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瑶池笔会 > 散文 > 正文

家乡的芦苇

2018-06-20 11:34:03编辑人:来源:昌吉日报

□ 叶薇

每逢端午节,按照惯例,我都要在市面上买几把新鲜的苇叶回家包粽子。这窄窄的、青葱的、鲜嫩的苇叶,唤醒了生活的新意,也唤醒了我的记忆,不由得想起了我的家乡——北庭, 那里是芦苇的故乡,也是我热恋的土地。

在那里,河流环绕,湾湾岸岸,不管是水沟还是河滩,房前屋后,凡是有水的地方就有芦苇。芦苇喜欢湿地,有水源的地方长得格外茂盛,根系扎的很深。在北庭古城东面和北面的古河道至下游地段,还有大大小小的湖泊,湖水滢滢,芦苇丛生,水草丰茂,不减当年。繁衍到了现在,北庭周边依然是湿地、沼泽,河流居多。行走在故乡里,眼光一瞥,就能瞥到一大片一大片的芦苇。

小时候,在我家村西头,有一条小河。河畔长满芦苇,从南向北蔓延着。河水的哗哗声和蛙鸣声,伴我从儿童走向少年,记忆中,那条小河就是我的乐园。

每年春天,枯萎的芦苇就焕发出勃勃生机,无数小芦笋穿过枯枝败叶,从腐烂的根部拱出水面,等待小荷初露。远处看芦苇浓稠茂盛,成了绿色的海洋。近处看,微风中抖动的苇叶如无数条碧绿的绸带,那绰约的风姿犹如仙女下凡。这时候,鸟儿也忙着在芦苇丛里做巢,呼朋引伴卖弄清脆的喉咙。

布谷鸟开始叫的时候,端午节如期而至。芦苇展开紫色的丝绒,已经急不可耐地抽穗、开花,宽阔鲜嫩的叶子等待着人们采摘。常听奶奶说,粽子好吃不在米上,而是在于包粽子的叶子。包粽子的叶子有两种,一种是粽叶,一种是苇叶,芦苇叶子清香,包出的粽子,清香软糯,一开锅,迎面一股清新味道,里面的糯米、枣子、花生都染上了香味儿。

孩提时代的我,对端午节的那份渴盼,总是从芦苇刚刚在水里冒出小尖尖时就在心里萌芽了。伴随着苇叶的渐渐长大,对端午节的期待也越来越浓,每天只要路过苇塘,都要多看几眼苇叶,天天盼着芦苇早日放叶,快快长大。纤纤芦苇,在那些缺吃少穿的日子里,总令我感动,煮在锅里的粽子弥漫出的清香味,渗透了整个童年的记忆。

在北庭,芦苇浑身是宝,芦花穗可以做笤帚,花絮可以填枕头,苇叶可以用来包粽子,鲜嫩的芦根可以生吃、熬糖,老的可以入药。成熟的芦苇,可以织席子,编织工艺品。主妇们用芦花和布条、麻绳、线头给孩子们做出一双双暖和的“毛窝窝”鞋,足以让孩子们安然度过一个冬天。等到来年,“毛窝窝”穿破了,新的芦苇又长出来了。

在我的家乡,芦苇首先是农家盖房铺顶的必备材料,铺在房顶上的芦苇,都是精选植株高大粗壮的苇秆,它们透气性好,坚韧结实,历久耐磨。传统老房子的房顶,一般椽子上面先铺一层苇箔,在撒一层厚厚的麦草,上面撒土,再抹一层黄泥,房顶基本就建好了。这样的房顶,厚实美观,冬暖夏凉。

所以,每到冬天,芦花便从田野里消失了——芦苇被人割走了,拉回家去盖房子,谁家要苫房子,一入冬就要准备苫房草,待来年好用。

冬闲时,人人都到河边打苇子,将芦苇从根茎处割下,然后打成一捆一捆的,要绑的结实、牢靠,还要整齐、漂亮,这样才能方便背回,垛成小山。等来年春天,精挑细选后,再捆成小捆,平铺在地上,坐实碾展后,交给女人们,编成一张张苇箔。

过去经年,那些人,那些事,快乐的,忧伤的,都深深刻在了岁月的年轮里,永不褪色。

现在,我长得已经比芦苇高了,也长老了。但每次回乡,远远地望见那一大片茫茫的芦花,心中还是会感到分外温暖和踏实,看见芦花了,就快到家了!

每当这时候,发小们总要尽可能聚在一起,大家不约而同来到坝堤,驻足、观望,置身在这静谧的芦苇荡中,重温儿时的梦,总觉得有东西哽咽于喉。

苇叶缠绕着、碰撞着,一次一次的仿佛在诉说,心中顿生阵阵伤感,往事一幕幕,还没有仔细品味,就已经人过中年,当年天真无邪的孩童如今已近不惑。像小时候一样,闻一闻芦苇的清香气息,听一听芦苇丛中的啾啾鸟鸣,欣赏大片大片茂盛的芦苇迎风招展的美景。伙伴们欢笑着,戏嬉着,合影留念,或在芦苇中静卧,或在苇秆中穿行,任芦花在自己的眼前曼舞,心绪也随着芦花慢慢地飘向远方,带着那份对她的钟情、对她的挚恋,还有那些追思不完的故事,都融化在了茫茫的苇海之中。

风吹芦花,那是一季的期待,那是一生的心许,那是一季的浪漫情怀,回味着,飘散着,多少次梦里,它总是与家连在一起,一次次回望,一次次追忆,让我不得不将它藏在心底——在那里,芦花一直在开,开在我的故乡里!


关键词:

上一条:生命因援疆而精彩
下一条:麦收记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