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瑶池笔会 > 散文 > 正文

一个人和一条沟

2017-08-07 17:09:50编辑人:来源:昌吉日报

分享到:

    ■ 杨德

这是一个来了还想来的地方。

    菜籽沟,是木垒县英格堡乡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沟深十公里,沟口比较开阔,越往里山越高,沟越窄。沟底是一条小河,河水湍急。沟内芳草鲜美,青翠欲滴,榆、杨、沙枣、果、杏等树洒落在两岸直至山顶,或疏或密,错落有致。树在田中,田在树间,层层叠叠,极为壮观。细看处,红黄紫白各色鲜花争奇斗艳。人在其中,鸟声不绝,花香扑鼻,恍若置身于仙境。若不是几声狗叫,还真忘记自己是在一个村子里。站在山上放眼沟外,视野开朗,麦子、豌豆、红花、土豆、玉米等庄稼披满了起伏的山坡,充满生机,充满期待。向南远望,雪山入云,青松挺拔。这里天蓝若洗,白云飘飘。

    河两岸平缓处,依山零星地有一些房屋。据说,这些房屋最早的建于清朝,但大多是后来陆续建造的。有典型的四合院,有汉式廊房建筑,也有普通的平房。房屋被鲜花和树包围着,和山上的景色融为一体,看上去和谐、淳美、厚重,每一个院子,每一栋房子都是一本人生书页……

    村里的耕地在山上,是旱地,人们怡然自得。白天,男人们下地,而女人们在家喂鸡、喂羊、喂猪、做针线活,过着传统的农家生活。

    二零一四年七月,初来菜籽沟时看到,住人的房屋略显陈旧,没住人的已显破旧了,有的已被杂草淹没,看上去有一丝丝的凄凉。走在土路上几乎看不到人,车辆一过,身上便会落上一层尘土。为了生计,村里一半的人已离开了这片热土,使这美丽的菜籽沟变得死气沉沉。

    然而,著名作家刘亮程考察后却说:“我们沿路一户一户地看,每个院子都像旧时光里的家,有一种久违的亲切和熟悉。”他倡导“抢救性地收购保护一批村民要卖的老民宅,然后动员艺术家来认领这些老院子做工作室,把这个行将荒弃的古村落改造成一个艺术家村落。”

    于是,他把“一个人的村庄”从黄沙梁“搬到”了菜籽沟。菜籽沟有了梦,成了追梦者圆梦的圣地。

    三年后的今天,当我再次来到菜籽沟时,当地政府已把土路变成了柏油路而且通到每个院子的门口,给每户补助专项资金对房屋进行了修缮,修旧如旧,保留了古朴的风格。在刘亮程的感召下部分作家、艺术家已入住菜籽沟,村里还出现了客栈。村子变得干净、整洁,行走其中,感觉在欣赏一幅幅国画。这里冬暖夏凉,空气洁净,环境幽静,是夏日里的避暑胜地。沟里不时有车辆出入,有游人在赏景,也有携家带口小住几日体验“桃花源”生活的,更有慕名来拜访刘亮程先生的,还有来书院学习或参加各种活动的。菜籽沟,这个为众人所不知的小山村活了、火了。

    木垒书院是菜籽沟最大的建筑,是由一所废弃的上世纪大队学校改建而成。初来时,书院刚刚建成,由于之前村民把教室当羊圈,所以空气中似乎还带有没有散尽的羊粪味。而今,处处鲜花盛开,整个书院成为一个“读耕园”。

    书院在河以西位置。改造后的书院依然保留了老学校的原样,让人有一种回归感。书院的大门向东,大门南侧立着一块石碑,上面是刘亮程先生题写的“木垒书院”四个大字。进了大门是一条宽约四米的水泥路,向西延伸到山脚。山脚有用大理石砌成的台阶,顺阶而上是一个高些的平台,正中一块大石碑上镌刻着孔子线描像。凡书院的重要活动或培训、研讨等工作,人们首先要集体参拜孔子像,体现着书院对孔子这位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家的崇拜和敬仰,体现着书院对传统文化的重视。

    孔子像的背后是一排书院的办公用房兼宿舍。

    孔子像正对着大门,中间一条东西向的道路两边是高大的松树,道路把绿化带隔开,使绿化带成了一个“田”字。其间,一些芍药花开得正艳,展现出一幅“万绿丛中点点红”的图画。绿化带的两边,是几间教室和寝室,教室里摆放着各种书籍和艺术品。南面教室的后面是一片海棠树园子,五月的季节,繁花似雪,压满枝头。北面寝室的后头是书院的厨房和餐厅,再后面是一块地,种着一些蔬菜及玉米,地的边上长着一些老榆树和白杨树,还有一片老果园,树下草木茂盛,且有野芹菜、野椒蒿、野薄荷、野百合,北面半山坡上有一片苜蓿地,这都是采食佳品,苜蓿到了秋冬季则是牲畜的上等草料。

    院子里养着一些鸡,还有一条名叫月亮的黑狗,这是主人收养的一条受过伤的狗,体大腰圆,极有灵性。

    在这里,虫儿是幸福的,因为主人不让人们伤害它;草儿是幸运的,因为主人会让它们自由地生长。

    院子里常会看到一位与众不同的人,他头戴一顶现在很少有人戴的草帽,身穿一件枣红色的中式对襟上衣,一件黑色裤子,脚上是一双落有尘土的黑色皮鞋。他时而和人们打招呼,时而独自散步。如果他的肩上再有一把铁锨,说他不是农民,连农民都不相信。他就是大名鼎鼎的作家、木垒书院的主人刘亮程。

    和他握手时我笑着问:“怎么,还戴草帽?”他眼睛一瞪,笑着说:“这不,怕晒黑嘛!”于是,几人都笑了。

    他是作家,又是一位态度严谨的学者。他讲课时衣着庄重,声情并茂,把高深的文学理论融入自己的写作体会中,把自己的思想融入一个个故事中。木垒书院是他思考、创作、讲学、工作的地方。书院充满着田园的气息,隐隐约约能闻到村庄蕴藏的淳朴的味道。是的,他热爱土地,热爱生活。如果一位作家脱离了生活,就会变成 “豆芽菜”。

    顺沟南行,在一家艺术家工作室,主人在院子里建了一个牡丹园,虽然还没有开花,但绿得发亮长势喜人。房子的外面在保留原貌的基础上进行了翻新,而里面则进行了改造,卫生间、厨房、画室、卧室等一应俱全,风格独特。在工作室看到两位女性画家在创作,她俩是母女,女儿从国外留学回来画油画,而母亲则像老师在一旁陪着,精心指导。画中是菜籽沟的景色,取景简单却富有诗意。

    作家刘慧敏的工作室正在改造中,在原屋西侧建了一间玻璃房,在这里赏着美景,听着潺潺流水,品着茶看书、写作好不惬意。

    高二嫂客栈的女主人李菊英是个直爽、能干的人。客栈的里里外外收拾得干干净净,有一间客房的炕上被子叠得四四方方,上面盖着一块绣着花的洁白的布。地上靠墙放着一张老式桌子,房子中间摆着一张八仙桌和四张椅子,桌上一个圆盘里摆着六只玻璃茶杯,杯子上红色的花儿显得格外夺目,阳光照进屋子,亮堂而温暖,好像让人又回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她待人热情,不管来人是否在客栈吃住,都自豪地让人参观客房,并在院子里的亭子倒茶招呼。她一边笑着一边说:“自从刘老师(菜籽沟的人称刘亮程先生为刘老师)到菜籽沟,来我们这里人渐渐多了,去年我开了这个客栈,一年挣了三万多元,今年村里又开了几家。我们这里的土鸡、鸡蛋和纯胡麻油,都是绿色食品,不但能卖掉了,还能卖个好价钱。”她笑得是那样的甜蜜,说得是那样的得意。她和同行的一位作家寒暄了一会儿,便回头对我们说“他的想法太偏僻”,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夜晚的菜籽沟满天繁星,宁静而安详。在木垒书院的教室里,这一晚却灯火辉煌,掌声不断。村里的自乐班正在为学员们演出,演员都是村里的农民,他们虽然没有专门的演出服装,却衣着整洁,有模有样,激情饱满。虽然没有经过专门培训,不管是新疆曲子还是秦腔,拉的拉,唱的唱,有板有眼,场面十分热闹。

    这里是传统文化的传承基地,国学在这里发扬光大。

    这里弥漫着浓郁的艺术气息。传统的农耕文化、画儿一样的景色、厚重的廊房建筑无不激发着作家、艺术家的创作灵感,山、水,牛、羊,憨厚的农民都是艺术家绝佳的模特,连高二嫂说话都带有艺术色彩。

    这里是高雅和乡土融合的所在,是农民、作家、艺术家共居的村庄。这里收获的不仅仅是庄稼,还让你思想碰撞,头脑活跃,是诞生文学大作和高超艺术品的根据地。

    这里是人们成就梦想的处所。

    刘亮程先生在悄悄地影响、改变着菜籽沟。

    这是一个来了还想来的地方。

 

关键词:

上一条:绿韵
下一条:《八月迷情》 音乐谱写的童话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