲愤,怒道:他们才精彩,咱比窦娥还冤啊!今生再不务这劳什子……


  遂将一管秃笔掷向窗外。


  闻听外面一声诅骂:“哪个不长眼的瘟货,砸了老子脑壳!”


关键词:

上一条:《五枚金戒指》节选
下一条:最后一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