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瑶池笔会 > 散文 > 正文

午后安宁

2018-01-24 11:10:57编辑人:李丹来源:昌吉日报

分享到:

午时,从家走出。

昨夜的雪已堆到小路两边,路边的干花枝任那白白的、软软的雪帽子戴在头上。天好蓝,阳光明媚得直接能照透你。刚走出小区大门,一个皮肤黝黑的少年径直跑向我,向我借手机打电话给爷爷,我虽心中犹豫,却动作娴熟地把手机掏给了他,少年打完电话说了声谢谢,就走了。

我要去赶公交车。

大马路在冬天的三九天里被阳光晒得附上了黑色的海藻膜。我脚踩在黑糊糊、湿漉漉的马路上,却感觉从未有过的踏实。阳光真好,亮得直晃我的眼。马路两边的雪静静地躺着,不远处的楼房静静地矗着,人们走路的样子似乎也慢了下来,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也显得格外有姿势。站台上等车的人,时不时地张望着公交车驶来的方向,也不忘顺势聊上几句平平淡淡的话。不知什么时候,那个皮肤黝黑的少年在我眼前精神地晃来晃去,像小马驹子,他说话的样子很有架势,足足一个男子汉的派头。公交车来了,我准备掏硬币,少年了当地对我说:“阿姨我有公交卡,我帮你刷。”我说:“不用!我有零钱。”上了车,少年绕过几个空座位径直站到了最后面,我就临窗的空位上坐下来。

车向前驶着,窗外的活物向后流着,虽是流着,却一个比一个清晰。站台上等车的欢喜人群、高大静穆的建筑、呼啸而过的忙碌车辆……我看着他们从我眼前划过。

上十字站到了,我下了车,脚又一次稳稳地踏在了附着海藻面膜的马路上。过马路时,我左右看了看,没有车。我背稳了包,让脚稳稳地踩着地,静静地、慢慢地走过马路,一直走到单位。

原来,静是如此温润。(唐勤)

 

关键词:

上一条:等待一场雪
下一条:难忘第一次在部队过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