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视频 > 原创 > 正文

昌吉版朗读者 这两封红色家书感动了场下所有观众

2017-04-05 10:04:44点击:来源:

分享到:

Get the Flash Player to see this player.

昌吉新闻网讯(记者李炜玢 司梦扬)4月1日上午,王蓉站在昌吉市第五小学报告厅的舞台上朗读赵一曼写给儿子的这封信时,她的声音一度哽咽了,泪水漫上了她的眼眶。

王蓉是昌吉市第五小学的党总支书记,是这次由昌吉市教育局、昌吉市团委、少工委、“访民情惠民生聚民心”驻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办,昌吉市第五小学承办的昌吉市缅怀革命先烈“读红色家书 知家国情怀”赏析会活动的朗读者之一。王蓉说自己跟赵一曼一样都是一位母亲,她有一个正在读五年级的女儿,朗读这封信时的每一字每一句流露出的都是作为母亲的真情实感。王蓉说:“这封穿越了81年的家书,连接起了两个女人,两位母亲。”王蓉希望能够用自己的声音,自己的情感去感染自己的学生和自己的女儿。

同样的作为一名父亲,来自昌吉市机关工委的陈龙江坚定而深沉的朗读了革命烈士刘伯坚牺牲前写给自己兄嫂的一封家书。“当我拿到这封信时,脑海中浮现出的是一位伟大而坚强的父亲的形象。” 陈龙江希望自己的朗读能够让刘伯坚的形象在学生们心中立体起来,“改变以往说教式的爱国主义教育,通过这种真人朗读的形式,让孩子们感受到革命先烈们对祖国的这份大爱,感受到一位父亲对自己孩子的那种最深沉的爱,让他们懂得感恩。”




王蓉和陈龙江的朗读结束了,台上的灯光慢慢的暗下来,热烈的掌声经久不息,不少观众在台下默默的落泪。昌吉市五小5年级4班的程笑涵也被这两封家书深深地触动了。赵一曼写给宁儿的这封信让程笑涵想到了妈妈对自己的爱,“革命烈士为了祖国舍弃了自己的生命、自己的家人和孩子,这是一种大爱。我的妈妈每天辛苦的工作都只为了我一个人在付出。”程笑涵的妈妈是一位会计,爸爸是农民。为了能让他过上更好的生活,程笑涵说爸爸总是在外地工作,而妈妈工作很忙经常加班,父母陪伴他的时间并不多。“妈妈不希望我在学习上有太大的压力,给我创造了宽松愉悦的学习环境,总是鼓励我,爸爸也为了工作四处奔波。虽然他们没有太多的时间陪伴我,但是我懂,也理解他们,我爱我的爸爸妈妈!”程笑涵的眼泪涌了出来。



朗读环节过后,5年级4班的班主任龚晓琴和她的学生们在台上为大家展示了一堂模拟教学课,让学生们更加深入的了解烈士赵一曼、刘伯坚,解析他们的家国情怀。

龚晓琴:通过两位老师的深情朗读,以及对这两位革命烈士的事迹的了解,你们有何体会?

学生:我知道赵一曼是一位非常伟大的抗联女英雄,也是是一位可亲可敬的母亲,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教育自己的孩子该怎样做人。

学生:刘伯坚在牺牲前敌人问他还有什么后事要办。刘伯坚说:“有!我要写封家信,交代我的子孙后代要将革命进行到底!”

学生:他们对敌人无所畏惧,奋勇拼搏,直至流尽最后一滴血,断了最后一口气,正是因为我们中国有了千千万万这样的革命烈士才有了我们现在的幸福生活。

学生:.......

随后龚晓琴带领学生们一起朗读了刘伯坚被捕后戴着重镣游街时写的一首诗《戴镣长街行》“戴镣长街行,蹒跚复蹒跚,市人争瞩目,我心无愧怍。戴镣长街行,镣声何铿锵,市人皆惊讶,我心自安详。戴镣长街行,志气愈轩昂,拼作阶下囚,工农齐解放。”



活动的最后,昌吉市第五小学的少先队员们用献词的形式追思烈士,并在台上握拳宣誓:“准备着,时刻准备着,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孩子们激昂的宣誓声在报告厅中回荡着。

  附两封书信内容

   宁儿:

   母亲对于你没有尽到教育的责任,实在是遗憾的事情。

   母亲因为坚决地做了反满抗日的斗争,今天已经到了牺牲的前夕了。

   母亲和你在生前是永远没有再见的机会了。希望你,宁儿啊!赶快成人,来安慰你地下的母亲!我最亲爱的孩子啊!母亲不用千言万语来教育你,就用实际来教育你。

   在你长大成人之后,希望你不要忘记你的母亲是为国而牺牲的!

   你的母亲赵一曼于车中

   1936年8月2

   大树分割线

   凤笙大嫂并转五六诸兄嫂:

   本月初在唐村写寄给你们的信、绝命词及给虎豹熊诸幼儿的遗嘱,由大庾县邮局寄出,不知已否收到?弟不意尚在人间,被押在大庾粤军第一军军部,以后结果怎样尚不可知,弟准备牺牲,生是为中国,死是为中国,一切听之而已。

   现有两事需要告诉你们,请注意!

   一、你们接我前信后必然要悲恸异常,必然要想方法来营救我,这对于我都不须要。你们千万不要去找于先生及邓宝珊兄来营救我,于、邓虽然同我个人的感情虽好,我在国外叔振在沪时还承他们殷殷照顾并关注我不要在革命中犯危险,但我为中国民族争生存争解放与他们走的道路不同。在沪晤面时邓对我表同情,于说我做的事情太早。我为救中国而犯危险遭损害,不须要找他们来营救我帮助我使他们为难。我自己甘心忍受尤其要把这件小事秘密起来,不要在北方张扬,使马二先生(笔者注:这里的“马二先生”是暗指冯玉祥)知道,做些假仁假义来对付我。这对于我丝毫没有好处,而只是对我增加无限的侮辱,丧失革命的人格,至要至嘱(知道的人多了就非常不好)。

   二、熊儿生后一月即寄养福建新泉芷溪黄荫胡家,豹儿今年寄养在往来瑞金、会昌、雩都、赣州这一条河的一支商船上,有一吉安人罗高二十余岁,裁缝出身,携带豹儿。船老板是瑞金武阳围的人叫赖宏达,有五十多岁,撑了几十年的船,人很老实,赣州的商人多半认识他,他的老板娘叫郭贱姑,他的儿子叫赖连章(记不清楚了),媳女叫做梁照娣,他们一家人都很爱豹儿,故我寄交他们抚育,因我无钱只给了几个月的生活费,你们今年以内派人去找着还不致于饿死。

   我为中国革命没有一文钱的私产,把三个幼儿的养育都要累着诸兄嫂,我四川的家听说久已破产又被抄没过,人口死亡殆尽,我已八年不通信了。为着中国民族就为不了家和个人,诸兄嫂明达当能了解,不致说弟这一生穷苦,是没有用处。

   诸儿受高小教育至十八岁后即入工厂作工,非到有自给的能力不要结婚,到三十岁结婚亦不为迟,以免早生子女自累累人。

   叔振仍在闽,已两月余不通信了,祝诸兄嫂近好!

   弟 伯坚

   三月十六于江西大庾


关键词:

上一篇:昌吉市2017年社火表演
下一篇:读红色家书 知家国情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