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瑶池笔会 > 散文 > 正文

温暖的雨

2018-08-29 11:14:09编辑人:来源:昌吉日报

分享到:

□ 丁显涛

傍晚时分,和妻子外出散步。稀稀落落的雨纠缠了一天后依旧没有罢手的意思,天空中布满了浅灰色的阴云,不浓不淡,打扮着头顶这块天域。没有风,但有一丝凉意,对于连续多日的高温燥热来说,已经很是舒爽了。

我们散步的路途是从家到三四里之外的公路桥上,不算远。这条通往西村的路上车辆也不多,人也少,我们之所以选择这个去处,图的是清静。少了吵吵闹闹,安安静静地走一段属于自己的路,身和心都会舒服,这就足以让人满足了。如今的世界不缺少繁花似锦,更不少什么喧哗热闹,唯独缺的就是安静,尤其内心。

今天路上散步的人寥寥无几,可能是怕随时到来的雨。到达了目的地我们原地休息,桥下河水已经涨了不少,在宽阔的河床上发出哗哗流动的声响,充满活力。

两个六七十岁的老人正在桥西头的护栏上压腿,他们压起腿来十分困难,很难把腿压下去,看表情龇牙咧嘴的显得有些难受。妻子看不下去了便说:“大爷,压不下去就别压了,多遭罪。”听到妻子的话一位身材略显魁梧的大爷笑着回答:“姑娘啊,越是压不下去就越得压,慢慢的就会好转的,否则这辈子就这样喽。”他把左腿放了下来又把右腿放上去接着压,接着说:“其实做什么都需要坚持有耐心,你对它好它就对你好,比如婚姻也是啊,你看是不是这么个理儿?”我们连连点头,没想到老人家说得头头是道,真不简单呐。

我们正慢条斯理的往回走,妻子在身边突然冒出一句“下雨了。”我抬头望着一切如常的天空,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两样,正纳闷儿着,雨点滴落在我额头上,“看来是下雨了,不过下雨有什么不好,雨中散步别有一番情调和味道啊!”我伸出手臂迎向天空拥抱着雨,妻子不满地瞅了我一眼。

雨不大也不小,淅淅沥沥的,正是我喜欢的那种。雨太小牛毛般飘洒,即使落在身上也没什么感觉如同隔靴搔痒,觉得不是真正的雨;雨太大如盆倾瓢泼,有了感觉但少了份从容与淡定……

很喜欢宋朝诗人方回的《细雨》“云无又有之,细亦不毫丝。未许迎眸数,才容洒面知。积能成树滴,散忽被风吹。野烧痕初动,春鞭政要诗。”喜欢这种雨的感觉,每每徜徉在雨中都会细细品味这美妙的诗意与境界,算是自己对这份细雨的痴情与爱恋吧。

独自行走在细雨中,人就变得自由自在了,觅得一份难得的宁静,什么都可以想也可以什么都不想,静听雨声沙沙作响,万千雨滴精灵般从天而降,任凭雨顽皮的跳上你的头,亲吻你的脸,和你说着悄悄话,用温柔的小手轻轻捶打你的后背……它们落在山川河流,落在花草树木,落在丘陵田野,落在村庄或者地面又扭打在一起交融在一起,成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雨是有力量的。它们欢笑着、嬉闹着、蹦跳着,你追我逃,它们每一次降落都是一次对话,一次寄语,一次内心的独白……此时此刻它的美妙歌声只有庄稼是最懂的,歌声中使它们告别了慢如长夜的炙烤与煎熬,重又获得绿色新生和向上的金色力量。雨落到我饥渴的内心,我也读懂了它。

雨依旧不大不小的下着,我依旧不紧不慢的走着,从身边匆匆而过的人们,用异样的目光匆忙扫了我一下,好像要探测我出了什么问题,是不是脑子已经进去雨水了,然后快速离去。而我想到这儿不由地一乐,匆忙的人又怎能体味到雨中漫步的愉悦呢?

起风了,是有一股寒意袭来,但那有什么呢。望着陪伴左右的妻子,望着从天而降的雨,我再次张开双臂,感受雨的温情与拥抱,要知道这雨是温暖的雨……


关键词:

上一条:最后的麦子
下一条:秤的分量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