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瑶池笔会 > 散文 > 正文

那一盏灯

2018-10-29 12:15:50编辑人:司梦扬来源:昌吉日报

薄爱荣

“我在意大利首都罗马的梵蒂冈——教皇城——的博物馆里,看见了一座尼罗河的雕像。在这里,尼罗河是一位慈祥的老人,他右臂斜倚着人面狮身像,侧卧在地上,旁边堆着一垛高高的麦穗和葡萄。最生动的是它的身上,身边,爬满围满了许多活泼嬉笑的、赤裸裸的小孩子!有的站在他的肩上,有的骑在他的臂上,有的坐在他身边的麦堆上,有的三三两两地和他身边河水里的鳄鱼,撩拨嬉戏......”这是冰心童真妙趣的文字。

我喜欢这样的文字!枕头案边随手翻翻,一首诗一段散文即使碎片化的阅读也给我带来诗意的美。心愉悦了,劳累、困顿、失意和悲伤褪去。文学就是疗伤的,它能医治尘世间诸多顽疾。

我的前半生并没有读过冰心多少作品。青年时代我漂泊异乡,寄人篱下,囊中时常羞涩,借又无处可借,买不起《冰心文集》三卷、五卷本。结婚成家为人妻、为人母,割田刨地,籽种化肥柴米油盐酱醋茶,哪一样都比书重要。

读哪本书,热爱哪位作家,都是一种机缘。人到中年《繁星春水》让我真正认识了冰心先生,此生便爱了她!那次我赶毛驴车拉儿子逛毛纺厂,旧书摊上有本《繁星春水》随手翻翻,好书!好书!讨价还价以2元购得。这是我结婚多年买的第一本书啊。

在这些诗文里,我寻找发现自己,探寻生之本活之源,生命的要义。我呜呜大哭!无休止的耕田麻木了心灵,琐碎短浅磨平了生命的灵光。年少的豪情、青春的那个梦呢?

读着“一个人的思想/发表了出去/不论他是受赞扬是受攻击/至少使他与别人有些影响”。我责问自己:天地赋予你生命可曾绽放生命之光?混沌多年,我早已不是我!生命的意义一半是为自己所爱和爱自己的人而活,另一半是为人类的文明进步而活。在阅读中与冰心先生交流升华提高,生命有了质量。

又陆续读了冰心的一些作品。那些具有生命力的文字,在温婉柔和的美丽中唤醒爱,唤起一切生命的热望。一山一水一景一物都饱含情趣,人间、自然、生命都蓬勃葳蕤充满光亮,如一盏灯在心间。在这灯盏之下,我读书看报写字写文也写诗,过着乡间文人的日子,读书耕田两相宜。也在报刊杂志发表一些文字。述说生命,述说生活,述说乡村。

“大海啊/哪一颗星/没有光/哪一朵花/没有香......”人自身蕴藏着巨大的潜能,百分之九十九不曾挖掘,世俗、惰性、娱乐消遣又泯灭了它。

冰心先生八十岁之后,患了脑血栓、骨折,大病摧残着老人。她一笔一划练习写字,扶着矮凳一挪一挪练习走路,让生命燃起创作的激情,笔耕不辍,《生命从八十岁开始》,经过了八十多年的世事,经过了苦难辉煌岁月的砥砺,经过东西方文化的积淀蕴藉,月霜浸染,见天见地见众生,对尘世的爱恋更深沉,创作又登上了一座高峰,小说、散文、回忆录、杂文,呈现给世人。那种对人间的爱,以文字的方式生长着。事物都会消失,万物终归死亡;唯有文字是活着的——生着枝长着叶开着花传递爱与光明,从过去直到未来。

“我们都是自然的婴儿/卧在宇宙的摇篮里/繁星般嵌在心灵的天空”冰心先生多么爱星星!文集里处处有“星”字,在人间她没有虚度光阴,以自己生命的灯盏唤醒他人,照亮别人,自己也成为一代文学宗师,升腾星空成为一颗耀眼的星星。世上一个人,天上一颗星。这颗星一直闪亮在我的生命的天空。而今,冰心先生长眠在北京八达岭下。我许下一个心愿——到谢婉莹墓前,献上一支红玫瑰。

2017年深秋,我被迫离开村庄,城市的夜晚看不清星星。灯火喧嚣霓虹闪烁,星空呢,繁星不再美丽,我惆怅难奈,执拗地夜晚步行五、六公里,回到田野坐在渠畔望星空——天狗星、北斗星、牛郎星、织女星、仙女星、猎户星,银河迢迢,星汉璀璨。天上一颗星,地上一个人,地上一个人,天上一颗星。

哪一颗是你?哪一颗又是我?

东南方一颗星星一眨一眨,是冰心先生!她在说:“别沉睡,做自己的救赎者!”

关键词:

上一条:山顶之上
下一条:淘书的季节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