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玛纳斯 > 历史文化 > 正文

鞠躬尽瘁的吾麻尔

2014-12-15 03:10:39编辑人:来源:

 鞠躬尽瘁的吾麻尔

    吾麻尔,民国二十二年(1933年)出生在塔城一个哈萨克牧民家里。幼年时一家迁移到沙湾县,后于民国二十六年(1947年)迁到绥来县南山,在这里定居下来,仍然以牧为生。年幼的吾麻尔一边放牧,一边在南山的一所哈萨克族小学读书。民国三十六年(1947年)秋,年仅14岁的吾麻尔考入新疆省立第二师范学校。毕业那年,刚好是新疆和平解放,新中国成立的1949年秋。1950年11月,吾麻尔又考入迪化(乌鲁木齐)老满城干部培训班。这个培训班是新中国成立后中共新疆分局在迪化为全疆各地培训地县干部而设置的。吾麻尔在这里学习了近一年时间后,回到绥来县,参加了工作,在县贫下中农协会担任干事,成为新中国成立后,绥来南山地区第一个参加工作的哈萨克族青年。

    1953年,吾麻尔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年6月,县委派他回到清水河地区,担任了第六区(今清水河子和塔西河沟)区委副书记。在第六区担任区委副书记的两年中,吾麻尔在发展清水河子地区的农牧业生产、改善人畜饮水条件、提高牧民生活水平、加强各民族之间的团结互助等方面做了许多工作。他经常深入牧民毡房,同牧民促膝谈心,发现问题,就地解决。上世纪50年代初,清水河子地区有15个哈萨克族部落。各部落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受民族政策的感召,牧业生产秩序较为正常,牧民生活日渐改善。但有时因为草场等事,部落之间也发生一些纠纷。作为区委副书记的吾麻尔,只要听到某个部落发生纠纷,就很快赶到那个部落,召集部落头人,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商量,及时地化解矛盾,平息纠纷。他经常对大家说:现在解放了,我们都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生产和生活,我们各部落之间要搞好团结,不要各自为政,要把各个部落团结成像一个部落一样,共同携手把牧业生产搞上去,把牧民的生活搞好。他还告诫大家:清水河子地区的哈萨克族是一家人,和汉族、维吾尔族、回族都是一家人,我们是一个大家庭;我们的国家有几十个民族,是一个不可分离的大家庭,这个大家庭就是中华民族。中华民族要团结起来,建设好我们的国家。

    1956年4月23日,中国共产党玛纳斯县委员会召开了第一次党代会,吾麻尔被选为县委常委、县监察委员会委员。同年8月31日,报请乌鲁木齐地委(昌吉回族自治州前身)批准,吾麻尔担任了中共玛纳斯县委员会副书记。1958年,在昌吉州党委成立不久的一次党代会上,吾麻尔被补选为州党委委员。1959年1月,吾麻尔担任了县委书记处书记。这时吾麻尔年仅26岁。

    进入县委领导班子以后,吾麻尔的工作重点是抓好全县的牧业生产。在工作中他坚持深入基层第一,民族团结第一,关心群众第一。“三个第一”使他思想和行动上融合在了基层和群众之中,受到了广大群众尤其是牧民群众的信赖。他很少在机关办公,一年四季,大部分时间在基层工作。他是干部,却从来没有脱离群众;他是领导,却没有一丝官气。下乡时,他时常骑着一匹马,从不带秘书,也没有随从。有一次,他和几个汉族干部到旗进村搞征粮工作,在队长家开完会出来,正好有一家人在门口刮水。吾麻尔扔下手中的征粮记录,脱了鞋挽起裤腿就和这户农民一起刮水。原来是隔壁一家人在浇自留地时不小心跑了水,淹了这家人,满屋都是水。水刮尽后已是傍晚时分,这家人留他吃晚饭,他穿好鞋子道了声“不用了”就走了。清水河一大队三队有个叫再奴拉的牧民,一家有八口人,老伴有精神病,家庭生活非常困难。吾麻尔知道了这个情况后,领着民政干事到再奴拉家探望病人。他嘱咐民政干事,想方设法给再奴拉的妻子看病,一定要把病看好。他说:“再奴拉一家在旧社会受的苦就够多了,现在解放了,不能再让他们一家受苦。要把她的病看好,让他们过上好日子。”在吾麻尔的多方关照下,再奴拉的妻子在乌鲁木齐精神病医院住了一年院,病情得到了基本控制,回家后还能帮助丈夫料理家务。

    1960年冬天,县委决定修一条长12公里的明渠和800米的暗渠,把玛纳斯河水引到头渠,解决头渠灌溉和群众吃水问题。头渠有四个生产队,一千多口人,群众听说县上在这里修渠引水,人人拍手称赞。县上设立了工程指挥部,吾麻尔挂帅指挥。当时施工条件艰苦,没有先进的施工设备,农牧民不会凿洞,没有修渠经验,各种困难摆在了吾麻尔面前,他没有在困难面前低头,被困难吓倒。他抽调了得力的干部和技术人员,动员农牧民群众采取“大兵团作战”的方法,开展修渠劳动竞赛,工地上热火朝天,工程进展很快。1961年5月,十户窑子引水工程胜利竣工通了水。在修渠的日子里,吾麻尔除了在县上开会,其余时间都和群众参加修渠劳动。吾麻尔不是在施工现场指挥就是在工地上挖土。第一年的严冬,第二年的寒春,吾麻尔和群众一起挖石头,扔泥巴。冻得不行了,就上去烤烤火,肚子饿荒了,就从口袋里拿出硬梆梆的干馕啃上几口继续干活。指挥部找不到他,办公室见不到他,整天一身泥土一身汗,埋头在工地上苦干。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正当清清流水灌溉着农田,各族农牧民喜气洋洋享受着引水工程带来的成果的时候,吾麻尔却病倒了。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小伙子在病魔的缠绕下倒在了病榻上。

    吾麻尔得的什么病,怎样得的,和他一起工作,尤其是和他在一起修建十户窑子引水渠的人都知道:在抢修干渠的日日夜夜,吾麻尔整天和群众一起钻在隧洞里,泡在水中。他顾不上冷暖,顾不了饥饿,超负荷的劳动,不知不觉疾病侵入到了他健康的身体,时常肚子感到胀疼,浑身不舒服。原来一个胖墩墩的小伙子,慢慢地消瘦了。大家都看出吾麻尔的体状不好,总是用手捂着身体某个疼痛的部位,劝他回县里治疗,可他总是一再推拖,并说:“十户窑子引水工程是南山地区解放后第一项水利工程,是为农牧民造福的工程。工程没有结束,我是不能离开工地的。渠修成了,水通了,农牧民受益了,我去看病也不迟嘛。”他那坚定不移的决心,谁也说服不了。他一直忍受着疼痛,忘我地工作在工地上。

    1961年刚刚入秋,传来了吾麻尔病故的噩耗,县领导和同志们都无比悲痛。吾麻尔癌症晚期,医治无效,离开了人世,年仅28岁。……(郭建新)

 

关键词:

上一条:命运坎坷的李千甫
下一条:两袖清风的高克勤

更多>>今日看点

友情链接