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瑶池笔会 > 散文 > 正文

幸福风景

2018-06-12 11:59:23编辑人:来源:昌吉日报

□ 崔立

难得的清闲,我捧了本书,择一毯子,铺在一块绿地上看。

一侧的步道长椅上,一位奶奶搀着爷爷在旁边坐下。爷爷要坐,奶奶拦住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巾,就着长长的椅子轻轻擦拭了下。然后,奶奶扶着爷爷,让他缓缓地坐下。坐下后,爷爷颤颤巍巍的手伸向奶奶斑白的头发,从她的发丝之间拣出一片枯黄的叶,很简单的一个举动,爷爷几乎花了一分多钟的时间,手伸上去,始终抓不住枯叶。奶奶倒是不急,也不催,平静的坐在那里,任爷爷缓缓地拣拾,像在耐心地等待一片花瓣的慢慢掉落。

爷爷奶奶开始了交谈。

奶奶讲话的声音很大,大到有点不可思议,为什么会这么大的说话声?“……你说刚才那几个小伙子,是真好啊。理发还真的不要钱,你看他们给我们理的也是不错,塞给他们钱,还真的不要。我看他们跟我孙子差不多,也不容易啊……”奶奶一开口就停不下来,一连迭地在和爷爷说,是怕爷爷听不见吗?

我只能做个听众报以微笑。

爷爷凑近我:“不好意思哦,老伴耳朵不好啦……”

我笑笑:“没事,没事。”

奶奶继续说着话:“老头子,我可一直在想啊,想我们年轻的时候,想我们结婚的时候,想我们生儿子的时候,想我们送儿子上学的时候,还想孙女出生的时候,这时间过得可是真快哦,转眼间咱们的孙女也都要嚷嚷着要结婚了,你说这小毛孩儿啥时候就长成大人了呢,啥时候咱两个就老了呢……”

爷爷静静地在听,脸上带着很有兴趣地表情。

奶奶又在说着话:“……你说咱们晚上吃啥呢,昨天你烧的那个红烧鱼,吃是很好吃,但就是骨头太多了,我怕像上次那样又堵在喉咙口,又是喝醋又说咽饭的。我像吃那个扁豆,对,就是那个红烧扁豆,年轻时候你记得吗?经常给我烧,烧得可好吃了。还有那个丝瓜蛋汤……”

奶奶说着话儿,声音高亢着,慢慢地越来越低了,再慢慢地,突然就没有声音了。

我已经放下了书,谈不上奶奶影响到我,反而是我对奶奶说的话儿挺有兴趣,挺有那么点儿生活的味道。

此刻,奶奶靠在爷爷的肩膀上,闭上眼睛,竟是已经睡着了。爷爷朝我眨了眨眼睛,说:“小伙子,对不起啊,打扰你了啊。”

我说:“奶奶说的挺好的。”

我主动和爷爷一番寒暄,原来二老都八十多岁了。聊了会儿,奶奶还在熟睡中。我该走了。我和爷爷道着再见。又望了安静沉睡中的奶奶一眼,突然觉得那是最幸福的风景。


关键词:

上一条:不朽的匹诺曹
下一条:日子好好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