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瑶池笔会 > 散文 > 正文

新疆时间

2017-10-11 12:34:06编辑人:来源:昌吉日报

分享到:

□徐玉向

初来南疆,最纠结的还是时间。

到南疆后的第一个早晨一觉醒来发现已是八点多,而天才刚刚亮起来,中餐则安排在了一点半,到了晚上十点发现太阳还没有回家,习惯性工作到凌晨一点也竟然没有睡意,接下来一段时间每天如此。再看到钟表、手机、平板上的时间就觉得十分惊讶,但是又并没有什么不妥,身边的人都这样作息啊。于是决定把时间忘记,不再看钟表、手机、平板上显示的数字,一切跟着感觉走。

从库尔勒下博湖、焉耆,一条公路穿出天山余脉,两边排放着沙丘,而路的尽头则伸向了长空。这些沙丘定是从塔克拉玛干沙漠偷跑过来的吧,那它们一定也是赶了许多的路。你们可以在这里歇脚,可是我的征程才刚刚开始啊。

初上车时着实兴奋了一段时间,不久便昏昏欲睡,最终索性睡去。梦中仿佛听到千军万马在这沙丘间相互厮杀,是楼兰的号角?是渠犁的铁弩?是乌垒的长戟?

冒顿单于的战马已随风而去,班超正带着龟兹、鄯善等八国联兵向着焉耆奔来……

不知睡了多久,待被叫醒之时便以为到了天的尽头。孰知伸头一望却是无边无际的湖水,湿润的气息萦回在鼻尖,一时仿佛回到了江南。身前湖天相连,而身后则是连绵远山和无尽沙丘。惟日头火辣辣的咬着裸露的皮肤才觉得一丝真实。

公路边上成片成片的向日葵一直昂着脑袋。自钻出土壤,便日日夜夜,向着太阳,向着天空,向着风向着雨昂起脑袋。

突然想起昨天网上看到的关于“天鹅哥哥”的新闻。今年28岁的昂秦是巴音布鲁克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护员,他是“天鹅爸爸”拉格娃的儿子,外号叫“天鹅哥哥”。“天鹅爸爸”救助的天鹅有上千只,而他从2009年至今也救助了200多只受伤的天鹅。

昂秦说每年都有成千上万只天鹅等珍禽来巴音布鲁克栖息繁衍,父亲每天都会带着他骑马巡湖,这些年来,他已将天鹅当成自己的“兄弟”,和天鹅在一起是最快乐的事。

看来天鹅爸爸和天鹅哥哥也善于忘记时间的人,要不然也不会一个用大半辈子照顾天鹅,另一个已用了将近十年来接班。

开车的小赵指着路边的武警说这些当兵的也真耐旱,这么大的太阳,一个人、一片毡布、一瓶矿泉水,一个值勤点一守就是一天。我问南疆有多少这种情况,他说很多,数不过来。

我想这些战士也是善于忘记时间的吧?他们心中只有军人神圣的职责。一名战士也许要在这里守一年,也许三年,或是更长的时间,千千万万名战士轮流守卫在祖国的边陲,也只有这样百姓才能安成乐业,国家才能长治久安。

终于,不再为时间而纠结,我的征程才刚刚开始。

 

关键词:

上一条:结亲感悟
下一条:庙尔沟的一个秋天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