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瑶池笔会 > 散文 > 正文

满觉陇的桂雨

2018-10-10 12:07:56编辑人:司梦扬来源:昌吉日报

□ 王吴军

到江南的杭州旅游,就是为了想去看看那处名叫“满垄桂雨”的风景。

“满陇桂雨”的“满陇”其实就是杭州的满觉陇。在出发之前,我专门找了一些与杭州有关的书来看。在一本书上,我知道了位于杭州西湖以南的那个名叫“满觉垄”的地方了,也了解到“满陇桂雨”这个名字的由来。书上说,“满陇桂雨”是杭州新西湖十景之五。具体位置在杭州西湖以南的南高峰与白鹤峰夹峙下的自然村落中,这里其实是一条山谷。五代后晋天福四年(公元939年)的时候,这里建有圆兴院,到了北宋治平二年(公元1065年)的时候,这个圆兴院改名为满觉院,满觉的意思是“圆满的觉悟”之意,于是,地因寺而得名,这个地方就成了“满觉陇”。满觉陇沿途的山道旁边,植有七千多株桂花树,有金桂、银桂、丹桂、四季桂等品种。到了每年的金秋季节,珠英琼树,百花争艳,香飘数里,沁人肺腑,若是遇到露水重的时候,桂花往往随风洒落,密如雨珠,人行在这里的桂树丛中,仿佛沐“雨”披香,别有一番意趣。顿时,杭州的满垄桂雨仿佛有着强大的魔力一般,深深吸引着我,在“满垄桂雨”这四个字的背后,一定隐藏着难以说尽的美。

当我终于来到了满觉垄,心情就一下子沉浸到人间难得美景中了。走进这里,坐在阳光洒落了满地的桂树丛中,一阵微风轻轻吹拂过来,我惊呆了,那一刻,身在其中,我才更加真切体会到了“桂雨”二字的无穷妙处。

满觉陇自明代开始,就是杭州桂花最为繁盛的地方,今天这一带的路旁、坡地、崖前、涧边,共种植桂花七千多株,树龄长的达二百多年,成为杭州赏桂花最著名的景点。满觉陇有三绝,那就是虎跑水、龙井茶、桂花香。可惜的是,满觉陇的桂花名气太大,人们到了这里,常常忽略了虎跑水和龙井茶这两样宝贝。明代诗人高濂在他的《满家弄看桂花》中写道:“桂花最盛处唯南山、龙井为多,而地名满家弄者,其林若墉栉。一村以市花为业,各省取给于此。秋时,策骞入山看花,从数里外便触清馥。入径,珠英琼树,香满空山,快赏幽深,恍入灵鹫金粟世界”,把满陇桂雨的,美景写得栩栩动人。清朝的张云敖在《品桂》一诗中写道:西湖八月足清游,何处香通鼻观幽,满觉陇旁金粟遍,天风吹堕万山秋。”秋游西湖,白日在满觉陇赏桂花之美,夜晚在西湖之畔赏月凉之皎洁,真是妙趣横生。秋日满觉陇赏桂花,是明朝以后才形成规模和气候的。然而,满觉陇却很快就因桂花而闻名,这里的秋日,桂花盛开,香满空山,落英如雨,真的是满陇桂雨,美不胜收。唐朝大诗人白居易写了江南忆的词,词中就写了桂花:“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我不知道白居易写的“山寺月中寻桂子”的名句中的“桂子”是不是满觉陇的桂花,但是,从此,“月中落桂子”的佳句便流传开来了。

平日里读那些典雅的古代诗词,只知道古人把缤纷的落花比拟成红雨,已经非常生动,没想到“桂雨”二字的意韵更胜“红雨”数倍。是何人能有那才情,竟然想出了这“桂雨”一词,替许多人在流逝的时光中留存了一份生动鲜活的风景,真是难得。

仔细想想,的确如此。

“红雨”二字当然也是美的,然而,这“红雨”二字却经不起太多的推敲。比如,和桂花同一季节出现的芙蓉,花落的时候朵朵飘坠,和桂花没有什么不同,只是芙蓉的花朵如苹果般大小,若是称其落花如“雨”,未免有些牵强。而桂花飘落如雨,则极其真切。不但真切,而且空灵。不但空灵,而且“桂雨”二字中还蕴涵着赏花人的脉脉深情,让桂花活在了人的记忆里,生动在流转的时光中,真的很好。

由“桂雨”一词的绝妙和生动,我又想起了记录孔子日常言谈的那部《论语》。《论语》虽然在字里行间都是大智慧和大见解,却都是孔子在无意间无心处说出来的。看来,伟大的思想和人间的美丽都存在于日常言谈和平凡的事物里。不过,需要有人用心体会,才能感知到其中的妙处。

不论时光怎样流转,美的事物总是永远存在的,比如杭州那满垄如雨的桂花。一切美好的风景和幸福的感觉都会在有情人的心里珍藏着,并且会始终生动如初,鲜活如初,美丽如初。

岁月流转,时光匆匆。在这样的流转里,处处生动着的不仅仅是时光,还有那些如桂雨一样旖旎动人的风景。有了这样的风景,生命中的每个日子才弥漫着无穷的妙趣,让人不敢辜负人生的朝朝暮暮。


关键词:

上一条:去乡下望星空
下一条:召 唤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