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瑶池笔会 > 散文 > 正文

一片河滩的变化

2017-10-07 13:12:43编辑人:来源:昌吉日报

分享到:

□侯彦姣

小时候去上学总要路过一片河滩,那片河滩很大,河滩上铺满了大小不等的石头,没水的时候,人们会横穿河滩走出一段大体上平整的路。当年的那条路,有些坑坑洼洼,有些高低不平,还有一些沟沟坎坎,总之是一段很不平整的路。

清一色的石头河滩,让人看不出它的美,每到洪水泛滥的季节,那条河滩两边总会聚集一些人,大家都在寻找着趟过那条河的最佳地点。每到发水的季节,母亲总会千叮咛万嘱咐:“水大的时候,千万不要趟水过河,哪怕不去上学也行。”一直非常重视孩子教育的母亲能说出这样的话,话中蕴含着无尽的母爱,如今想来除了感恩那份深厚的母爱,我还能说些什么呢?那时偶尔厌学的时候,几个同学一商量,便一起回家告诉父母,今天水太大了,没办法趟过去,于是安心的逃过一天,第二天老师问起的时候,给老师解释一下,老师仿佛也非常理解,毕竟安全非常重要。当然这样的事情对于我来说好像只有一次。毕竟河滩很大,会有分流,我们可以选择在洪水分流之后的支流处趟过去。有时候,遇见好心的司机,也会将我们带过去,我们时常也会开心的感谢这份来自陌生人的关爱。

随着上学地点的变化,我也慢慢离开了那条河滩,后来干脆是好多年以后,才能重走一次,但每一次经过那段路,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上学那会趟过那条河的一些情景。我们挽起裤脚,相互搀扶着,有嬉笑、有紧张、也有过害怕,总之一切过去离我们越来越远,远的甚至让我想不起曾经发生过什么,只有一些星星点点的记忆仍会时不时地闪现,或许也会成为记忆中的永恒。自从离开那片河滩后,我再也没有体验过站在河边想着怎样趟过那条河的感受。

后来我工作了,更是无法再经历趟过那条河时的感觉,但因为工作的原因,我时常还会路过那条河滩,但每次经过那片河滩,我不但感觉不到车的颠簸,还能欣赏到两岸美丽的风景,原来河滩两边早已绿树成荫,河堤两岸也有了混凝土护墙,挡住了洪水蔓延时的冲刷,洪水已经不能顺着河滩肆意妄为的冲刷,也无法再阻止人们的通行,而是顺着行洪道流向下游的水库,再由水库流向灌区农田,滋润干涸的禾苗。短短十年的时间,河滩上游的山脚下建起了一座中型水库,将山涧流水汇聚其中,遇上来水量过大,上游水库开闸泄水,洪水沿行洪道,流入下游的另一座水库。一切就像行云流水般恰到好处。

当洪水不再有的时候,洪水泛滥时的壮美,就成了一种记忆,如今走在当年的那条路上,即使遇上春洪、夏洪,秋洪,洪水也只能是沿着防洪堤畅流而下,我看不见它的汹涌,更看不见它肆意妄为的冲刷河堤两岸,倒像海浪拍打着海岸,河滩还是那片河滩,所不同的是国家河道治理项目工程,已经将原来的河堤改造成集观赏与防洪为一体的水利工程,它看起来是那么的美,是家乡的一道风景。我已经再也找不到从前的那种感觉,原来上游是中葛根水库,下游是元山子水库,中间有河道治理工程保护河滩两岸不再坍塌。河滩已经再也无法阻挡人们的过往,河滩困境已经成为一种记忆,未来可能还会变得更美。这种变化,不管我是否离开,它总会时不时的敲击我的心灵,告诉我故乡的变化,已经不再是点点滴滴。

 

关键词:

上一条:我要大声说出来
下一条:村里的妈妈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