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瑶池笔会 > 散文 > 正文

绿韵

2017-08-03 19:15:38编辑人:来源:昌吉新闻网

分享到:

   绿韵

   刘力坤

   夏日的午后等待着一些别样的声音。此刻山峰环抱的湖水碧透沉静,天空浮动着一层层青白斑杂的云。阳光飘忽不定地从云层缝隙挤出,迸发出一道道、一片片金灿灿的芒。一会儿又躲在云彩的后面,但藏不住光亮的身影,云彩嵌金的边界,已暴露了藏身之处。

   一天到了成熟、收敛、从容的午后,就像一位中年人一样从容不迫。等待着生命中青春反顾,来一次前呼后应的精彩乐章。

   其实一天的午后似乎比人到中年更淡定从容。这个时段散发出的安详宁静,让人很享受,有种安享生活的恬静。特别是坐在这样一座山为靠,水为照,十个山头拥抱着一池水的大自然的襁褓中,如在盘古神的蛋壳中。山川风光是浑圆的,人的身心感受是浑圆的。真如回到了初心、初生,一切未明不清,但自然自在。全仗原生态、原动力、原感知与世界交换信息,发生联系!


   一池碧水,幽深凝翠。仿佛大自然的吸光器、吸音器。宇宙间的日月星光,撒落人间的,都归结到了这里。风声鸟语,林涛花笑,人声兽啸,抖落到大地上的,都吸附在这一汪碧波中了。这池天上之水是消防池,收纳消化了古往今来的太多讯息,因而生活在其周边的往者今人都由衷地敬畏它,尤其是蒙古人、哈萨克人,辈辈传说着它收生畜收人的畏惧!

   神山圣水决不仅仅挂在口头上,回溯历史是一个个生命代价铸就的冰铁事实,在岁月中发酵、汽化,凝结成轻风细雨般诗情画意的信仰。风景中往往蕴含信仰。具有信仰的风景充满灵性、仙气,时时刻刻都在表达着让人似懂非懂的心绪。


   此刻山河宁静,聆听另一种表达。我看到大尺度的山水画卷铺展在四维,我身陷风景的咒语中,微微闭目。风是绿的裹挟着湖里的水波,轻轻从我的眼皮上滑过,清凉的、湿润的、痒酥酥的感觉。旋律的翅膀如《鹊贼》戏笑的飞掠,从云端冲向太阳,张开的双翅划开绿丝般光洁透明的水面,凌凌的绿波穿越睫毛的丛林,晕散出一圈一圈的快乐波纹,以同心圆的方式传播。几百号人在音乐的漩涡中沉醉,有种溺水坠落的自由落体式的无畏无为。《马祖卡舞曲》、德沃夏克的《斯拉夫舞曲》;施特劳斯的《蝙蝠序曲》;勃拉姆斯的《匈牙利舞曲》;柴科夫斯基的《意大利随想曲》;最后以一曲耳熟能详的《拉得斯基进行曲》完美落幕……

   音乐是最没有障碍的语言。任何人,任何音乐都会轻易地感应到听的耳朵。尤其是交响乐,因其丰富多姿,更能让人产生意境,并能跟随音乐的旋律,进行美妙的心灵之旅。那些名曲,耳熟能详的音乐,听到后顿生老友相逢的喜悦。快乐的情愫会随着层次丰富的乐动而争先恐后地冒出来。

   沉浸在音乐中的快乐是单纯而透明的,哪怕是悲伤、愤懑都是如此的纯粹率性。音乐使人变得简单,更接近生命本体。其实天地有自己的律动,天空有天籁回响。只因为这躁动的天地间有太多的嘈杂之声,淹没了天地本有的声音。我们变得又聋又哑,倾听真音的能力弱化到功能丧失。亡羊补牢,人类创造了音乐,发明了乐器,模仿大自然的高山流水,百鸟朝凤等鸣响,泡制出乐章、组曲、单歌,让已经走的很远的人们,有一声回归的声引。就像离家多年的孩子,听到母亲的呼唤,依然能够找到回家的路。

   任何一个民族,都有其民族的音乐。这是一个民族精神凝聚的核心,快乐的源泉,民族性格的集中展现。听音乐就能感知不同民族的不同前史、今世来生……音乐是民族的心灵史、发展史和创造史。

   这个草长莺飞的六月夏日,是草原最美的季节。环境优越,刷新了身心的环境,美是富有感染力的。我端坐在天地间的一张椅子上,让天光云影梳理我的身心,让一首首恢弘饱满的交响乐,一遍遍洗涤我的身心,这时我是安宁、幸福的。


   我几乎是闭着眼睛聆听完整场交响音乐会的。几次被音符震醒,都捕捉到了天人合一,万物共鸣的美丽与共。最应景的是湖面上翱翔的鹰,这些通灵神物仿佛是雪山派来的使者,一身油黑发亮的丰羽,驭风飞翔。它们完全能懂旋律,随风起舞,踏韵飞旋。始终和着或激越或行板的旋律,飞旋在舞台之上,与瑶台上那六十位同样着一袭黑裙,配雪白衬衫的演奏家们相交辉映。将舞台拉伸到半空,成为天上人间,人鸟和鸣的宏大音乐盛宴。我看到那三只鹰在绿韵中盘旋,在云水间沉浮,在天光中抖落一串串音符,翠玉般跌落到湖面上,又被结实的往事弹了回来,粘了一身眼泪汪汪,抖向看台上的人们。我接到的那滴水是鹰爪上冰山上的雪莲芬芳,我闻到了雪莲幽香彻骨的寒香,深深地沉入绿韵跃动的谷底……

   鹰的翎羽救赎了我,驭风飞翔,我踩在《茉莉花》的暗香上。睁开眼,目光跌倒明黄的楼船上摇晃,我知道这个摇篮是人对音乐的致敬。人想走进绿韵中,将韵律的丝滑、流畅、唯美打上心结,让心滞留的更久些,沉醉的更酣畅淋漓,留下绿韵的记忆。载不动的旋律,其实早已穿越画舫的木心和浮舟的水韵。

   第三次我是被林指(林涛指挥)的背影叫醒的。挺阔修身的燕尾服,标志动人的身形语言,表达了你能想象的所有美妙。然后是侧身回望,一边指挥演奏家,一边指挥观众。那双被阳光镀亮的手,在半空中舞动,也变成了旋律的一部分,我分明看到以林指修长清洁的手指长出一朵一朵的绿花,开在透明的空气里。那些听音乐就生长的花朵,伸出片片玉叶,弯弯蔓藤,连接、围裹了这个夏天的黄昏……

   但愿长醉不愿醒,当曲终人散尽,我仍然坐在椅中不愿起立,因为我的双眼皮上,一首首绿色如水波一样的旋律在滑过,我等待着这些绿色音符的队伍走完……


关键词:

上一条:新闻写作学习伴我一直成长
下一条:一个人和一条沟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