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瑶池笔会 > 散文 > 正文

看电影

2018-05-15 18:24:46编辑人:来源:昌吉日报

□ 姜华

我10岁以前,的确从未看过电影,甚至也很少听人说过。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也就是我9岁那年,响应上级号召,“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随家里人下乡,到巴山深处一个距县城20多公里的木场村安家落户。那时我已上小学三年级,读书的学校地名叫玉皇庙,玉皇庙旁边有一座戏楼,据传建于明代,离地约1.5米,楼上前后隔开,前台约20平方米用木板铺面,算是舞台,后边隔成两间,是男女演员更衣间。房顶共有6角,拱斗飞檐很是别致。说起来很惭愧,就是这座旧戏楼,使我第一次认识了电影。

1972年秋天的一个晚上,我们一家人正坐在煤油灯下吃洋芋拌汤,墙上有线广播突然响了起来,先唱一曲《大海航行靠舵手》,然后就是大队长沙哑的声音:“全体社员同志们,为了庆祝秋粮大丰收,大队专门从公社请来了电影队,明晚在玉皇庙小学放映电影,请社员同志们前去观看。”哇!有电影看了,我兴奋得一夜未睡着。第二天放学后,我家都未回,让同学给家里捎信给我把饭捎到学校,我从下午4时一直等到7时,电影队的两个同志终于来了,搬桌子,拉电线,挂银幕,抬发电机,这一切对我来说都是那么新鲜。电影晚8时开始,先由大队干部讲话,讲话完后放映京剧样板戏《智取武虎山》和《红色娘子军》,这一晚,我比过大年还高兴。

后来,我就与电影结下了不解之缘,只要打听到公社或哪个大队放电影,晚上就约上伙伴,打上火把,再远也要赶去。尽管那些年放映的电影很单调,但我一遍一遍地看,百看不厌,经常是晚上赶几十里路去看电影,回家时已是凌晨,正好赶去上学。后来,到县城上高中,适逢襄渝铁路建设,5949部队几乎每周都放电影,我过足了电影瘾。《难忘的战斗》《南征北战》、《地道战》等一大批战斗故事片就是在那个时期看到的。

八十年代初,我随家回到了城市,看电影就方便多了,县城有影剧院,坐在里面又宽敞又舒服,请朋友,谈恋爱都是去看场电影。那时候看电影成了一种时尚、一种时髦。

后来,电视也走进了千家万户,先是黑白,后是彩色,先是小的,后是大的,先是纯平的,后是数字的。国内的,国外的,几百个频道的电视节目任你挑,由你选,足不出户便知天下大事。加上生活节奏的加快,人们的闲暇时间越来越少,电影被明显的冷落了。昔日影剧院门口车水马龙、人潮涌动的情景今日已经不再,但电影已深植我心,挥之不去。

戊戌初夏,我下乡再次经过木场小学,但见昔日的玉皇庙戏楼已破败不堪,回想起当年的往事,心头不禁掠过一丝淡淡的忧伤。


关键词:

上一条:只要良知还在
下一条:微友建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