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瑶池笔会 > 散文 > 正文

二十五年的伙伴

2018-10-09 16:34:25编辑人:司梦扬来源:昌吉日报

□ 段蓉萍

翻看日历,那是一九九三年的事情了。我记得是十二月份的《昌吉报》刊发了我的一条几百字的消息,手捧着报纸激动的心情可想而知。这是我第一次写的稿子见报,且得了五元稿费。为领取稿费,在邮局整整排了两个多小时的队。这哪里是五元钱,分明是一张激励我爱上写作的船票。

当时我在一所基层工商所任内勤,单位有宣传报道任务。这篇信息是我写所在工商所抓个体工商户职业道德教育的稿件。

此后,我便与《昌吉日报》结缘。

有一天,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他自报家门说是编辑,看我常常给报社投稿,很勤奋,建议我写写自己熟悉的人和事,大胆地写,把自己的真情实感写出来,能打动自己,也就能打动读者。

此前,我从未与他谋面。他的鼓励,燃起我写作的欲望,我在写新闻稿件的同时,挤出时间来写散文、随笔,并一封封地邮寄给编辑。我的稿子陆续见报了。这与新闻稿见报给我的感觉不同,但我又说不清楚是什么样的不同。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在写自己亲朋好友的过程中,我更懂得了感恩,懂得了理解,懂得了宽容。写作的过程是一个回顾、思考、沉淀的过程。当那些故人往事、成长的点滴经历以文字的方式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常常反思自己,他们为什么会让我感动,让我难忘,让我流泪?

又过几年,我开始困惑,仅仅在自我的小圈子里,我能走多远?此时,报社副刊的白编辑说,关注他人,关注社会,关注历史,关注脚下的土地,你有写不完的东西。他的点拨,让我豁然开朗。我深入乡村寻访那些有故事的老人,深入田野考察那些历史遗迹,查阅典籍找寻历史中的故事。我不仅渐渐揭开了故乡神秘的面纱,更让我钟情地域文化的写作。这让我写出了另一个天地。

日子漫长,继续迎接朝夕过往之时,我又觉得如此还不够,边看书边琢磨着写点其他东西。业余生活,我喜欢看书看画展,之后就尝试着写一写,激动时刻,挑灯夜战,完稿之时,颇有成就感。可转眼又心里七上八下,到底行不行呢?这个时候我遇到了副刊的史编辑,她鼓励我写,并给予我认真的指导,推荐我看有关书目。后来我写的观画感在报上发表了。画家老师看了很高兴,说写得不错,我也为自己打开写作路径而欣慰。这不能不感谢《昌吉日报》的编辑及这个平台给我的机会。

适应读者需求,改版后的《昌吉日报》增强了文章的可读性,力求简短有趣。为顺应这样的变化,我认真学习报纸所发稿件,结合个人写作实际,调整写作思路,根据栏目,有针对性地撰稿,很快我的稿子刊发了。令我惊喜的是收到报纸样稿时,收到一张副刊刘编辑的亲笔信。在这个电子的时代,突然收到一封带有墨迹,字里行间涌动着生动和温暖,真是感慨万千。编辑对作者的尊重与信任,工作的细致与用心,都深藏于这信中。读着信,更加觉得写作是一件令人快乐幸福的事情,因为有这么多爱惜作者的编辑,又什么理由不认真写好文字呢?

二十五年相伴风雨,二十五年见证成长,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是《昌吉日报》副刊的几任编辑给了我走上写作之路的信心,是《昌吉日报》这个平台,成就了我最初对文学梦的追求。后来我的散文集《心河》《心海》《古牧地纪事》上的文章最初都发表于《昌吉日报》。凭借着这几本集子,我有幸加入了新疆作家协会,又机会跟专业的作家学习交流,使我的文学路走得更远。这与昌吉日报社最初对我扶持密不可分,而那些编辑的无私帮助,更令我没齿难忘。

有人说,热爱文学的人,永远有一颗年轻的心。我虽已经步入中年,可对文学依然有火热的激情,我依然把《昌吉日报》当作我的良师益友,关注它在新时代日新月异地发展。我们都是发展历史进程中的见证者,那么我一如既往地会用我的眼睛、耳朵、鼻子、双脚以及那颗跳动不息的心去感知这个火热的时代,用笔书写我们的新生活。


关键词:

上一条:赞歌
下一条:去乡下望星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