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瑶池笔会 > 散文 > 正文

大年夜,我在井下值班

2018-02-22 13:10:42编辑人:来源:昌吉日报

分享到:

周脉明

二十多年前,我在煤矿井下掌子面采煤。春节临近,单位发出通知:全矿职工除夕、初一和初二三天放假。“春节轮流值班表”上竟然也有我的名字,而且把我和我的师傅一起排在了除夕那天。

师傅是负责全矿安全的副矿长,安排春节值班理所当然,而我一个小小的采煤班长,春节值班是不够级别的。我为这一“殊荣”暗自欢喜。所以,除夕这天早晨不到七点就来到了值班室。师傅早已经换好工作服、背着矿灯坐在值班室了,手中还拿着一只小刨锛。

“师傅,井下又没有人还下井啊?你换这身工作服干嘛?”我有点莫名其妙,听别人讲过,春节值班其实就是走过场。既不用下井,也不用干别的,只在值班室和人侃大山、看电视、睡觉,而且还挣双工,是一项美差。

师傅看了看我,挥了挥手中的刨锛笑着说:“在煤矿工作快30多年了,每天不下井就会觉得身上痒痒。怎么样?陪我井下走走吧……”

没办法,碍于师傅的面子,只好匆匆换上工作服,领了矿灯随师傅向井下走去。

我们的煤矿是一座年产原煤不到100万吨的中小型斜井煤矿,我和师傅聊着天很快来到了底盘道,各自手拿矿灯向前走着,两道雪亮的光柱向巷道深处延伸。

不一会儿,便到了掌子面。全矿共有4个掌子面,我和师傅挨个掌子面转悠,师傅拿着刨锛一会儿敲敲梆,一会儿敲敲顶板,一会儿又敲敲底弯道铁轨……很快我俩就转悠完了3个掌子面。当我们转悠到301掌子面时,忽听里面传出:“吧嗒……哗啦……”我和师傅都听出来了,这是顶板岩石脱落的声音。

我和师傅立刻拿着矿灯往掌子面两边一照:呀!我吃了一惊。原来掌子面两边的铁腿立柱各倒了七根,还有无根倾斜的,顶板岩石正在不时地往下脱落。

“我还真的猜对了,小皮这熊玩意儿光想着回家过年,干活就是毛楞。你看看,如果掌子面抽顶,初三怎么开工出煤啊……”师傅气呼呼地嘟哝道。

“那咋办?就我们俩,不能在大过年里维护掌子面吧……”我担忧地说道。师傅口中的“熊玩意儿”小皮是301采煤队的一位班长,一点工作能力也没有,工作中经常出现事故。可是,他的姐夫是后勤矿长,每次出事由他姐夫罩着,他都安然无恙。

“唉……咱爷俩就在掌子面过年吧。”说着师傅进了掌子面,我只能跟了进去……

当我和师傅把掌子面收拾利索,衣服都湿透了,脸被汗水和煤尘给化妆成了花脸,脚一步也不愿挪动。当我们拖着浑身的疲惫走出井口门时,新年的钟声刚刚敲响,矿区内灯火通明,爆竹声声,空中火树银花,好看极了。

这时,随着一阵汽车的马达声,从煤矿大院外齐刷刷射进几束光柱,很快停在了我们面前。原来是集团公司的领导来我们煤矿节日查岗来了。

一位带队的集团公司的领导看到我俩的狼狈样子,得知我俩在掌子面干了14个多小时后,紧紧地握着我俩没来得及洗的黢黑的手,激动地对在场的人说:“大家看到了吧,这就是我们的煤矿工人!他们身上表现出来的主人翁责任感是别人替代不了的……”并且当场让人通知集团公司保健食堂立刻送来饺子和年夜饭,要和我们一起吃年夜饭,喝团圆酒。

那天,我和师傅第一次和这么高级别的煤矿干部一起吃饭,而且是年夜饭。


关键词:

上一条:难忘第一次在部队过年
下一条: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