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瑶池笔会 > 散文 > 正文

难忘芦花美

2018-11-08 11:49:07编辑人:司梦扬来源:昌吉日报

□ 郑学富

“天接苍苍渚,江涵袅袅花。”金代诗人吴激在《同儿曹赋芦花》一诗中把芦花比作“袅袅花”,确实生动形象。不由地让我忆起初冬季节老家那一河的芦苇荡,柔软的芦花随风飘动,连绵不断,翻滚起阵阵涛声,真是“潇湘一片芦花秋,雪浪银涛无尽头”。

我老家的村后是一条自西向东流的小河,河水清澈见底,两岸绿树环拥,莽莽苍苍,河滩上水草萋萋,水中芦苇婷婷玉立,繁盛茂密,宛如一片片水上森林。芦花在人们的心目中,也许不是多么娇美和艳丽,但是它也很浪漫温情,充满了诗情画意。《诗经·蒹葭》里的千古名句:“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蒹葭,就是芦苇。那满河葱绿茂盛、萋萋苍苍的芦苇,我心目中的恋人在哪里?白居易《赠江客》中的“愁君独向沙头宿,水绕芦花月满船”的诗句,表达了诗人孤单一人,对朋友的无限思念之情。五代李煜的《望江南·闲梦远》“千里江山寒色远,芦花深处泊孤舟,笛在月明楼。”道出了芦花之中船上人的孤独,让人联想到这位后主的漂泊凄苦和心情的酸楚悲凉。古诗中的芦花往往被诗人用作悲秋的道具,抒发个人孤独思念的情怀。

芦花虽然貌不惊人,色不夺目,香不诱人,在人们的眼中,太平常太普通,不是多么名贵的花种,但是它却很实用。小时候是芦花陪伴我们度过冰天雪地的寒冬。那时候的农村,物资匮乏,大多数的孩子都没有棉鞋穿,没有袜子穿,大人们以芦花为主要原料,加上稻草和布条,编织成一种保暖的鞋子,整个鞋子的外部毛绒绒的,我们称为“毛窝子”或者“毛翁”。为了防止雪雨天鞋底渗水打滑,在鞋底上再加一层木板。鞋子里面空间很大,再塞上很多柔软的芦花,哪怕是赤脚,穿上它也暖和,而且还透气。编织毛翁,没有多大的技术,人人都会,唯有采摘芦花要恰到好处。采摘过早,芦花的花絮尚未展开,绒毛较少,保暖性较差;采摘过晚,芦花已充分成熟,花絮容易脱落,很难搓捻成绳子,影响编鞋和保暖质量。

芦苇还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老家建房子的原料,取粗壮的芦苇扎成耙子,可覆盖房顶,其上再铺上稻草或麦秸,用泥抹上。还可用芦苇在房子内做成篱笆墙,隔成里外间。烧火做饭,烤火取暖,菜园上的篱笆帐子,黄瓜、芸豆攀爬的架子等等,用途十分广泛。现在,老家都是水泥浇筑的平房或楼房,也不用芦苇建房子了,人们也不用毛翁取暖了。可是老家人并没有抛弃它、嫌弃它,而是更加珍惜,更好地保护和利用,将其打造成芦苇荡湿地景区。前来观赏、拍照的人接踵而至,络绎不绝。

深秋的一天,我又来到魂牵梦绕的老家小河旁,回味过去那难忘的岁月。一片接一片的芦苇静静地站立在碧绿的河水中,洁白的芦花在萧瑟的秋风中摇曳,芦絮在风中翩翩起舞,犹如数九严冬里的飞雪,在蓝蓝的天空中洋洋洒洒,正像南宋诗人陈允平《玉楼春》诗中所写:“晚风亭院倚阑干,两岸芦花飞雪絮。”芦花在空中飞着、舞者,又交织在一起,远远望去,白茫茫一片,好像是一朵朵白云,悄无声息地飘落在绿油油的麦地里、高高的房顶上和岸边的杨树枝上,银装素裹,分外美丽。傍晚时分,夕阳的余晖将满河的芦花映照成橘红色,平日里朴实无华的芦花沐浴在晚霞之中,犹如披上了新娘的红盖头,在微风中摇摆着婀娜的身姿,透露着少女般的妩媚。

“芦花白,芦花美,花絮满天飞,千丝万缕意绵绵,路上彩云追,追过山,追过水,花飞为了谁……莫忘故乡秋光好,早戴红花报春晖。”风中的阵阵芦花伴随深情的《芦花》歌声在老家的上空飘荡。醉了,游客;醉了,乡亲;醉了,家乡。


关键词:

上一条:故乡的冬天
下一条:最后一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