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瑶池笔会 > 散文 > 正文

初冬,到江布拉克寻觅仙境

2014-11-27 10:56:16编辑人:来源:昌吉日报

昌吉新闻网记者  李云辉/文
    初冬,准噶尔盆地还处在秋与冬的门槛间,天山北麓的江布拉克已是银色的世界。这是圣水之源,是神的住地。
    登上麻沟梁,好像站到了两个世界的分界线。回望山下,乡村、城镇、田野掩映在雾霭中;南望天山,天空澄明,霞光万道,闪着银光的雪山山腰缠绕着一袭薄雾,在上下通透的天地间,那一袭薄雾竟是紫色,给初冬的江布拉克增添了梦幻般的色彩。
    麻沟梁是江布拉克景区奉献给游客的第一个惊喜,那万亩旱田随地形蜿蜒起伏,极有韵律感。如今,这万亩旱田成了万亩雪原,那一行行还没有被初雪覆盖的麦茬,让寂静的雪野增加了动感。
    隐藏在万亩旱田中的一座故城是我每次去江布拉克的必去之地。故城在麻沟梁的山腰,东南两面被河谷围绕,西北两面是城墙。这是汉朝抵御匈奴的城池,史书上称它为疏勒城。后汉将军耿恭带领数百士兵在此坚守一年,在一个“大雪丈余”的冬日,守城汉军被援军接走,此时城内只余26人。近两千年后的一个冬日,我再次来到疏勒城。昔日的巍巍城墙早已坍塌,化作两道土堆,被大雪掩埋。艰难地在故城穿行,仿佛听到箭镝刺穿空气的声响和战马的嘶鸣。人们往往追逐表象,而疏勒故城需要用心灵去感应。
    没到刀条岭就等于没到江布拉克。那一道道山脊就像刀削斧砍一般,那一丛丛松林、云杉也如人工处理一样,这面坡空无一物,白雪闪着耀眼银光,那面坡松林密布而不凌乱,青装素裹,美而不妖。
    江布拉克初冬的雪绵软温润,极富手感,让你有在雪地打滚撒野的冲动,但又不忍踏足。原以为高处不胜寒,实际上初冬的江布拉克白日极少有风的侵袭,大部分时间阳光明亮,清冷而不寒冷。碧空如洗,大地纤尘不染,让人有不知今夕何夕之感。
    建筑往往会破坏自然的和谐,但是,这里错落有致的度假别墅群红墙白顶的欧式建筑,却与周围的雪山、青松搭配的那么和谐,你会觉得白雪公主就躲在某个角落。我们都不好意思大声呼唤,怕会惊吓到她。
    往马鞍山的路途中,真的如在童话世界穿越。路边的茂密的松林披着银装,犹如一株株玉珊瑚。虽然一直在半山腰穿行,但因为一会阴坡,一会阳坡,车内车外忽而光亮,忽而幽暗,好像在不同的时空穿越。在阳光的映照下、在松林的映衬中,一间土房、一个草垛也会成为一道风景。
    每一次旅行都会有遗憾,因为你不可能在同一时间欣赏不同地点的风光,同一地点,你在不同的时间光临,眼睛中看到的也是不同的景象。
    返回麻沟梁,残阳如血,一地夕阳铺雪原。回头仰望,神的住地仍然阳光普照;向北俯视,黄昏已经来到尘世。

江布拉克冬韵。 李钟鸣、谭曙 摄

[page]

从麻沟梁怪坡望去。谭曙 摄

[page]

雪后初霁。 谭曙 摄

[page]

守望麦田。 谭曙 摄

[page]

一地阳光。 谭曙 摄

[page]

律动的麦田。谭曙 摄

[page]

马鞍山的牧家乐。 李云辉 摄

[page]

旱地光影。 李钟鸣 摄

[page]

江布拉克冬韵。 李钟鸣、谭曙 摄

[page]

江布拉克冬韵。 李钟鸣、谭曙 摄

[page]

江布拉克冬韵。 李钟鸣、谭曙 摄

 

关键词:

上一条:水磨河谷的山光水色
下一条:花儿代表我的心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