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悦读 > 畅销书阅读 > 正文

醉玲珑(78)

2018-04-26 12:32:07编辑人:来源:


  第37章 华容翠影怜香冷

  繁华尽去,已是清晨。

  清灯影落,流云屏风之上烟岚回转,撷云香缥缈如一层淡雾薄纱,凝凝练练,缭绕不去。

  卿尘轻轻替夜天凌拢好锦衾,放下帷幄垂帘。他仔细交待了一些事情,终于太累了睡去,睡时握着她的手,呼吸平稳,容颜安宁。

  卿尘侧身靠在他旁边,看他偶尔微微蹙眉,似仍在忍受着身体的不适,此时的他褪去了凌厉与果决,如一片安静的深海,仍给她无尽的力量。

  方才他含笑听她怎样学他的笔迹披阅奏章,怎样用龙符调兵遣将,怎样孤注一掷,布下那天罗地网。风云诡谲都在他低稳的声音中化作无形,今夜之前,她每一步都如临深渊。如果他不能醒来,那么她无论如何都是一败涂地。现在有他在身后,她可以肆无忌惮地行


事,哪怕巅覆这世界也无惧。

  幽深眼底渐渐浮起晨曦般的淡凉,卿尘将目光投向朦胧的帐顶,虽然倦意深深,却又无法入睡,所思所想尽是东海的战况。这时东海之上可能已打响了最后的决战,还没有新的战报传来,仍不敢有丝毫松懈。她心中各种事务纷杂,最后归于夜天湛俊朗的身影。

  此时此刻,她愿真真正正兑现曾经对他的承诺。却不知他,又是否能相信她?

  一切输赢胜败,现在已取决于他的态度,她在等待他最终的决定。

  扭头看到一个人影停在屏风外,似乎是白夫人,卿尘慢慢自夜天凌指间抽出手来,悄然步下龙榻,转出屏风轻声问道:“什么事?”

  白夫人道:“凤家昨晚将人送进宫来了。”

  卿尘凤眸轻轻细起,微一颔首,抬手示意白夫人不要惊动夜天凌:“带她们来见我。”


  天穹低远,阴雨蒙蒙,深深浅浅浓重的雨意里,殿宇楼阁一片烟色迷离。

  翠瓦低檐下雨落如帘,琼阶微凉,朱栏半湿。紫竹静廊从御池旁曲折而过,点滴雨声,一池绿萍浮沉,碧色幽浓。

  穿过长廊,几个眉目秀婉的女子随白夫人入了内殿,沿着寂静的殿廊越走越深,渐闻幽香轻暗,最后到了一道珠帘之外。几个女子垂首敛声站在下方,只见眼前瑞纹祥云玉砖之上满是冰晶样的光影,其后木兰纱绡静垂下缥缈的花纹,依稀有个清淡的身影斜倚鸾榻之


上,合眸养神,手边垂下一道明黄色的奏折。

  白夫人见皇后似乎睡着,不忍惊扰,只命几人跪候在旁,轻声上前将落在榻下的奏折拾起来。却只这点细微的声响,卿尘已然醒来,白夫人将奏折递过去,低声道:“娘娘,人带来了,其中两个已有了身子。”

  卿尘目光在那奏折上一停,以手撑额,静了会儿,抬眸往下看去。面前四个女子皆不过十七八岁模样,绿鬓纤腰,容貌姣好,低眉敛目跪在近前,看去都是姿态楚楚,秀丽动人。

  她眉梢微微蹙起,抬手指了其中一个女子:“你过来。”

  白夫人将榻前绡帘挽入银钩,引了那名女子上前,命她将手放平。

  那女子跪在镶金脚踏之上,只觉拂面一阵若有若无清苦的药香,皇后手指搭上了她的关脉。片刻之后,她忽觉腕上一紧,冷玉样的冰凉划过肌肤,眼前袖袂重重拂开,皇后已松开她手腕,“伺候过什么人?”

  冷水般的声音近在眼前,那女子心中慌乱,下意识往前看去,迎面一道清利目光直落眼底,似将人骨肉血脉都看得透彻。她匆忙低了头,不敢隐瞒,怯声答道:“回娘娘,是……是……二公子。”声音细若蚊蝇,满脸羞红。

  卿尘凤眸微挑,一抹清光透过珠帘摇曳扫向其他人:“你们呢?”

  几个女子皆惴惴不敢做答,只有一个声音忐忑响起:“凤相……”

  卿尘心间顿时泛起一阵厌恶,不由银牙轻咬。好一招偷龙转凤,此事凤家显然已谋划良久了。那阿芙蓉之毒一旦深种,害人身体,毁人意志,乱人精神,长久下去,服食者几与废人无异。凤衍收买御医令以药毒控制皇上,再将这样的女子送入宫中,一旦成功,天朝


江山易姓,改天换日,近百年基业一朝尽毁,落入他人掌中。

  凤衍行事阴毒至此,胆大至此,确实令人出乎意料。只是现在要铲除这祸患,却不得不顾忌凤家手中十六州兵权,若轻易动手,逼反凤家,则小半个天下都会陷入动乱,得不偿失。

  小不忍则乱大谋,卿尘深深吸了口气,慢慢恢复了冷静。

  流着凤家血液的身体里装着别样的灵魂,眼前的凤卿尘,可以令凤家步步登上荣耀的巅峰,便可以让其坠入万劫不复的地狱。什么家族,什么血缘,什么亲人,什么依持?天地之广,岁月之长,她只有一个亲人,生死相随,甘苦与共。与他为友便是她的朋友,与他


为敌便是她的敌人,任何人都不例外。

  卿尘起身步下鸾榻,缓步走至案前,将那奏折丢下,垂眸抬手,执笔而书。鲜红的朱墨划出浓重转折,洇进雪丝般的笺纸中,浸透纸背。她放下笔,将手一扬:“带她们下去,赐药。”

  一张雪笺,两副药方,一笔重墨,两条生命。

  几名女子惊惧的神情在卿尘眼底化作一片怜悯,然而那底处静冷无边。

  最后一丝哭求隐约消失在耳畔,卿尘默然伫立案旁,纤眉淡拧,缓缓抬手抚上心口,白玉般的脸上越发失了颜色。

  世上有多少情非得已,有多少无可奈何,明知是剜心彻骨的痛仍要加诸于他人,明知是无辜的牵连却不能心慈手软。这便是她和他选择的那条路,人世间至高无上的权力,放眼宇内,众生俯首,帝业辉煌,千古流传。在阴谋诡计的暗影中托起繁华风流,在铁血征战


的毁灭中靖安四域山河。

  踏血海尸山,指点江山万里,他和她携手一路走来,峰登绝顶,绝顶之处,路便要到尽头了。

  孤峰之巅万山苍茫,路到尽头,又是什么呢?

  卿尘闭目站在那里,过了好一会儿,心口传来的阵阵悸痛才略缓下来,转身低头,重新打开那道奏折。奏折上张狂的字迹映入她幽静的眼中,一连串人名官爵首尾相接,都是为凤氏一族拟定的封爵。

  她唇角浮起一丝淡漠的笑,无声无形,笔到字成,一个朱红的“准”字落于纸上,色如血,利如锋。


  帝曜七年春,帝都伊歌始终笼罩在阴雨连绵之下,轻寒料峭。

  对于天朝众臣来说,这无疑是一段不见天日的日子。

  五月初,昊帝忽染重疾,无法视朝,遂以皇后佐理朝事。自此始,内外令皆出于中宫,太师凤衍把持朝政,凤氏一族独揽大权,权倾天下。

  不过数日之内,凤家仅封侯者便有五人,其余提调升迁者不计其数,亲党遍布朝野。凤衍排除异己,扶植私党,素与凤家对立的殷家首当其冲。身为宰辅老臣的殷监正被以“妄议皇储”的罪名罢官夺爵,若非因皇后为皇上祈天纳福,不欲行杀戮之事,殷监正怕是性


命难保。

  朱门金楼玉马堂,墙倒楼倾尽作空。与当年卫家一样,几乎是一夜之间,门阀殷氏由盛转衰,一蹶不振。

  自此之后,朝中大臣但有非议者皆遭排挤,顺之者升,逆之者迁。凤衍擅权乱政,恣意妄为,举朝慑于其淫威,怒不能言,人人侧目以视。

  天朝自开国始,仕族荒淫靡乱至此达到极致。朝野内外几乎是政以贿成,官以赂授,冠冕名士道貌岸然,公卿大夫骄奢淫逸,令不少有识之士扼腕长叹,痛呼哀哉!

  朝臣欲面圣而不得,不日宫中令下,晋皇后为天后,垂帘太极殿听政视朝。百官群僚、番国使臣朝贺天后于肃天门,山呼千岁,内外命妇人谒。帝后并尊,自古未见,群臣震惊之余却无人敢有二言,三公之下,望风承旨。

  太极殿前珠帘后,一双清醒到寒冷的眼睛静静看着这一天滚水沸腾。仕族的骄横弄权,已让天下人无不愤恨,之后纵有滔天巨浪血洗门阀,也将是雨露甘霖当头浇,众望所归。



  第38章 昆山玉碎凤凰鸣

  长岭古道,数骑骏马飞驰而过,落下满天烟尘滚滚,一路东行,直奔琅州。

  数名玄甲铁卫护送斯惟云自天都出发,马不停蹄,披星戴月三千里,只用了不到五天时间便赶入东海都护府境内。待看到高耸的琅州城时,斯惟云似乎略微松了口气,但心中焦虑反而有增无减。

  因在战时,琅州城下精兵重防,对往来人员盘查严格。守城将士刚拦下这队人马,忽见当前一人手中亮出道玄色令牌,为首的中军校尉看清之后,不免吃了一惊。圣武年间便随昊帝征战南北的玄甲军,在天朝军中始终拥有无可比拟的声望和地位,玄甲军令,如圣旨


亲临,所持者必是昊帝亲卫密使,身负重任。

  那校尉抚剑行礼,抬头看去。玄甲铁卫中唯有一人布衣长袍,形容文瘦,虽满身风尘仆仆却难掩周身清正气度,叫人一见之下,不由肃然起敬。由玄甲铁卫护送而来的人,必定非同寻常,校尉从他微锁的眉间看到深思的痕迹,转眼带出的肃然之气,竟隐隐迫人眉睫


  斯惟云沿琅州城坚固深远的城门往前一看,随即问清湛王行辕所在,打马入城。

  城中四处戒严,不时有巡防的兵将过往,剑戈雪亮。三日之前,湛王亲率天朝四百余艘战船、二十万水军主力全面进攻琉川岛,胜负在此一战。此时此刻,琅州,甚至整个东海军民都在等待战事结果。

  斯惟云入城之后秘密见过留守的琅州巡使逄远,便往城东观海台而去。登上观海台,眼前霍然天高海阔,远望波涛无际,长风迎面,带来潮湿而微咸的气息,令人心神一清。边城哨岗之上,不时可见阳光耀上剑戟的精光,在沿海拉起一道严密的防线,牢不可破,湛


王治军严整由此可见一斑。

  但这时琉川岛却不知战况如何,倘若兵败,天朝必将立刻陷入内外交困的境地,情势堪忧。这场战事,也是所有布局成败的关键所在。

  斯惟云深深呼吸海上清爽的空气,一路的劳顿困乏都掩在了脸上的静肃之下,心中思绪翻涌。回首遥望远隔崇山峻岭的天都,依稀能想见那个秀稳的身影。她手底一步棋竟走到了如此深的地步,命他赶来琅州,连东海战后安民之事都早有打算,那纤柔的肩头到底压


着多重的担子?娇弱的身躯中,究竟装着怎样的灵魂?他似乎不由自主地便随她同赴一场豪赌,却义无反顾,甘心为之。唇角隐隐泛出丝苦笑,斯惟云微一闭目,耳边忽然响起遥远的号角声,紧接着远远海天一线处,隐约出现了一片深色的浪潮。

  随着那浪潮的接近,渐渐可以看清是数百艘天朝水军战船旗帆高张,乘风破浪,浩荡驶来。

  不过片刻,船上猎猎金龙战旗已清晰可见,万里波涛中连成一片整齐威肃的玄色,几可蔽日。号角再次响彻长空,不远处瞭望台上的将士们猛然爆发出一阵欢呼,接着便有嘹亮的号角声呼应而起,传遍整个琅州城。

  “琉川岛大捷!”

  “琉川岛大捷!”

  城中立刻有战士扬起军旗,打马疾驰,将战讯传告全城。百姓听到这号角讯息,纷纷奔走出户,人人相携欢呼。得闻捷报,斯惟云喜形于色,返身往观海台下快步而去。

  此时琅州城东门开启,巡使逄远率城中将士飞骑出迎。

  天朝战船相继泊入近海,四周虎贲战舰缓缓驶开。但见其后数百艘战船之上精兵林立,战甲光寒,剑尤带血,大战而归的杀气尚未消散,充斥四周,震慑人心。

  惊涛拍岸,长浪如雪。

  随着当中主舰甲板上一人长剑高扬,二十万将士同时举戈高呼,震天动地的喊声盖过浪涛奔腾的海潮,刹那豪气干云,席卷天地。

  逄远所率的骑兵战士亦闻声振剑,呼声起伏,汹涌如潮,整个琅州几乎都淹没在这铁血豪情的威势中,大地微颤,山野震动。

  就在今日,天朝水军远征琉川岛大败倭寇主力全胜而归,一举摧毁倭船五百余艘,杀敌数万,倭国首领剖腹自绝,余者奉剑乞降,战败称臣。

  至此,天朝四境之内战祸绝,九州咸定。

  夜天湛率军凯旋,驰马入城。飘扬的海风吹得他身上披风高高扬起,一身银甲白盔在碧空之下反射出耀目寒光,跃马征战的历练,在他温雅风华中增添了几分戎武之气,峻拔身姿,清越凌云。

  琅州军民夹道相迎,满城沸腾的欢呼映入他俊朗的眼中,皆尽敛入了那从容潇洒的微笑。

  逄远相随在侧,快到行辕之时带马上前,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夜天湛俊眸一抬,吩咐道:“带他来见我。”


  步入行辕,斯惟云微微拱手,逄远知晓分寸,先行退了下去。

  此时夜天湛已换下战甲,只着一身月白色紧袖武士服,正坐在案前拆看几封书信,微锁的眉心下略有几分凝重的神情,与他周身未褪的杀伐之气相映,使得一室肃然。

  斯惟云躬身道:“王爷。”

  夜天湛闻声抬头,清锐的目光在他身上一落,直接问道:“你为何会来琅州?宫中出了什么事?”

  斯惟云将皇后所托的书信奉上,说了四个字:“中宫密旨。”

  夜天湛拆信展阅,目光在那熟悉的字迹之间快速掠过,手腕一翻,便自案前站了起来,负手踱步。

  两封截然不同的书信,一是措辞哀婉,依依相求,只看得人怜惜之情百转心间;一是锋毫利落,落纸沉稳,一勾一划似极了皇兄的笔迹。都是要他速回帝都,却是不同的人送来,截然不同的目的。

  一笔之下,两番天地,孰真孰假?即便后者是真,又真到何处?倘若凤家从中设下了陷阱,倘若皇上依旧不放心他,此去帝都便是以性命相赌。他能相信谁?

  斯惟云在旁注视着湛王脸上每一丝表情,只见他霍然扭头,问道:“皇上现在究竟如何?”

  斯惟云缓缓道:“臣离开天都时,皇上病势危急,尚在昏迷之中。”

  一抹精锐的光泽自夜天湛眼底倏地闪过,湛湛明波沉作幽深寒潭。满室明光之下,他挺拔身形如一柄出鞘之剑,背在身后的双手不由自主地握紧,几乎迫出指节间苍白的颜色,暗青色的血脉分明,使得那双手透出一种狠稳的力量,似乎要将什么捏碎在其间。

  斯惟云一言不发地看着湛王。在此一刻,眼前这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亲王,他可以引兵护驾,也可以作壁上观,甚至可以借东海之胜势拥兵自立,天下又有几人挡得住他的锋芒?一切都在他一念之间,包括他斯惟云的生死。

  在来琅州之前,这一趟的凶险斯惟云也早已尽知。谁也不敢断言湛王的反应,皇后走这一步险棋,究竟有几分把握?

  千般念头飞掠,眼前却只不过一瞬时间。夜天湛回头之时正对上斯惟云看来的目光,心中忽然一动。来人是斯惟云,举朝上下再找不出第二个人比他更加刚正不阿,甚至有时连皇上都拿他无可奈何。无论是皇上还是凤家,若另有图谋,都不可能让这样一个严谨耿直


的人前来。然而她派来了斯惟云。

  沉默对视中,斯惟云忽见湛王唇角勾起了一丝锐利的笑容。

  目若星,鬓若裁,一笑似清风。


  武台殿中,平时用做皇上练功之处的西偏殿,透雕殿门紧闭,挡住了殿外的光与暖,里面不断传来刀剑的声音。

  晏奚不敢进殿去,在门外焦急万分,苦苦求道:“皇上……皇上您歇一会儿吧,皇上……”

  殿中毫无回应,晏奚束手无策,急得团团转,突然听到身后有人说道:“晏奚,你先下去,这里有我。”

  晏奚回头,不知什么时候皇后站在了身后,目光似乎静静透过乌木之上细致的镂空雕纹看向殿中,黛眉微拢,描摹出清浅忧伤的痕迹。

  “娘娘。”

  “去吧。”卿尘轻轻一挥手,晏奚便只得低头退了下去。卿尘缓步迈上最后一层殿阶,并没有像晏奚那样请求夜天凌开门,只是站在门前轻声说了一句:“四哥,我在外面等你。”

  说罢她靠着高大的殿门慢慢坐下来,殿中的声音依稀有一刻停顿,然后便继续了下去。卿尘以手抱膝,抬头望着面前清透的天空,淡金色的阳光洒下,落在她的衣角发梢。四周连风声都安寂,唯有大殿中断续的剑啸声一次次传来,每一下都像划过心头,让她感觉难


言的痛楚。

  就这么几天的时间,身子根本没有恢复元气,换作常人怕是连清醒也难,他居然硬撑着自己站起来,重新将剑拿在了手中。他是怎么做到的?那几乎被摧毁的身子中到底蕴藏了什么样的力量?听着声声长剑落地,卿尘几次想站起来去阻止他,却又一直忍着。她知道


他的骄傲,在狼狈的时候不愿任何人看到,甚至是她也一样。同情与怜悯,他并不需要。从来就是这一身傲气,不肯服输,不肯低头,永远要比别人强,流血流汗都无所谓。

  日渐西斜,在殿前投下廊柱深长的影子。当卿尘觉得快要熬不住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声轻响。她闻声回头,夜天凌撑着殿门站在那里,手中仍握着一柄流光刺目的长剑。

  “四哥!”卿尘急忙上前,触手处他那身天青长衫像被水浸过,里外湿透。他扶着她的手微微喘息,唇角却勾出孤傲的笑,如那剑锋,无比坚冷。

  卿尘扶他在阶前坐下,他手中的剑一松,便仰面躺倒在大殿平整的青石地上,微合双目,久久不说一句话,胸口起伏不定,汗水一滴滴落下,很快在光洁的地面上洇出一片深暗的颜色。卿尘牵着他的手,他修长的手指微微有些发颤,却猛一用力便握住了她。卿尘柔


声道:“四哥,你这样子着急会伤到经脉的,欲速则不达,要慢慢来才行。”一边说,一边轻轻压上他手臂的穴位,替他松弛因过度紧张而僵硬的肌肉。

  夜天凌手底松了松,这时缓过劲儿来,转头看向她,淡声道:“我若连剑都拿不稳,又如何保护你?”

  一句话,卿尘满心心疼与担忧都漾上眼底,喉间似有什么滞在那里,一时不能言语。她忙将头侧过,只觉他手心里传来沉稳的温度,如每一个相拥而眠的夜,平静,温暖。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在风雨之中,在生死之间,谁也不曾松开谁的手,似乎可以一直这样,到地老天荒,到海枯石烂,任沧海变为桑田,任千年化作云烟。

  “我只要你好好的,那我便什么都不怕。”卿尘极低地说了一句,夜天凌忽然长叹一声,慢慢将她的手覆在脸上,冰冷的唇划过她柔软的掌心,深深印上她的心底。

  卿尘坐在他身旁,安静地听着他的呼吸声,温柔含笑。过一会儿,才想起什么事来,说道:“四哥,忘了告诉你,今天琅州传来捷报,咱们到底赢了。”

  夜天凌对东海捷报似早有预料,并不十分意外,只缓缓一笑:“七弟果然没让人失望。”

  卿尘微笑道:“再有两天,他便到天都了。”

  夜天凌撑起身子,深深看向她,墨玉般的眸心划过淡淡光芒:“清儿,无论如何,我不会让你独自去面对那般风浪。”


关键词:

上一条:醉玲珑(77)
下一条:醉玲珑(79)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