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瑶池笔会 > 散文 > 正文

庙尔沟的一个秋天

2017-10-11 12:42:11编辑人:来源:昌吉日报

分享到:

□瓦那

黄昏时分,山雨欲来。山白杨在等待中显现金黄色。这时候我一个人逆流而上。一个不远不近的山头独立一棵松,我误以为是一个模糊不清的人停顿在那儿。让我看,迷惑不解。我置入暮色苍茫。清流浸入我双眼。天山河流迎面冲下。

第二天早晨一瞥,鹰结伴在这里忽近忽远飞掠。

上午一时间无所事事,一个人走到头屯河河床。

到庙尔沟,总要经过这一段河床,经过一座桥。桥两边分属两个区域。一桥之隔,以河为界,外地人不轻易知道,总以为是一个地方。这里多少年没有变化,河水日复一日地流淌,只是这里年复一年破旧。

这棵树是庙尔沟的守望树。与它比肩而立的还有一棵树,组成天然大门。这是进入庙尔沟乡政府的入口处。

这次我来这里很安静,比如当晚入睡招待所,十几间房子仅我一个房客,我也不寂寞,读自带的一本书。

头屯河岸边出现了就地取材的庙尔沟小型文化广场。广场中心是冬不拉琴造型。

哈萨克文学之父、大诗人阿拜的塑像,静静地屹立在庙尔沟文化广场。我有一册《阿拜诗选》。

我去乡政府附近的库力巴合提老人家。她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哈萨克花毡制作技术代表性传承人。她家里有好几个获奖证书。她一边做刺绣,一边与我交谈,借助翻译,我知道她说了这样一句话:我获得了尊重。

乡幼儿园里,双语流利自如的汉族孩子与哈萨克族孩子在一起做游戏。这时我走进来,看见他们之间的游戏,顺手抓拍下来,没有刻意组织。我与这两个孩子当时对话,也记下了她俩的名字。

谁也不知道我一个人在头屯河河岸走走停停,看看想想,逗留了一个多小时。

天山雪水在这里从来没有断流绝河。

当地人要饮用水,就从这里直接提一桶水。渴了,掬水而饮。

河床里有一些很有意思的大小石头。有的大石头中夹杂着小石头。石头中的石头。镶嵌中的你我。浑然一体的凝聚。超自然的力量。

 

关键词:

上一条:新疆时间
下一条:河对岸那个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