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瑶池笔会 > 散文 > 正文

牵起母亲的手

2017-05-19 12:42:38编辑人:来源:昌吉日报

分享到:

■ 王珉

    牵起母亲的手,失落时总能感受到她手心传递的温暖与坚强。正如儿时,她拥我入怀,抱得很紧告诉我:“不要怕,有我呢!”

    牵她的手,欢欣时不语地轻轻点头,竖起大拇指,尔后热烈鼓掌,轻轻告诫我:“淡定,人生路还很长!”天冷时,她总是迅速从包中拿出备用外套,我习惯性穿上,而她动作没有停,默默走到跟前,为我扣上纽扣,她头上的白发和额上的沧桑皱纹,一刻也不曾离开我的视线。虽然她扣错了位置,我却仍笑着接受。

    小学5年级时,警察父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抛下孤独的母亲。上学放学的路不算长,她总是习惯和我十指紧扣,担心一不小心,我就从她手心溜走。月光将我们的影子拉得老长,不紧不慢,仿佛时光从未停滞。母亲给予我最大的保护,就是能随时牵手,让我感受从她身上传递的温暖。就着落日的余晖,一杯果汁也罢,静静发呆也好,有母亲在身边,就是我最大的安稳。她微笑着听我絮絮叨叨,学习成长的烦心事也好,对母亲的稍许“不满”也行,只要母亲愿意听,我就愿意一路说到家。

    母亲总能容忍我的小脾气,哪怕无厘头的哭闹,她依然用微笑和抚摸来化解我的无理和偏执。她总是想方设法满足我的味蕾,菜还没熟,忍不住馋虫的我早伸出手,她牵住我的小手嗔怪:“你这小馋虫!”

    大学时代,我背起行囊到北方读书,4年只见母亲8次,每次都是匆匆别离。每逢踏进家门,看到慈祥的她又老了,便会感到万分难受。背起行囊远行,母亲总要牵着我的手,泪眼婆娑地嘱咐:“阿珉,要好好读书,钱不够用,一定给我打手机!”此时,我都不敢多看她一眼,生怕我也会泪流满面。拖着行李走入繁忙的机场大厅,听到身后母亲的千祝福万叮咛,蓦然回首,看到挥手啜泣的她,我握着登机牌的手陡然一阵颤抖,忍不住又冲过去握紧她的手。在远离故乡的夜航上,母亲的身影恰似放电影般重现,看着窗外浩淼的星云,心中更会有一种莫名的惆怅和迷惘:人生究竟为何?难道仅仅因为一点目标就要和亲人分别,让彼此相互牵挂?古语云:父母在,不远游,百善孝为先。而我在他乡的日子,母亲只能怀着对我的思念孤枕入眠。

    毋庸讳言,母亲一直不希望我外出,每次出门,她总惦记念叨我,为我操碎了心。这辈子她受了太多的苦,警察父亲早逝,记忆中从没闲过,到现在还操持家务闲不下来。我在电视台上班,亲朋好友都夸我争气,母亲培养了这么优秀的儿子,可以好好享享清福,母亲却总笑说哪有。

    牵住彼此的手,就是母子现世最安稳的牵挂。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陪她一起慢慢变老,照料日常生活起居,直到她两眼昏花,我笑她穿不了针眼。谢谢今生的遇见,感恩母亲的含辛茹苦,皱纹躺成的沧桑,是记忆微笑的弧度,细微而珍重!

 

关键词:

上一条:我与母亲互换了角色
下一条:塔西河神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