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玛纳斯 > 历史文化 > 正文

回族爱国知识分子 赵福宝

2014-12-15 03:00:35编辑人:来源:

    回族爱国知识分子 赵福宝

    一、动 荡 岁 月

    赵福宝,字琼林,经名哲麻隆拉西,祖籍陕西泾阳县,是玛纳斯县历史上知名的回族爱国知识分子。1918年1月12日,赵富宝生于新疆绥来县城东关一个回族小手工业家庭。祖上留下房屋一院,有土屋11间。其父赵德奎早年经营澡堂剃头业,父母弟妹全家8口人就依此为生。

    1924年到1925年,赵福宝在县城清真寺院学习阿拉伯经文;1926年到1928年,在一家私塾接受启蒙教育;1929年到1933年转入官学读书,同时其父还曾聘请给伊犁将军志广任过师爷的吴沛儒至家设教,给赵福宝授课两年多。

    1935年到1936年,赵福宝就读于伊宁中学,其父因无固定职业先回绥来。赵福宝因学费无着,辍学后于1937年投奔伊宁回族清真大寺马良骏阿訇,担任了伊宁回族文化促进会创办的回民小学教员。这一时期,赵福宝经常到回族大寺聆听马良骏讲经说教,对马良骏渊博的知识、高尚的品格,非常佩服。他从马公身上不仅学到了知识,更重要的是认识到怎么做人,怎么为国家为民族的事业作出自己的奉献。马良骏阿訇发现,赵福宝是一个聪敏好学、品学兼优的好青年,非常赏识,就把自己门生李生辉的爱女李文君介绍给他为妻。1939年马良骏被迪化寺坊搬请掌坊任教,赵福宝也于同年夏携妻返回绥来。

    二、父子脱险

    绥来的汉回群众之间,历来和睦相处。邻居和朋友之间,红白节庆都有往来,交情深厚。团体之间关系也很密切,回族清真寺每年过圣纪,汉族庙会的人前往行礼祝贺;汉族庙会酬神演戏,回族寺坊也去人行礼致意。多年以来,习以为常。

    但是,这种美景在上世纪30年代初遭到了严重破坏。1928年主政新疆的杨增新遇刺身亡之后,新疆政局动荡,为争夺统治大权,军阀之间明争暗斗,战乱迭起。军阀马仲英兵败甘肃,无立足之地,为扩充自己的势力,在新疆夺取一席之地,打着拯救黎民百姓,“解救伊斯兰教弟兄”的旗号,两次率部进疆。一时间,东疆、南疆、北疆,到处变成了战场,各族群众陷入水深火热的灾难之中。1933年初春,马仲英的部下马世明、马全禄、马子才围攻迪化,并派人与绥来县协营都司祁荣(驻防县城的军队首领、回族)密谋策划,欲利用祁荣手中的武器弹药扩充队伍。农历二月十七日(3月12日),马全禄部数十人窜到乐土驿,与祁荣部下马全长共同诱杀当地民团户勇60余人,活捉团长罗玉堂。当天晚上,他们纠集县城南庄子一带素无军事训练的回族青年二三百人,攻打南城。绥来县城在清代修筑为南北两座独立的城池,中间相距225米,当时县衙和都司衙门都设在南城。祁都司的兵打开南城东门,乱军入城,抢杀烧劫,劫牢放狱,烧毁了县衙门,官绅逃跑,无辜百姓惨遭杀害,整个南城一片火海,这就是有名的“二月事变”。

    同年农历九月间,马仲英部将马赫英率众从塔城窜到绥来县作乱,因县城防守严密未能进城,只在城周各乡村活动,裹胁一部分回族向景化南山窜去。马匪军撤后,绥来县城又掀起了一场更大的民族仇杀。农历九月十九日(11月6日)官军和民团一齐出动,不加区分,无论老幼,见回就杀,血洗了县城南庄子、水巷子等处。在这场劫难中,也有少数回民被汉族同胞保护得以虎口余生,赵福宝父子二人就是被好心的汉族乡邻藏于家中脱险的。

    九月十八日(11月5日)赵福宝的汉族老师吴沛儒,在混乱中把15岁的他带进北城(汉族居住区),安置在陕西会馆长曹敬修的长子曹瑞兰家中躲藏。他的父亲被汉族老邻居崔应举、李春山先后藏在家中。他母亲赵海氏和他的4妹1弟共6口全被杀害了。为了长久安全之计,汉族乡亲们又护送他们父子离开绥来,到绥定县姑母家中避难。

    三、立志办学

    盛世才主政新疆前期,实行“反帝、亲苏、民平、清廉、和平、建设”的六大政策,提倡发展文化教育,鼓舞了各族知识分子投身反帝爱国运动的热情。1939年7月,赵福宝满怀振兴家乡教育事业的豪情,携妻由伊宁返回绥来县,同年9月即被绥来县回族文化促进会推荐担任回民小学校长。当时的回民小学只有两个班,75名学生,4个教职员,地方狭小,影响发展。赵福宝上任后,借反帝救亡运动的东风,利用各种机会和场所进行宣传鼓动。他反复对群众开导:回回民族是勤劳、智慧、有气节的民族,朝朝代代都出了不少贤者名士。例如:唐朝罗天爵、摆都尔迪;宋朝阿讨拉;元朝的马虎仙、亦黑迭尔丁、赛典赤瞻思丁,萨都刺;明朝的开国功臣常遇春、胡大海、沐英、徐达、康茂才、马皇后、义不拉丁、克马鲁丁等,在民间有“十回保朱”之传说,航海家、外交家郑和,思想家、文学家李贽,政治家海瑞;清朝抗击八国联军的回民将领马福禄,农民起义领袖杜文秀,甲午战争抵抗日寇保卫平壤殉难的左保贵等。各个时期的回族英雄人物是层出不穷的,他们为国家、为民族、为宗教都作出了不可磨灭的功绩。我们回回民族不学经文、不懂教规,不算真回回,但是学习文化,掌握知识,懂得科学更重要。不然,我们的民族就没有希望,没有前途。

    为了筹建新学校,他积极参与县回文会的活动,动员组织热心回族文化教育事业的开明人士丁尔沙、吴生邦、武定昌、武尚威等人,调查登记回族绝户人家房产14处,建议政府变价作为建校资金。在各方面的支持配合下,经过两年艰苦努力,赵福宝终于在县城东南部的南庄子建成了县立第二小学。学校总建筑面积1000平方米,拥有宽敞明亮的教室和办公室用房18间,在当时是第一流的建筑物。新学校建成后,赵福宝把原肋巴巷子的回民学校迁入新校,聘请教师,招收新生,使学生增加到180余名,教学班增至5个。

    赵福宝大兴土木建学校,振兴教育的壮举,受到开明人士和广大回族同胞的欢迎和赞助。但由于时代的局限和认识的差异,也受到一些保守势力的干扰。著名回族绅士兰文举就无法接受这种新局面,他在群众中说:“新学校把娃们都引过去了,念的是汉人经,今后谁还把娃娃送到寺里念经呢?”把赵福宝视为大逆不道,给他罗织罪名,蒙蔽100多人联名向新疆省公安处投诉,诬告赵福宝“图谋不规、聚众谋反”。新疆省回文总会当即派刘静嘉、苏正清二人到绥来会同公安局长陈万田调查。经过核实,“所指罪行都查无实据,罪名不能成立”,向上司作了结案报告。但是兰文举等人还不死心,他们又和学校争地皮,强行把清真寺修在学校地界内,不断制造事端,干扰学校正常秩序,限制学校发展。为了缓和学校与寺坊的矛盾,平息事态的发展,县长经支充委曲求全,下令撤了赵福宝校长职务了事。

    1941年5月,赵福宝凭着自己的真才实学进入绥来县司法处任书记官,因政绩卓著,于1943年3月升任为县地方法院推事(审判官)。1945年8月,由于“三区”革命爆发,国民党败军退入绥来,地方秩序大乱,政府官员和老百姓东撤逃命。赵福宝也携带家小,到昌吉县下头屯岳父家避难。

    四、为和平奔走

    1947年初春,正在岳父家中避难的赵福宝,被当时主持迪化陕西大寺的马良骏阿訇聘请,为其大著《考证回教历史》作编辑、校订、刻印工作。赵福宝历经三个多月呕心沥血,终于将这部著作油印问世,完成了马良骏的重托。时任迪化专员公署副专员的老同乡、老校长郭德,还曾聘任赵福宝为专员公署视察员。

    1947年8月,张治中将军推荐已任新疆回族总教长职务的马良骏大阿訇,出任新疆省监察使。赵福宝被聘任为使署秘书,在马良骏身边处理使署来往公文、函电及内外社交联络事宜。

    新疆监察使署是国民党中央政府监察院的直属机构,行使对官吏弹劾、纠举、审计职能,与省政府平行咨文。1949年8月,新疆解放已大势所趋,省主席包尔汉同马良骏交谈协商。包尔汉说:“共产党深得人心,所到之处很受广大人民欢迎,已经三分天下有其二。我们新疆要和平起义,这样,人民可免受一场灾难,也就符合你老人家一贯的和平主张啊!”马良骏表示听从包尔汉主席的决断。赵福宝向马良骏建议,使署方面应先采取主动措施。经马良骏同意,监察使署于9月初,将档案、财产、人事一并造册交省政府接管。除留马良骏、田生芝副监察使和赵福宝外,其余人员各发三个月薪饷,离职遣散。这一举动立刻受到陶峙岳和包尔汉的欢迎和支持。

    骑五军军长马呈祥是新疆和平起义的最大绊脚石。还有七十八师师长叶成和一七九旅旅长、兼迪化警备司令罗恕人,仰仗着骑五军这支反动武装力量,企图负隅顽抗,坚决与人民为敌。陶峙岳、包尔汉为了维护新疆和平局面,做了不少工作。但由于这伙人反动恶性难改,他们既不愿起义,也不愿出走,给新疆和平起义设置了障碍。

    为了打通马呈祥的思想,包尔汉主席动员马良骏以新疆回族总教长“舍赫”(和平老人)的身份,到老满城骑五军军部进行劝导。为了劝导成功,马良骏阿訇把赵福宝叫到身边,一起分析骑五军的处境、马呈祥的思想、劝导的方法和可能出现的情况以及对策,并作好了应付最坏结局的思想准备。

    9月20日,赵福宝陪同马良骏大阿訇前往骑五军军部,马呈祥在门口迎接,行过“色兰”礼(祝福平安),让到客厅。马呈祥貌容憔悴,精神萎靡。马良骏寒喧几句,话归正题:“军长,近来战局怎么样?外面传说很多,时局到底怎么样?”马呈祥无力地回答:“老人家,局势不好啊!”马良骏继续试探道:“社会上的传言很多,都说口里各省的军队投了共产党,失了不少地方。现在共军到了甘肃河西一带,快进新疆了,人心慌乱,你看咋办呢?”马呈祥不加思索地回答:“那我们就打呗!”马良骏进一步劝道:“军长你要好好考虑一下,我看还是和平解决的好。先派代表谈一下,这是上策。”“啊,老人家,你是做说客来了!?”马呈祥很机警。为了缓和气氛,赵福宝接上说:“军长,今天‘舍赫’以新疆回族总教长的身份到贵部,向你进言,一则为的是新疆各族百姓免遭战祸危害,二则为的是教门和迪化几万教民免遭灭门的劫难,三则也是给骑五军的弟兄和军长你指一条正道。值此千钧一发之际,若稍有不慎,军长给新疆百姓和骑五军将士造成什么样的结局?给历史留下什么?对自己的一世功名又能增添什么呢?”马良骏接着说:“兵书曰,能战则战,不能战则守,不能守则走,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国民党大员都选此路,军长也只好委屈了。”“老人家,‘的格勒’〈每天第三次礼拜〉时候到了,我们先做‘乃麻孜’〈礼拜〉,然后再吃饭吧!”马呈祥转换话题,露出了笑脸。饭后天色已晚,马良骏同赵福宝只得告辞。

    9月21日,马呈祥带着卫队来到陕西大寺,回访马公。在马公的书房,互道“色兰”礼后,马呈祥说:“我听你老人家的口唤(安排)出走,但两手空空,怎么个走法?不打一枪,弟兄们也不答应,我只好在出走前,给他们放三天假,自己筹措路费再走。”马良骏以讲“万尔兹”(经文)的形式恳切讲道:“我们的教门,是以和平顺从为主旨的。真主能知人的动机,善察人的心灵,‘安拉胡’(真主)对于‘拦色瓦卜’(行好事)向善的人,是会赐给好的回赏的;为正义、为生存、为人类和教门而牺牲,是会得到‘舍希得’(为公而死的功勋)的。如果不是这样,不避战端,致无辜者遭殃受难,破坏地方,摧残教门,‘古那哈’(罪恶)是严重的。从历史和我们穆斯林的经历上看,历次战争穆斯林灾难深重,教门就更不用说了。国民党统治大势已去,新疆的武力是难以抵抗解放军的,况且,陶峙岳将军和包尔汉主席已有归向共产党之意。虽说军长的骑五军骁勇善战,但已是孤军,军长若要开战,只能是以卵击石。无论我教,还是历代哲人圣贤,都以和为贵,以平为上。贵圣‘穆斯托法’(穆罕默德)为光大我教,历经磨难,仍善劝理导,仁慈为怀,顺从口唤,顺应潮流,和平谈判,才是明智的上策。”马良骏一席深入浅出的说教,使马呈祥频频点头,默默深思起来。马良骏又说:“我转达了‘艾麻乃提’(委托),你再慎重考虑一番,作出决断。”“就请老人家容我冷静思索一番,和其他弟兄商议商议再回答。”事后,赵福宝陪同马良骏立即向包尔汉主席汇报了两次会见马呈祥的情况,并深入研究了出走路费、马呈祥及其随行的安全等问题。

    9月22日,赵福宝陪马良骏二进老满城。在军部迎客大厅,马呈祥正襟危坐,由于军内对进退尚争执未决,文武兄弟神色各异,见马良骏进来,他们一齐离座向马良骏致‘色兰’礼,互相握手祝安。马呈祥道:“马公今天已是两顾敝部,意在慈悯众生,使我教民免遭涂炭。但我马家军众兄弟为血气男儿,理应拼死疆场,今日若承你老人家贵言,岂不落个贪生怕死的名声,愧对前辈的教诲!”说着声泪俱下,其他人也唏嘘一片。马良骏镇定自若地说:“军长若能不计个人得失,以大局为重,相信共产党和人民不会忘记你的。”马呈祥又说:“和,是万万不行的,共产党饶得了别人,绝不会饶我马家骑五军的;走,两手空空怎么个走法。弟兄们跟我出生入死,我怎能忍心他们落个悲惨的下场。”马良骏说:“军长若能以体恤众生为怀,和平出走,包尔汉主席愿提供路费,送黄金几百两,我也发动迪化23坊教民隆重欢送。”马呈祥仍低头不语。赵福宝从旁插话说:“当年马仲英到新疆一进一出,给回回留下了一张”贼皮“。这次军长一进一出,应该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别让我们回回再吃二遍苦啊!请军长三思。”马呈祥忽然站起来,对马良骏说:“老人家,我遵你的口唤。”事后马良骏即向包尔汉主席作了汇报。

    第二天省政府派人送了500两黄金和其他物资,马良骏阿訇也动员23坊回族穆斯林备办茶、糖、布匹、牛羊肉和银元到老满城送行。这样,终于将马呈祥等人送出迪化城,取道南疆出国。9月25日、26日,新疆军政当局分别宣布和平起义。9月26日,赵福宝满怀喜悦之情,陪同马良骏以及刘致黎、苗沛然等爱好和平的民主人士,共同向陶峙岳将军祝贺和平起义的成功。

    新疆和平解放以后,包尔汉主席聘任赵福宝为新疆省临时人民政府参议,仍留在马良骏身边协助工作。这一时期,赵福宝帮助马良骏起草了许多拥护减租反霸、拥护土改、支持抗美援朝的文稿和讲话稿,同时,赵福宝还担任了新疆民主同盟迪化市委秘书、宁固寺学校和团结商行的文书。

    五、拥护社会主义

    1953年,赵福宝携家带眷从乌鲁木齐迁回绥来县继承父业,开清真澡堂。因营业不佳,难以维持生活,又增设了挂面铺,自己亲手制作挂面并经营。

    1959年,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时,他带头把11户饮食业的小摊贩组织起来,成立了玛纳斯镇胜利合作食堂,并担任经理。他充分发挥才能,把一个只有7000多元资金的合作企业搞得有声有色。他善于管理,企业内订有各项规章制度并坚持执行,使企业搞得井井有条。他知人善用,根据职工各自的特长,各尽所能,各献其艺。他精于经营,根据群众的需要,供应经济小吃、家常便饭等,如早餐供应蒸馍、包子、油塔子,中晚餐供应各种炒菜及炒面、白皮面、哨子面、凉面、烧饼等。他以身作则,不贪不占,亲自参加劳动,搞好民族团结。经过四年艰苦创业,不但经受住了三年困难时期的考验,而且了有发展。1964年他利用积累的资金,把旧店堂拆除,新建起了大小餐厅、灶堂、库房、办公室等20间,总建筑面积1000平方米,经营规模在当时县内的合作企业中还是第一家。

    赵福宝先生在定居玛纳斯的后半生中,不计个人得失,积极为各族人民办好事,为文化教育事业,为各民族的团结办实事,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党和政府也给了他应得的荣誉。从1961年10月起,他历任政协玛纳斯县第二至第六届委员和第五届、六届常委,昌吉州政协委员、县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副主任,享受起义人员待遇,过上了幸福的晚年生活。1985年10月11日,赵福宝因心脏病归真,享年67岁。(陈树新)

   

 

关键词:

上一条: 哈萨克族进步人士乌受阿吉·吐依
下一条:玛纳斯县第一个外交官朱学珍

更多>>今日看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