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瑶池笔会 > 散文 > 正文

沙漠中的一点绿

2017-05-17 11:57:12编辑人:来源:昌吉日报

分享到:

□韩世霞

    沙漠中的一点绿——沙葱。它是重要的防风固沙植被,属百合科多年生草本植物,茎叶针状,开白色小花,是沙漠草甸植物的伴生植物,常生于海拔较高的砂壤戈壁中,因其形似幼葱,故称沙葱。

    沙葱长在干旱少雨的大漠环境中,倔强地在大漠孤烟中挺立,顽强的生命力让人慨叹!给黄沙戈壁一点青绿,娇小的身姿舞动着生命的奇迹,将黄沙戈壁牢牢凝结成一片片绿色屏障,它与红柳、梭梭草结伴扎根在贫瘠的沙漠。

    近年来,大批的徒步爱好者奔向沙漠,历练心灵的坚忍,铸造强健的体魄,同时又对生长在沙漠里具有顽强生命里的绿色植被产生食之欲望。沙葱,这个在天然环境中成长起来的无公害植物,味道鲜美,清脆可口。农副产品污染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今天,局眼于自身健康长寿的人们,不顾忌我们生活的大环境,疲于奔命地将罪恶之手伸向沙漠的怀抱,与沙漠抢夺植被。在春天的季节里沙葱很快被推上了农家乐小餐桌,甚至在一些大酒店也作为稀有菜品推陈出新出很多种做法,成为人们肆掠的阶下囚。

    我第一次吃沙葱,是初中的语文老师送给我一大包,说是老公到沙漠里徒步带来的野菜,告诉我包饺子味道非常鲜美。我循着老师的方法做了,确实是与众不同,极鲜极美极爽口。春风吹绿的季节,大小酒店菜单上都醒目地写着“沙葱”,服务员推介,客人们首选,沙葱的盘子每每总是赶尽杀绝,青睐度极高。

    最近,我去了一趟南疆,正是沙尘横流,漫天黄沙的时节。循着故乡的梦实地踏访儿时的记忆。高楼林立,街道平展宽敞,于我陌生而惊异。我感觉走错了故乡的门,踏上了别人的故土。但横空直下唯属南疆的沙尘暴,告诉我这是一条回家的路,伴我重温故乡。沙尘于我那样亲切地相拥,熟悉呛鼻的沙漫尘埃模糊着我的双眼,裹挟着我在风中摇摆。黄沙弥漫、气流涌动,黄昏从中午开始,睡个午觉,以为是傍晚了。

    回去仅三天时间,每每宴请的桌子上都少不了沙葱,无一人提起沙葱防风固沙的作用,只是大口咀嚼美谈着它的益处。回到乌市未洗净满身的尘土,就去赴宴。餐桌上同样摆上了沙葱。朋友还递给我一大包,说是在前往机场接我的路边顺便买的。我的心低沉了下去!思虑南疆之行伴我一路的漫天黄沙和去南疆之前乌市少有的沙尘天气,实在不愿再接过那个装满沙葱的包,便对朋友说以后不要再吃沙葱了。朋友楞楞地看了几秒种说:“我们不吃,依然有别人吃。”我说:“先管自己吧,别人也总有醒悟的那天。”

    于沙漠中成长起来的我们抢夺沙漠的种子,惹恼了沙漠,今天吃沙葱,明天就会吃沙子。沙葱于我们是亲人,是爱人,是大漠戈壁赐给我们的温暖。请您手下留情,就是留住我们美丽城市不被沙尘侵扰。

    珍爱环境,从保护我们的沙漠植被开始吧!

 

关键词:

上一条:那梁、那泉和那人
下一条:尊重作家写作的方式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