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悦读 > 书评 > 正文

评中篇小说《阅读与欣赏》

2017-03-15 15:54:57编辑人:来源:昌吉日报

分享到:

  在疑似爱与被爱的泥潭中重生


  ——评中篇小说《阅读与欣赏》


  孙逗


  当年,三十岁的冯茎衣成为了刚从大学毕业的 “我”——小刘的师傅。办公场地为:厂检修车间。于是,生命长河中,本素不相识的两个人,却自此有了扯不断的交集。“跟着一个女师傅,是福还是祸。”这不光是小刘的心声。也是广大读者的心声。一个精美的铺垫,开启了一个人与人之间相互阅读的故事……


  那时的师傅冯茎衣风姿绰约,貌美如花,技术上更是能手,还在上厂技校时就拿过市里的技能大赛第一名!对于中文系毕业的新徒弟小刘,师傅冯茎衣是因为欣赏才“要”来的。用她自己的话说,她小时候“是语文课代表,喜欢看书,喜欢写作文,作文是全班的范文。”她是文学爱好者,无疑她也曾做过当作家的梦吧。


  造化弄人,师傅没有走向文学之路。但是,当突然她遇到了要走文学之路的小刘,自是欣赏,更是力所能及的帮助。小刘是一个善良内敛的孩子,他尊敬师傅,爱护师傅,即使是在师傅跟情人约会,让他给把风的事情上,尽管他不想,也不愿意,但是他也违心地去做了。他不理解师傅,他有疑问,有质疑,但是,他不能阻止师傅,他也阻止不了师傅。师傅按照她自己的生活方式一如既往地生活着。小刘在师傅冯茎衣身后,“跌跌绊绊”地个跟随着。他不理解师傅,他读不懂师傅。但是,他却在认真耐心地读。


  随着故事的发展,师傅的家人一个个登场。这更让师傅冯茎衣的形象丰满圆润起来。她的母亲——一个为人妻为人母的中老年妇女,不是米面油盐醋茶地生活在自己的家里,而是长久地居住在他人室里,和老情人天长地久。她的父亲,不是肩担着老婆孩子家庭生活的重任去挣钱养家,而是一名“酒鬼”,沾酒就多,多了就家暴。师傅冯茎衣是家里最大的孩子,她还有弟弟妹妹。她的父母所担负不起的责任,想必师傅得担起。那么,这些,算不算让师傅冯茎衣成为风流成性,招蜂引蝶、放浪形骸、道德败坏的原因呢?


  冯茎衣的情人都是有权有势的,她说:我不是一个水性杨花的人,我只是一个现实而利己的人。言下之意,她是在利用他们,通过他们拿到自己所需要的东西。可是她又说:女人就应该享受到做女人的一切,爱,被爱。既然如此,那她爱她的情人们吗?看不出来。她的情人又爱她吗?应该更不会。(要是爱,最后的结果就不会把他们所犯的所有的错都一股脑推脱给她,把她送进监狱!)


  由此看来她的内心深处,是多么的矛盾!


  “女人就是找到男人脆弱的钥匙。我就是万能钥匙。”冯茎衣如是说。可是她对于她的丈夫,那个曾经她看中他家的家世和地位,他看中她的貌美和容颜的男人,却让命运给开了个滑稽的玩笑。那个男人,让另一个女人的钥匙给打开,随之暗处私会生子去了。当然这些,冯茎衣不会知道。正因为不知道这些,她才会当丈夫突发事故身亡后,被婆婆和小姑辱骂欺凌!


  初出茅庐的小刘是仁义的,到如何地步,他都是在把师傅当成自己的家人、亲人、师长照顾着。他也多次善意的提醒过师傅、劝诫过师傅,但是,一意孤行的师傅,却是把他的这些当成耳边风。她跟小刘说:“你看看这夜,你再怎么去描绘它,去形容它,它都是黑的,它不可能是白天,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


  是啊,不会改变的,那小刘唯有的方式,就是不得不继续“跌跌绊绊”的跟随和维护,照顾和听从。而师傅冯茎衣满以为把徒弟小刘“这篇文章”阅读的精透,她欣赏小刘,可是小刘心中的世界,她又清楚几许?


  徒弟小刘的心是沉重的。这份沉重,想必都是师傅冯茎衣“赐”给的。他一边欣赏师傅的能力,一边又反感师傅的能力。冯茎衣的能力大致四种:貌美,逢迎,技术,交际。其实小刘的内心,也是在常常和自己做斗争的。他的师傅冯茎衣,既让他心疼,又让她反感。既让他欣赏,又让他厌嫌。当然,这份反感和厌嫌,也是因关爱因疼惜而起的!


  冯茎衣对小刘所为他做的这些毫不领情。她的格言:“你喜欢也罢,不赞成也罢,那都是你们的观点,反正我是快乐的。我遵从我内心的需要而活着。”


  徒弟小刘又有何法?


  因丈夫突发事故身亡,被婆家人愤恨欺辱的日子里,师傅冯茎衣竟然“为以前的自己感到羞耻”,她脱胎换骨,事业达到了巅峰!


  假如生活就这样继续下去,人生该有多么美好!但是,正如在米兰·昆德拉的小说《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中,有这么的一句话:“我们经历着生活中突然降临的一切,毫无防备。”师傅冯茎衣的那曾经无论是舞场还是情场都顺风得意的老情人却案发,并毫不留情地把他自己的责任和罪责全都推脱给了冯茎衣!


  但是法律是公平的。谁是谁非,自有公道。这如同因果录,谁种下的是花,收获的必是芬芳,谁种下的是蒺藜,收获的也必是荆棘。人必须要为自己曾做过的事负责,无论是善事还是恶事!


  冯茎衣依法入狱,被判五年。


  读至此,我不觉感叹:其实人与人之间,正如作家刘建东先生的这篇小说的题目——《阅读与欣赏》,是一个相互阅读和欣赏的过程!要读懂一个人的皮毛,盲人摸象,很是简单。但是要完全读懂,那即便是圣人,或许也难!而对于欣赏,那是更深更深的一个境界,凤凰涅槃,必是珍奇!


  五年之后,冯茎衣出狱。她的徒弟——早已调离厂车间的小刘,开车去接师傅!小刘把师傅曾经工作使用的安全帽亲手戴在师傅的头上。


  心是暖的!无论时光如何变迁,也无论风雨如何阻隔,有关爱,有珍贵的情谊,就会有盛开的花朵,有沁人的芬芳!


  “师傅,不用等了,就现在,检修开始了!”小刘说给师傅!同时,他也是在说给读者的我们,不用等了,就现在,人生的检修开始了!


关键词:

上一条:读《苦难辉煌》有感
下一条:最后一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